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暮城倾雪

第十五章 决斗

暮城倾雪 龙西西 3066 2014-04-29 17:55:09

  不多想走向官道。一白马,白袍玉树临风男子不是汪逸是何人。

“你……,怎么在这?”大感意外

“倾雪……我想亲自送你到济州,看你安顿好了我才放心。”没有借口,眼睛直钩的看着文倾雪。

“你要跟着我去济州,我怕半路那些姑娘眼刀子把我千刀万剐”难得开了玩笑。她管不到汪逸。只能管住自己的心。看到汪逸马背上的那琴。那剑。已猜的出。他下了决心。

“那你是答应我送你了。”汪逸很欣喜。

“那你可以帮我当马夫,不知大公子吃得苦否。”

“无妨”掩不住的笑意,如沐春风。

栓好马。摆弄好行李后。跳上文倾雪的马车。驾起车来。文倾雪在后面看着汪逸的背影。就算如此也掩盖不了他的风华绝代,美如冠玉谪仙气质。这个男人真的很美。

大概感受到文倾雪的注视。汪逸背部一紧,但此时是很开心愉悦的。能被心上人注视是一件很高兴的事。

事情如按照下去,或许他们可能会有将来。但偏天公不随人愿。

第二日,郊外。里济州还有三日之遥。两人刚刚用过午饭。赶车到一处荒凉之地。杂草丛生。树木高的把官道掩盖,没有丝毫光线。如一条阴森森的不归路般。

“倾雪,这条路不好走,你小心些”汪逸担心到。

“不急,不需要赶路,给马儿慢慢走把”文倾雪看着前面两批白马。何时,汪逸的千里骏马现在成为车头的赶路马了。“汪公子,你也进来歇会把,让他们自己走,你的千里马会认路把。”

汪逸也想跟倾雪亲近些,但这条路看似不太平。多年行走江湖的经验。前面定有事发生。“不了,文姑娘。赶过这条路就好走了”

倾雪正想叫他别担心。未开口,一片剑光穿过马车,直生生的向她刺来。那剑光很快。看出使剑之人武功是何其高,动作何其快。不拖泥带水。直向心口取她性命。她的瞳孔收缩——六尺:几乎已可以感受寒冷的剑气——四尺:刹那按在马车璧上的左手运起内力——三尺——她心头闪过一丝异样。

……抬头看那刺杀者,惊呆了,怎么会是他。冷?她不是江湖中人,跟任何人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她,为什么会是冷……

正当剑光过来。就快抵到的胸口。“框”打断了。汪逸潇然道。“你主子要杀的人是我。与雪儿无关。放过她”

“雪儿”冷看了文倾雪一看。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在马车里。汪逸亲自为她驾车。眉头深锁。浓化不开。心仿佛被刀割一般。疼……

汪逸跟冷在这狭小的阴森小道打斗起来。

冷 招招凌厉,招招致命。剑快如丝。看不到剑,只能感受到一片剑光飞舞。

汪逸身形飘逸,可进可退,可防可守。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刹时,两人同时出剑,都快如电光。在两剑还未相交时,两股剑气发生了冲撞,发出“叮”的一声响,四周生灵如惊弓之鸟。到处飞散逃窜。树枝掩盖的阴森小道被霹出一条缝隙。

不管是谁她都希望他们受伤。

从中午打到晚上。两人内力似乎已经耗尽,武侠小说中,华山之巅偶遇洪七公和欧阳锋,结果两人大战数天数夜最后比拼内力,双双耗尽了毕生功力。此时冷 跟汪逸怕在打下去也只会两败俱伤。跟洪七公和欧阳锋一样。

“你们两个别打了。在打都会死”两人身上已经挂彩。血水合着衣。文倾雪无不担心到。

煮好东西,焦急等待。怎么办,怎么办……

突拿着匕首抵着自己喉咙。大叫到“你们在不停手,就死给你们看”那威胁之色。大义凛然。

“挡”两人剑同时掉落。眼中尽是担心。

此招真管用。

“先过来吃点东西,吃完在打。嘿嘿嘿”没脸没皮,没心没肺的道。

两人黯淡下来。分别做在不同地方运功疗伤。文倾雪走到汪逸身边,帮他把手臂上的剑伤包扎好。问 “冷是什么身份。你跟冷有什么恩怨。为什么要动手。”那打的大有把对方置于死地。不是深仇大恨是什么。

“冷?雪儿你居然知道他?他是梅煞门的右护法。也是济国第一大杀手。梅煞宫的人跟朝廷有千丝万缕联系,所以我们江湖人并不承认梅煞宫的存在”

“梅煞宫……右护法……济国第一杀手……”文倾雪底呢到。看着冷。

冷似乎听见他们所说的。眼睛里看着文倾雪的光芒一暗。最难堪的时候让她看到,最让人不耻身份让她知道。在她心中是如何想的。知道自己身上背负的血腥,罪孽太多。让她看到最肮脏的一面。心脏的那个位置微微作痛。曾何时她已经住进自己的心里。

“冷的主子是谁?”冷不适合当杀手。因为从他看着自己的眼睛就知道。不知何时已经有了自己的影子。不管他曾经做过什么。那都已是过去……

“雪儿你问这个干什么?我也不知道他主子是谁。应该是朝廷的人”为什么雪儿在乎那个杀手,虽然对他轻功跟快剑很是佩服,但那身份让人不耻。尤其是一个剑客为朝廷中人效力。沦为朝廷走狗。

“那他主子为什么杀你?”能出动冷,这样的杀手杀江湖第一剑,他背后的主子不简单。

“因为光明山庄不为朝廷效力。不为他主子所用。”汪逸愤然道。

得不到的就毁之。让别人也得不到。好狠的心,好狠的人。为冷可怜起来。难怪他身上到处是伤。没有一块好的。旧伤未好便添新伤。

抬头望向冷。冷也看她。四目相对。久久凝眸,目含深意。

汪逸看着对望的两人。心中苦涩。却没道出。

掏碗装出粥,给汪逸递过。走到冷身边。温和的说“让我看看你的伤”

冷没有拒绝。把衣服解开。背后的伤不知何时拆线。

“上次背后的伤好的很快。这次肩上的伤有点重,忍着点”文倾雪轻轻的擦拭着伤口。消毒上药。轻轻的吹着气。生怕疼到他。“就不能对自己好点吗。每次弄的这么多伤。难道不疼吗?”责备道。

冷什么也没说。看着她清澈的眼睛。为自己包扎。贪然的吸取那只属于她的清香。

汪逸别过头去,不去看他们。心头有什么东西堵住。异样难受。

包扎好后给冷盛碗粥递给他。起初并未接。文倾雪威胁到。“不吃?待会没力气打。可不管你。”

包扎完了。东西也吃完了。两人眼中暗波涌动。如刀光剑影。大有非干一架之气势。…。。照这形式下去一会非打起来不可。

文倾雪步来步去。非常焦灼。

环视马车。瞧见汪逸的琴。

……试试把。

“你们两位公子消停会。只要不打架,姑娘我就凑天下最好听的琴,唱天下最好听曲的歌。给你们听……

马车上取下琴。盘膝而坐。弹如行云流水,唱如天籁之音。清耳悦心,响彻行云。

蓝蓝的白云天

悠悠水边流

玉手扬鞭马儿走

月上柳梢头

红红的美人脸

淡淡柳眉愁

飞针走线荷包绣

相思在心头

风儿清水长流

哥哥天边走

自古美女爱英雄

一诺千金到尽头

风声紧雷声吼

妹妹苦争斗

自古红颜多薄命

玉碎瓦全登西楼

自古美女爱英雄

一诺千金到尽头

一曲《美人吟》,汪逸和冷看着文倾雪。都深深情醉,不能自拔。此曲清新优雅,旋律舒缓优美 宛如溪水玎玲,令人心旷神怡,好不醉人……

正准备弹奏第二曲……

一阵马蹄声呼来。远远看去。光明山庄的人不知何时赶来。“属下参见大公子。姗姗来迟,公子见谅。见过文姑娘”

“起来把”汪逸道。

“总教头……汪公子无碍。小伤罢了”文倾雪道

总教头目光寒冷。与身后一众弟子。紧握手中剑。向冷的望去。有动手之势。

“不可……希望公子与总教头给本姑娘个面子。切勿伤他”文倾雪惊叫道。此时冷内力尚未恢复,身受重伤。未必会是光明山庄对手。

“雪儿……为什么你要护着他。他可是第一杀手。他杀过的人,身上背负的人命。不知多少。”汪逸绝望到。

总教头未语,有些为难。他跟身后的弟子多多少少受过文倾雪的恩惠。但公子的命令就是圣旨,不敢不尊。

“逸,放过他这次。算我欠你的”未下跪,只有恳求。如果汪逸不答应,她会跟他动手。刚才他们两个打斗时,她就在旁边看着。一招一式。已深印在脑子里。算内力而言。汪逸绝非她对手。

“为了他……一个杀手。雪儿你第一次叫我逸,你告诉我。我那里不如他”汪逸抓着文倾雪的肩旁。深深看着她。

“你很好……真的很好……好的完美。是我配不上你……”文倾雪哏咽了。汪逸的心她启不明。只是她要的他给不起。“对不起”

汪逸把文倾雪往怀里一抱,久久松开。

对着冷道“你不好好对她,如负了雪儿。我会杀了你……一定会。”那语气狂妄,孤傲。冷清。这样的汪逸竟是第一次见。“我们走”

总教头和众弟子对文倾雪抱拳后离开。留下文倾雪跟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