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暮城倾雪

第十三章 见武林盟主

暮城倾雪 龙西西 2579 2014-04-29 17:55:09

  吃过晚饭后,文倾雪在书柜里随意翻着书。此时有阵敲门的声音。“请进”门打开后是汪逸。眼里如春日阳光般。

“倾雪,舍弟来看望你了。”

放下书本,往院子移步。雪地里一个着墨色长袍男子,腰带别着白扇。神色一片严肃,长的跟汪逸有几分相像,只是缺了汪逸那份嫡仙的气质和成熟的坚毅。

汪翔头轻轻抬头看着文倾雪。细细打量惊呆,世上居然还有比月儿漂亮的女子,不着粉黛素面朝天,银装素裹。就算如此打扮也遮掩不了她倾国倾城之绝色。冷漠中带着不食人间烟火气质。

文倾雪把汪翔的反映看在眼里竟也不去理会。汪逸带着不悦,如自己珍藏多年的珍宝被人偷窥一般不自在。就在三人各有想法之时。

老管家汪福远远嚷到。“大公子。二公子,不好了。求求你救救…”老管家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还在雪地里摔了一跤。

那惨烈……文倾雪都不忍直视。汪逸把老管家扶起。

“福伯,发生什么事了,为何你这般模样”

“大公子,求求救救老奴的儿媳妇。快不行了”老管家呼吸急促。抓着汪逸的衣袖跪下。

“福伯,你先起来,慢慢说。”汪逸 汪翔在次扶起福伯。

“老奴的儿媳妇。今日生产。从早上到现在还未生出。产婆说是难产。我去请了几位大夫。大夫来后诊治,说血亏的厉害,怕是不行了。大小都不保,儿媳妇身子羸弱。现在已经昏了过去。求求大少爷。帮老奴救救儿媳妇把,只要救儿媳妇就好。”老管家老泪纵横。

“这……女子生出之事”汪逸有些为难,他只会内力帮老管家媳妇度口气。但是不保证能救人啊,他也左右为难。

“老伯你先回家准备一些干净的白布,煮一锅开水,叫几位大夫先不要走,我现在没多少药可以用,两位汪公子也跟着去”文倾雪说着去房间里把布包里医用盒一摸背了出来。

老管家望了望文倾雪,在看了看汪逸。

“倾雪,你会医术吗?这次是难产?”

“那你去就能救的下来吗?我不敢百分之百把握。但是一半还是有的。”她从来就跟师傅下山救人。全得到师傅的真传。师傅救人时候她帮忙打下手。就算没亲力亲为。但是看的太多了。那记忆这么也不会抹去的,包括那年十三岁帮个难产的乡邻剥妇产后才送去医院住下。医生都说手法纯熟。医术高明。

汪逸看了看文倾雪,不似开玩笑,咬了咬牙对福伯说,“福伯按照文姑娘说的去办。”

三人赶到福伯家中。房外一堆人表情凝重。进入房间里面。扑鼻的腥味而来。

果然是难产大出血。用帘子把床上的产妇隔开。然后在盒子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在秀莲手心上滴出一滴血。放在盒子里。把手表的外壳打开弄成微型显微镜。自言自语“O型血”然后叫汪逸汪翔过来,坐在椅子上,手指各滴一滴血“O非常好,血型相同”

然后对汪逸汪翔说。“我需要你们的血救产妇,不然她会亏血死。一尸两命,”

“文姑娘,你尽管取血。”说着把手伸过来。汪逸道。

“产妇丈夫可在?”表情庄重而严肃。

“文姑娘在下福贵,求救贱内。”一男子袖擦眼泪跪下。

“你先起来,去跟你媳妇说话,叫她千万别让她放弃。坚持住。”产妇生存意志越强烈存活率越高。

“大夫何在。”

“姑娘,在下和医院。和清。”“在下荣药堂,荣华”两人异口同声道“不知姑娘有何吩咐”

“我需要你们帮我打下手。”递手术器具,缝合。察汗。都需要人。

“尊敬不如从命”

“福伯,叫人把煮沸开水拿来。 需要器具消毒。”说着一农妇火盆连带上面煮沸的开水端进来。“好开始……”文倾雪井井有条,凝而不乱。那气度。分寸。是那般的高大。让人仰望。打心里敬佩。就冲这份气质任谁也会心多了几分欣赏。

三人消毒后,穿上消毒手套。打麻药,麻药起效。摸准要开刀的地方擦上消毒药。然后开刀。开刀时两位大夫的表情是骇人的。要是不带口罩。此时能吓死一片人。小孩拿出来。是个男孩,给旁边一位大夫。大夫抱下小孩重重呼吸一口气。哇哇大哭的声音顿时房外面一片幸喜。 再吸残,留的淤血清理。缝针时。另外一个大夫在旁帮忙。表情没刚才那般骇人。上好药。贴膏纸。整个过程大概两注香时间。艰难而漫长。文倾雪在大雪天气里额头上的汗直流,打湿两边的发鬓。轻呼了一口气,终于完了,如果产妇能清醒过来就说明过度危险期了。

走出来。把口罩放下。看见汪逸跟汪翔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眼睛那种闪耀驿动的光芒掩饰不了。

“这么盯着我看。会害操的”文倾雪没脸没皮道。还配合的做了个害羞的表情。

“累了把,歇会”汪逸眼睛能柔出水来。

“比起你们来。我还不累。你们两个还能坚持住吗?坚持不住也没事。现在只要等产妇醒过来就母子平安。”文倾雪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没事,……。”

“看来差不多了,输血过了你们2个也有生命危险。我把输血管拔了”说着走过去。拔下输血管。跟刚才用过的手术刀之类用具。然后消毒清理放在盒子里,

文倾雪放下心来,跟汪逸汪翔走出门外。她一踏出门口。大门外的福伯家的亲朋好友都向文倾雪跪下来。“文姑娘,你就是观世音菩萨下凡啊。谢谢你救了秀莲她娘俩。”“送子观音啊……”“文姑娘你是好人啊。好人平安啊”“文姑娘,谢谢你。你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啊”

“大家快快请起,这不是折煞我嘛。快起来,福伯,你快叫大家起来。”文倾雪对这么热情的场面第一次见。有点无措。眼睛漂向汪逸求救。她不知正是因为这次的破腹产子,江湖人给她一个“妙手观音”的称号。赞其医术高明。

“现在都晚了,大家都回去休息把。我们也累了,大家晚安”文倾雪向众人挥手!

回去的路上,文倾雪扭扭脖子。用手锤锤肩。长长的叹了一声“好累……啊……”

汪逸宠溺道。“辛苦你了,我叫秋香给你锤锤”

说到秋香,文倾雪突然想起什么来。对汪逸说“汪大公子。如果我走后你可以调秋香去伺候你吗?那小丫头挺可爱的。”

说到走。汪逸的眼睛里黯淡下来。不着痕迹的悲哀。她……始终是要走的吗?难道不可以留下。但还是答应了文倾雪的请求“好”

汪翔沉默了许久。突然道“文姑娘,你要走,去那里。”

其实也不知道要去那里,天大地大总有我文倾雪的容身之处把。

“你就不能不走吗?”

“我又不是你们光明顶的人,也不是你们山庄的人。干嘛呆在这啊”那言语有嫌弃的成分。

“你医术这么高明。我去求父亲让你在光明顶给大家看病。你这样就可以留下了”

这小子是一根筋吗?一路通到底的。不带拐弯。

“不用不用,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自由挺好,现在独身一人,没有朋友,没有亲人。连银子也没多少了。只剩下自由了。如果连自由都没有的话。对文倾雪来说,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当然她不敢独白的说出来。

说到自由,哥俩的表情黯淡下来,他们不是为名声。权利所累,也是为了山庄几百口人的营生所累。谁人不向往自由。不在说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