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之歌

第三章 北京的秋天

宋之歌 秦始没有皇 1309 2016-03-06 15:50:50

  晴晴还是联系上了叶中林,要说联系他小姑娘心里的那个气,这家伙,去读书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她收拾收拾东西,直接杀到北大找叶中林,当他知道这家伙已经休学快一年了,学校已经把他开除了学籍,她眼泪刷的一下就出来了。找到叶中林还是多亏了班主任也就是当初给他零分的那个国文老师帮忙,叶中林休学后,老师一直还是挺关注小伙子的境况的,也劝了他几次,这家伙愣是一句话没有说,老师在他那磨了半个多小时,他家伙,站起来往外走:“老师,你早点回去吧,我没有钱请你吃饭的。”把老师给气的拂袖而去。当晴晴找到他的时候,他正一只手拿一个水龙头喷枪给一辆宝马车洗车,宝马车边上站着一胖少妇一个劲指挥:“轮胎,轮胎冲干净,钢圈要用牙刷刷,刷干净,里面也要刷。”晴晴看着这个曾经的天之骄子,半天没有说话,等宝马车开走后,她想上去问问他,你还好吗?一辆雪佛兰刷的一下拦在他们中间,喇叭挑衅般滴滴两声,把晴晴一把带倒在地上。从车上跳下一猥琐大叔一把扶起晴晴:“姑娘你没事吧?”那表情就像灰太狼跟美羊羊说我们做朋友吧般猥琐。晴晴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另一边叶中林面无表情,收拾着洗车工具。大叔扯高气扬一只手扶着晴晴,一只手一挥,喂,那个谁,给我洗车听见没。那个?姑娘你没事吧?要不要带你去检查一下?……晴晴委婉的推开他的手:“我没事。”叶中林一只手提着高压喷枪,一只手拿着泡沫剂,转到车这边过来,对着猥琐大叔的脸就喷过去,一边喷水,一边喷泡沫剂,完事后扔下喷枪:“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很牛逼了,下次低调点。”说完昂首挺胸大步走出洗车房,满面通红,像一只啄翻对手凯旋归来的公鸡,连晴晴在后面连连喊他也没有听见。

晴晴一直跟着他到宿舍,小小的地方,除了一张床两本书,还有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一副洗过的碗筷和一只刻着“为人民服务”的陶瓷杯,其他什么都没有,叶中林面无表情,“你自己找地方坐,”说完拿起杯子出去到公用饮水机打水喝,晴晴自己坐在床边,随手拿起一本书,眼泪就刷的一下又下来了,那本书赫然就是她在高中时送他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翻开第一页,上书几个大字“晴晴赠给中林之书,祝中林早日考上理想学校。”这家伙,还给我装。叶中林推开门的时候,晴晴一下就扑了上去,像飞蛾一样一下子就扑进了火里,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叶中林刚要说话,她那红嘟嘟的小嘴一下就堵了上去,那一吻,解开了叶中林心里的那个结,那个哪怕是他妈都没有办法解开的结。那天,他请她去吃了肯德基,去逛了香山,看了那里的枫叶火红一片连天,就像她身上穿的那件火红色的连衣裙连着他的心。他说了很多话,把这几年没有说的话都说了,从红尘作伴潇潇洒洒说道天荒地老白头偕老。回到宿舍时,晴晴已是满脸娇红晶银锑透,娇羞地把身上脱了个精光,用被子盖着妖娆的身躯,颤抖着说:“林,你今天要了我吧。”叶中林叹了口气,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凭什么要你?说完小心翼翼地帮她盖好被子,出门扬长而去。

那一夜,天气微凉,如水,远处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被人从KTV里扶出来,刚走到门口就哇的一声吐的满地都是,空气中弥漫着酸汁腐烂的味道,好一个北京秋天。地上一个不知道是谁丢的可乐罐,叶中林一脚踢开,可乐罐咕咚咕咚滚了几圈,掉进个没有井盖的下水道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