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第八十八章 五味杂陈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若夕bartha 1738 2016-07-15 18:50:17

  草儿忽闪着大眼睛,身子向上耸了耸,看样子她是想坐起来,但却稍稍动了一下,脑袋有点儿眩晕,于是又立刻停止了动作。

“李乔先生?!哦,我记起来了!您去过上海么?”

“嗯?可不许叫我李乔先生,你得叫我哥哥!”李乔眯着双眼,挑逗性的神情里露出一丝严肃来。

“哥哥?”她侧着脸,一脸的茫然。

“以后我就是你的哥哥!你告诉哥哥,你那日在草原上被谁害的?你又怎么在草原上,谁把你带到那儿的?”他从牧民口中得知,她在草原不知道被何物伤及脑袋,经过好几日的努力才保住了她的小命。他一度怀疑是丢下她的人迫害了她,罪魁祸首一定是同一个人。

那日,记得被坏叔叔丢在汽车尾箱里,车子开了很久很久,然后被袁坏蛋和一个又丑又坏的叔叔丢在了草原上。在草原的时候被大鸟袭击,后来自己变成了紫熏仙女,被一个长得很像坏姨娘的蜈蚣精杀害;再后来又变成了双儿,又被一个长得很像坏姨娘的秋娘追杀,怎么哪里都有坏姨娘啊?!扣人心悬的场景又一次错乱了她的神经。痛苦的回忆使她有点窒息,她双手紧抱着头,歇斯底里地扯着那似一片瀑布似的黑发,似乎想要把这些回忆从脑袋里把它们拔掉。她急促而又简短的呢喃:“头!草儿痛!”

“小冬,你快去把Alice医生请来,给小姐瞧瞧有没有什么问题?”李乔急促的叫着,扎辫子的女孩闻声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与刚才出去准备茶水的香叶撞了个满怀,水壶被香叶紧紧的扣住而没有摔落地上,但壶里的热水却溅了她一身,想必香叶在闻声草儿头痛而急忙赶来的,以至于两人都比较急促才发生这事。还好壶里的水似乎并不烫,香叶只是惊叫了一声音,然后便全然不顾及身上的热水,将水倒在盆子里,帮草儿擦拭了脸颊和额头。

见到草儿痛苦的模样,李乔的善良和同情心倾刻爆发,一把搂过脸色苍白、因痛苦而紧闭双眼己满含泪水的草儿,他分外怜惜地、专注地盯着她那瑟瑟抖动的长睫毛,她的睫毛似沾满水珠一样湿润,她紧闭的嘴唇咬着下唇又显得那么无力,还在轻微的颤抖着。

他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几尽崩溃的神情夹着五味杂陈,他没有想到才一个十一岁的女孩,她身上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让她如此无法表达内心的疼痛?!怜惜过后一陈自责,他想:他不该触及她内心里最柔软的部份,无论以前发生过什么,他应该让她开心起来,让她忘记那段不堪的回忆才算是好!

小六子在身后有点儿不知所措,“先生,这,这是不是脑袋里留下了什么后遗症?”

李乔闻言默不作声,只是更紧的抱紧了怀中的小人儿,他的大手掌刚好能托起她的半个脑袋,她任由他温暖的手掌撑起她的半个头,心情才稍稍平静了一些。她不想回忆那被迫害的一幕幕,这对她幼小的心灵来说是深刻的伤痕!

Alice医生住在距离这别墅并不远的公寓里,那也是李乔为了方便给草儿看病而特别为她租下的。不到一刻钟,Alice医生便站在房间的门口用并不纯正的中国话惊呼:“WO,天啦,小甜心居然醒了!”

李乔拍了拍草儿的背,轻轻地把她平躺在床上,朝Alice医生礼貌性的打招呼:“Alice小姐,好久不见,你好!”

“喔,李先生,见到你很高兴!”Alice医生娴熟的打开药箱,一边摘取箱内的器材一边笑到。白皮肤、黄头发、蓝眼睛、高鼻梁是美国人的特点,不同的是ALICE有两个笑起来特别甜美的酒窝,这给她的的异国风情增加了不少的亲切感。

“喔!Alice,我见到你就高兴不起来了!为什么呢?因为见到你的时候,就一定是家里有人生病了!所以,见到你我可就不得不难过了!”李乔回以同样热情又爽朗的语气大声笑到,调侃和幽默的回应让整个气氛轻松了起来,也让第一眼见到外国人的草儿也放下了警惕。

寒暄了几句,香叶和小六子等都退下了,只剩下李乔坐在老远的沙发上读着今天的报纸!报纸上有一条赫然吸引了他的眼球:上海“精品染业”成为了国内最大的染织业,老板袁天成再次接管了上海商会会长的职位!这一切究竟怎么了?袁天成究竟又是用了什么手段使其的产业为成为国内的龙头企业?仅仅只是职位上的便利吗?作为久处经济商场杀场精明的商人,他总能隐约感觉到袁天成与夏重光长年卧床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我自然而然陷入了深刻的沉思之中。

“喔!小甜心,放松一些,会没事的!”

Alice耳朵上戴着倾听器来倾听她的心脏。在她的记忆里,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异类啊!刚才Alice在门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她可就震惊了。这会儿她还要来解她的衣服想干什么?她下意识地扯着衣服,双手紧紧扣着衣服处的扭扣硬不松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