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之歌

第六章 定婚

宋之歌 秦始没有皇 1364 2016-03-06 15:50:50

  肉牛的订婚仪式举行的很宏大,50辆接亲的车把丈母娘门口堵的满满当当,肉牛西装笔挺意气风发,逢人就发红包,两脸蛋笑的一抖一抖的像打开的果冻。定酒店的时候他叫嚣的要摆八十桌,一定要八十桌,他爸一个耳光扇过来,哪有那么多人,三十桌不得了了,还八十桌,你脑袋被驴踢了吗?钱多烧的慌是吗?肉牛捂着脑袋也不反驳,就一个劲乐呵说:“爸,我这不是开心嘛。”说完牵起晴晴的手,捧在手心,一脸灿烂:“晴,打电话给老叶了没有啊?让他来参加啊,让他一定要来参加我们的订婚典礼。”晴晴没有说话,轻轻挣脱了牛肉的双手,往窗口走去,径直朝北眺望,你在那边还好么?我要订婚了,你知道日期的,你会来么?我希望能够收到你的祝福,我忘不了你。也许你不相信,但现在相信于不信也没有多少差别了,你一定要过的好啊?晴晴凝望着远方。窗口的地方,摆放着一朵盆栽的没有开花的水仙花,虽然没有开花,却已经聘聘婷婷妖娆多姿了,初秋的南方,梧桐落满地,风一吹,落下更多……

叶中林那天正在跟一群湖南佬打牌,五张牌的斗牛,斗的金额不大,却喊声整天;湖南佬打牌喜欢喊,先看四张,如果需要第五张来个什么牌,就盖上一张已经看过的牌,大声喊:“三边,三边,圆,圆,顶一点,……”叶中林那天手气很差,输了几百块,还让他们喊的心浮气躁,火气上涌,一推一个边上一直喊的湖南小黑:“喊你妹啊喊。”那小黑是这帮湖南佬的小头目看叶中林推他,立马不爽了,小黑身体矮小,却像条小野驴一样滚圆,冲着叶中林就拱了过去,一下就把叶中林掀翻在地。叶老爸曾经在部队里当过兵,还是侦察兵,退伍回来后教了叶中林一身防身术。倒在地上的叶中林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紧接着一个当胸腿踹了过去,小黑一个倒头栽在地上,叶中林冲上去双脚呃在小黑喉咙处,提起拨浪鼓般拳头照着脸就左右开弓。一帮赌博的湖南佬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娘的,敢欺负我们头,劈头盖脸的拳脚雨点般在叶中林身上倾泻而下,叶中林被打也不吭声,就一拳一拳朝小黑脸上招呼,直到一个湖南佬拿起桌上一个装钱的脸盆砰的一声砸他头上,他才软了下去。小黑双眼红肿,两腮到处冒血,从地上爬起来伸手拦住还要继续打他的一帮人,朝地上吐了口血水,从口袋里掏出把水果刀,娘列个逼的,敢打老子。噗嗤一下扎在叶中林大腿上,直没刀柄。这一下够狠,一下把叶中林扎醒了,挥手就是一拳,却没有多大力气了,只是把小黑打了个踉跄,小黑没有继续打他,只是用肿红肿红的眼睛瞪着他,叶中林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嗤的一下从大腿上把刀拔出来,指着他们:“你们谁还要过来?”小黑看着他,摇了摇头:“我们走……”

晴晴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已经把大腿包上了,正坐在一个小饭店喝酒,他接起电话咧开嘴大笑:“晴晴,是不是明天要订婚了啊?恭喜啊?红包我没有钱包给你,就祝你们白头偕老,永结同心……”说完端起桌上的酒杯:“干了。”晴晴在另一边问:“你又喝酒了?又喝多了吗?”叶中林双眉一皱:“你TMD谁啊?老子喝酒要你管?死远点听见没?”晴晴轻轻地把电话挂上,叹了口气。那夜星光灿烂,北京难得有这么好的月色,月亮清亮的有些耀眼的发白,仿佛抚摸着地上的人儿;那天叶中林喝得昏天暗地,,日月无光,最后一头扎在一盆西红柿蛋汤里吐的虎啸龙吟;老板过来找他要钱,他抬起头摇摇脑袋,没钱了,输光了,说完拿起那把小黑的水果刀啪的一下扎在桌子上说:“这把刀抵给你,你看怎么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