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第七十三章 早出晚归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若夕bartha 1490 2016-04-19 00:00:36

  她能感觉到,那个死丫头看她的眼神里总会有意无意地透露出厌恨的神情,这对她来说不仅仅只是后顾之忧的问题,就连继续养着她也是一种金钱上的浪费,也更是精神上的累赘!她得想个神不知鬼不觉的法子将她不留痕迹的赶出这个家!

她有些迫不急待想当晚就和袁天成商量接下来的所有疑难问题,但被袁天成在电话里拒绝了,说是时机未到,他必须着手催促陈源东的那批货。虽然他阴险地以会长的便利之职将这批货的经济损失及名誉损失堂而皇之地推给了陈源东!但作为商会会长,无论以某种情况来说,他都有推卸不掉的监督和管理的责任!

他又强制按排了两个厂家通宵达旦的赶工,终于在三天内将货出给了李乔,此次是李乔和李满忠亲自上门来验货。在经过再三检测之后,终于在陈源东的兢兢业业的努力下将货全部运出。

夏家另外三姐妹:紫珠、紫晴、紫依见父亲卧床不醒没有过多的悲伤,因为父亲长年累月在外奔波,她们的生命里能跟父亲在一起的时间其实并不多,对于她们来说或许父亲是比较陌生的。另外也因为她们的母亲王丽萍在她们的心里占据得太多了。何况她们本性并非纯良,飞扬跋扈的紫晴和爱慕虚荣的个性完全秉承了母亲的所有个性,对父亲的沉睡更是冷漠到一切自然,去父亲房间探望的时间并不多。而紫依虽然比起她们柔顺很多,但这几年在两位姐姐及母亲的耳濡目染之下,变得依附和虚荣。只有紫圆仍保持着纯真善良的个性,一直和夏草有着亲密的姐妹关系。

护士每天过来帮父亲打点滴,草儿都不愿意离开父亲的身边,她总是要亲眼看着父亲被换完药水,然后单纯期望地望着父亲的脸,以为每一次换完药水父亲就有苏醒的可能。

这几天她总是在疑惑那个梦,心里一次次在问紫熏仙子、绿珠,这些她都记得。为什么她总是做紫熏仙子的梦?小小的心灵,她不明白为什么总是在自己最难过的时候就做这样的梦?

这天,秋天的风有些凉丝丝的,空气中飘着秋天干燥的气息。天才朦朦亮,她扑在窗户心事重重,她在想妈妈,想着己经很久没有梦到妈妈和奶娘了,而父亲却仍然沉睡着。在父亲床前跟他说了许多话,他听不见她说话,看不见她流泪难过。

坏姨娘这几天似乎很忙,她天天早出晚归,不知道她是忙于什么,只能确定她不是忙于照顾父亲。所幸的是她因此没有机会来对她鸡蛋里挑骨头,找任何借口来折磨她。为了陪在父亲的身边她己经好几天没有去找袁彥哥哥和秀玲几个玩了,更没有心思去跟踪坏姨娘是不是又和袁伯伯去林子里了。

这会,她在窗台向下毅然看见王丽萍又早早地准备出去了,只见她穿着一条红花相间艳丽的旗袍,连发式都有略加改变,原来棕色的卷发是自由披散在肩膀上的,而今天却将它盘在了头顶,这种发式也给她原来不算矮的身材拉高了几分,脚上还踏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扭着水蛇腰出去了。

小小的她能看出,至从父亲得病的这几天,坏姨娘没有难过,反倒神清气爽了!

过了一会儿,她听到祥嫂在隔壁的房间叫紫珠几个起床用早餐,爱睡得像猪一样的紫晴在祥嫂的三番五次的催促下才边抱怨着时间不够睡而下楼了。她们三姐妹细嚼慢咽地用完了早餐,她仍然还在窗台上目睹着她们拿着书本走出了大门。

因为紫圆是上小学,所以相对时间要缓慢一些,那三姐妹走了不久,就闻桃红去了紫圆的房间,伺候她边穿衣服边说:“四小姐,太太交待了,今晚放学回家必须早早的休息,不能像前几晚上那么不听话,和夏草去先生房间里聊天了!”

“母亲这几天那么晚回来,她是怎么知道的?她现在又走了吗?”

“太太当然知道的,家里可没有你母亲不知道的事啊!太太刚刚出去办事了!四小姐,你快吃过早餐去上学去!”

坏姨娘当然知道了,这屋里的人可都坏了!

肯定是她们告诉她我和紫圆姐姐在父亲房间聊天了!这过音的房间,只要是打开了窗户,隔壁说的每句话她都能清晰耳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