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第138章 这个世界上我还可以相信谁?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若夕bartha 1220 2017-10-10 16:41:56

  也许,这个世界里有太多虚假的东西,包括自己身边亲密的人。。。。。。他可能是说给自己一生一世的爱人,转瞬即将说过的话抛于脑后,也可能是自己至亲的手足,整天说着虚无缥缈可笑的话。其实有时候,承诺就像烟雾弹,让人心不设防,想抓都抓不住,想反击,还没有底气!

  我三番五次掏心掏肺的信任你,你却一次次让我失望!或者最伤人心的莫过于原本相爱着的人,后来其中有一位有了一颗善变的心。但是,心口不一的处事也最是伤人心的。

  刘明飞罄竹难书自己复杂又难受的心情,关起心门来独自承受吧!谁叫自己一开始就选择了信任,,虽然这个世界上的确有那么多不值得信任的人!

  夜深了,静得有些可怕,阵阵阴风袭来,突感一种莫名其妙的凄凉。缓缓的关上门,他想今晚哥哥又是不回来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清晨的一缕清风透过半掩的窗户扑面而来,阵阵鸟叫清脆悦耳,把一晚上做梦好像都在游荡的刘瑜飞惊醒了。

  他一跃而起,这不跃不知道,一跃可让他出乎意料!他这会竟发现自己身轻如燕,稍稍这样一动作就能弹开床老远的地方,他有些二丈摸不到头脑,这过了一晚上,怎么自己像传说中那样脱胎换骨了?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摇了摇头,再次确认了一下床和自己的距离,一个大大的惊叹号留在心里很无解。

  正想着,却发现自己居然己经到了一楼!他是怎么下楼的?

  更奇怪的是,弟弟若视无睹的走过自己前面,他连叫了几声,却都无动于衷。紧跟其后的母亲拿着半杯牛奶叮嘱明飞喝下,同样也对他若视无睹。

  他想:也许,他这样不学无术且屡教不改的人,招家人嫌弃是理所当然的。

  “妈,明飞,我知道我错了,我改,我从今一定改?你们说话啊,别不理我!”

  明飞和刘母仍对他不理不睬,对他说的话就像耳旁风,正在若无其事的说着话。他有些安耐不住了,想拉起母亲的手,却发现自己的手根本无法抓住眼前的的母亲,他又摆手朝明飞挥舞着,大嚷大叫起来:“明飞,明飞,妈,妈!你们看我一眼啊!”

  这时候母亲却开口了:“明飞,实话告诉妈妈,你哥哥和嫂子是不是又没回来?”

  明飞:“妈,昨晚他去找嫂子了,你放心,今天他一定会把嫂子带回来的!你就别担心了!”

  什么我去找嫂子了?难道母亲和弟弟还要继续在他面前演戏装看不见?

  :“妈,瑜飞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

  这时候刘玉飞从楼上下来,看着他耸了耸肩,朝楼下抛下几句话。笔直的灰色西装衬着他那瘦长的脸略显呆板,斯文的镜框下面是那双睡意朦胧的死鱼眼,刘瑜飞一抬头就发现他又没有睡好,猜想是不是又被弟媳给欺负了。。。。

  刘母和明飞朝楼上斜瞄了一眼,却不知道对他的问话如何作答,因为这句话对他们来说似乎是个世界难题,他们无法去控制刘瑜飞那根深蒂固的喜好!

  刘玉飞下了楼梯,也全然不顾刘瑜飞的存在,只是朝弟弟和母亲告别:“妈,明飞,我去上班了。”

  今天究竟是怎么了?他刘瑜飞都变透明人了?

  明飞随之也朝母亲叮嘱到:“妈,你放心,我今天下班后会把哥哥找回来的!”

  听到这里,刘瑜飞实在憋不下去了,惊诧莫名,自己是在梦中,他想用力的捏了自己一把,发现自己的手不受控制在空中越伸越长,难道这是灵魂出窍了?他不想信有这个邪!难道是世界上真有的鬼神魔怪,还刚好是自己碰上了?!

  他拍了前额,做好了一切忍痛的准备,硬生生的朝对面的那堵墙上撞去,他想确认一下自己究竟还知道痛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