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第126章 袁秀玲的眼泪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若夕bartha 2081 2017-04-10 10:35:00

  李利幸灾乐祸,脸上飘过一丝难以捕捉到的轻笑,转身之前朝袁秀玲点了一下头,暗示她见好就收,不要再多嘴惹怒袁天成。袁秀玲倒快领会母亲的意思,立刻装得像母亲以住的处事方式朝袁天成轻柔叫到:“爸爸,好了,秀玲也有不对。就不要说了。”

  虽然袁秀玲是一个只会刁蛮任性的简单脑瓜子,但这么多年在母亲的耳濡目染之下,多少还是领会了一些。

  这一招对袁天成很受用,本想还想说秀玲两句,却又欲言而止。只是转而将包递与袁贵,然后一副怒不可恕的模样朝美杏甩袖而上了二楼。

  二楼的走廊,袁天成一声声地叫着李利的小名。

  不一会儿,二楼屋内嘻笑不绝于耳,那正是袁天成和李利亲热的娇昵之声,李美杏听得好不刺耳,心想老公一个星期都没有进过自己的房间了,却对这个身材和容貌都不及她的姐姐如胶似漆,也不知道李利究竟使了什么手段?

  其实,她们谁都没有想到,袁天成在外面还别有一翻洞天,且那不是空穴来风!那股风吹得是小了些,只能算是微风,虽然吹得人无关痛痒,却也是人尽皆知。但这风却万万不敢吹到袁家人耳朵里的。

  为什么吹不到袁家人耳朵里?那当然还是屈于袁天成一惯的恨毒、不择手段!

  狠就狠在,他不会堂而皇之报复招人话柄,更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像几年前那样杀人灭口,这几年他的手段越发高明了。那就是只要有人稍得罪他,那不久的将来,那家人不是沉迷吸食鸦片,就是因为欠赌债而无法偿还,又或者好端端的生意就黄了、赔了!

  袁天成恰到好处的利用权力之便来只手遮天,这几年的生意更是水涨船高。生死之交李槐也和日本人有着更加纠葛不清的关系,所以,这种种迹象表明了他更具有了天霸一方的资本!

  所以,把原来胆小怕事的女儿都养成了嚣张跋扈的刁蛮性格,也算是有根可寻的!

  李美杏听到二楼的嘻笑,醋意横生,心生悲楚,眼泪夺眶而出,袁秀玲一眼瞄到,朝她呲之以鼻,冷笑了一声。却没想到转而立即招来袁贵的一记白眼。

  袁秀玲全不当事儿,回以颜色,呲牙咧嘴。转眼就蹦到厨房端出一盘沙拉来,然后坐在沙发不远处的长桌旁边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瞧那袁秀玲的德性,袁贵心情极为不爽,一边安慰着母亲,一边指桑骂槐:“妈,有些人就是脑袋不好使,整天横冲直撞的,要是哥哥在家里的话,可要她哭了!“

  那边”碰“的一声,袁秀玲勺子一拍喝斥到:”你还是不是我弟弟?指桑骂槐的说谁呢?!不就说我吗?你以为他在家,你的日子能好到哪里去?“

  这几年,这猪八戒对屁股更加情有独钟了,以前只摸女人的屁股,现在只要心血一来潮,他谁的屁股都敢摸,就连那老虎屁股要是能摸的话,他也定然不会放过的!

  说完袁秀玲一阵狂笑。心想,谁不知道这个家里的老大是个智障,以前他逮女人就是摸屁股,现在倒不一样了,他只要不高兴了,就对她这个妹妹非打即骂,摸屁股还算是稍好一点的待遇!不过,更为可笑的是:他连袁贵的屁股都要摸!

  袁秀玲想,至从傻哥哥结婚以后,就变得更加一发不可收拾了,也不知道傻哥哥是着了谁的魔,估计是着了小桃红的魔?

  袁秀玲笑着笑着,眼眶里默默掉出一行清泪来,然后就一搭接一搭的,想到了那个智障的哥哥,她终归是开心不起来了。

  袁贵感觉反被袁秀玲取笑,有点没面子,也不理她如何在默默流泪,暗笑了几声,扶起心情不悦的李美杏回了房间。

  午后,微风轻袭,花儿摆舞,绿技飘摇。

  笑过哭过,袁秀玲仍未忘记这慌张回来的目的,待好一会儿,见父亲从母亲房间出来之后,便迫不急待的告诉袁天成,自己按着父亲给的地址去找了康并存,并且表明自己对康并存的倾慕之心,希望父亲把康并存叫到家里来,说说他为女儿和康母订下的婚约之事。

  对于这样一桩政治婚姻,袁天成当然是满意的,康氏的制衣厂在杭州虽不是出类拔萃,却在当地也算是举足轻重的位置,这给他在杭州的贸易提供了稳定的根基。

  袁天成指责女儿鲁莽,说现在还不到时机,他己看出康并存对紫熏心有所属,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黄昏日落,天色渐晚,后山的小树林里,香叶和小六子望着眼前的一片废墟正在一展莫愁,原本想着回上海了,如果到万不得己或年老终衰的时候,至少还有这么一所安生。这一忙完就想着来收拾一下这房子,没想到这一来未见其屋,却见烧成黑木炭似的废墟,小六子面色凝僵,愤愤不平:“此事定是袁天成所为!”

  “什么?这事,他也有份?你怎么这么确定?!”

  香叶心里一紧,曾经的东家竟是如此可怕。逼婚不成就烧她家房子?自己跟他这么多年,对他忠心耿耿,没有工劳也有苦劳,他竟做出这么没有人情味的事情来?!

  “香叶,你有所不知,我十分了解袁天成的为人,有些事我还没有跟你说,以前觉得无关紧要,但现在想来,还是告诉你为妙!你看什么场合方便,你提醒一下小姐,知道要比不知道的好!”

  以小六子的语气,好像并不简单,香叶迷惑不解,“小六哥,你难道一直有什么事隐瞒我?”

  以前小姐在杭州,可以将未然置身于事外,而现在小姐回上海了,如果袁天成认出小姐,那无疑是羊入虎口,是时候说出来了,这样小姐也有了袁天成的把柄!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殆,这个浅显的道理,小六子还是明白的。

  站在废墟前,小六子一五一十道出了几年前在林子里的秘密。香叶听完后一惊一咋,随之在感染之下,脑袋变得突然清晰起来,几年前她亲眼所见黎妈身上的刀伤和对王丽萍的怀疑,也一一和小六子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