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之歌

第三十五章 我是项灵辉

宋之歌 秦始没有皇 1546 2016-05-30 19:11:06

  话说叶中林正背靠着墙壁,把刘算和柔福护在身后,无奈金兵太多,他感觉就想小时候蹲在地上杀蚂蚁一样,杀都杀不完,这些金兵都悍不畏死,有几个人更是被一剑刺中心脏了,还直挺挺往前冲,奋然不顾。弄的叶中林即使剑法高超,也无可奈何,待再过一炷香的时间,他相信他也将力疲而亡。心里想想我堂堂二十一世纪人儿,在这里被个金国小兵给弄死,这也太没有存在感了吧,在又一剑了账了一个金兵后,他朝身后的刘算大吼一声:“刘神棍,赶快给爷占一卦,算下此次是否能得以逃离生天。”刘算一楞,说:“给个字吧,我现场给你测,不给字在这混乱的地方我没有办法定八卦。”叶中林正对上一个使双锤的万夫长,好几招致命的剑都被他大双锤给挡住了,还被他双手锤给震的虎口大疼。焦急之下突改剑路,从之前的大开大合的剑法变为像银蛇吐信般忽闪,双手锤大汉正要格挡,突然被这忽闪忽闪的剑法弄的眼花缭乱,不知如何抵挡,只一愣只见,感觉双眼一黑,竟是一双招子被叶中林给刺瞎了,他大吼一声,不要命地扑了上去,他眼好的时候尚且不是叶中林对手,眼睛瞎了往上冲,势头是很足,却失了准头,一锤子锤在了山坡上,山上的石头像地震般巨响,地动山摇。可见这汉子果然有他过人之处,无奈他碰到的是叶中林,剑神的传人。待他再欲举锤进攻时,一个冷淡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来:“黑汉,好了,你住手吧。”本来还无边怒火的叫黑汉的黑大汉突然就低下了头:“是。”

冷淡的人穿着硕大无比的黑袍,整个人都裹在黑袍里,双目漆黑,随便在那一站,一股萧杀的气势扑面而来。黑袍人从黑袍里抽出两把墨绿色匕首,匕首尖已经绿的发黑了,显然是饮血过多导致血腥味浓郁。叶中林笑了笑说:“装神弄鬼,刘神棍,你别理他,你就帮我测个字,就用你神棍的棍字测吧。”说完后剑尖平直,遥指着黑袍人。黑袍人眼睛突然一睁:“小兄弟,你是我这辈子第二个敢用剑指着我的人,我可以跟你保证,你会后悔你这个动作的。”叶中林姿势丝毫不变:“你是这辈子第N个这样说我的人,其他这样说我的人都变成鬼了。”黑袍人疑惑:“什么是N?”叶中林笑了笑:“说了你也不懂,开始吧,看的出来你是他们的头目,你来了他们都不敢吭声了,废话少说,要拿我叶中林的人头,就要看你的本事了。”这时候刘算说话了:“中林,棍字左边为木,你天生木字命,代表着你的命,右边是日当头,下面是个比字,开始一直参不透,现在看到他我就懂了,比字分开就是两个匕字,意思就是说你叶中林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就要看眼前这拿两把匕首的人肯不肯放过你。”“你妹的,不带你这样算命的吧,把这话都告诉他了,他不就是很有底气了?”叶中林怒斥道。

黑袍人微微一笑,将右手的匕首一起交到左手,侧过身来说:“我并不是要拿你的人头,我现在要拿你的人头,易如反掌,我只要右手一挥,十万大军压进,哪怕再来一百个你这样的,也得给我灰飞烟灭。”叶中林嘿嘿一笑:“你就算要杀了我,你付出的代价一定也不会小。不相信你可以试试。”黑袍人笑了笑,笑声有种很孤独的沧桑:“你是第一个敢跟我这样说话的人,你们大宋两个皇帝,在我面前都连大气都不敢喘,你很不错,怎么样?交个朋友?”叶中林哈哈一笑:“你不是金人么?为何要交我这个大宋子民为朋友?”“很有意思,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我姓项,取名灵辉,不知如何称呼你?”叶中林想了想,他可没有某些人把什么金人宋人之分看得这么重的,一千年后都是中国人,想到这里哈哈一笑,“很高兴认识你,叶中林就是我。”说完也收起手中长剑,伸出右手准备握手,项灵辉一楞?这是要干嘛?也不动作,转过身去反问到“刚刚那个小光头带着一帮人突来突去的呢?是谁?”“你说的是岳飞吧?他早已经突围到太行山去了。”“无妨,小兄弟可否到我帐中一续?”叶中林经过刚刚握手的尴尬,知道他们现在还没有握手的礼节,直接一抱拳:“义不容辞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