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第七十章 华灯初上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若夕bartha 1242 2016-04-05 00:41:43

  医生瞄了一眼单子,轻描淡写地:“嗯,病人以后只能用药水来维持续身体所需,这此药水需每日四瓶。这的确就是所谓的植物人,可能一直会是昏迷状态,排便尿一切都在床上完成,这些还需要亲人用心照顾了!”

这和判了死刑有什么两样?她的生活从些就浪费在这样一个植物人身上了吗?王丽萍瘫软地坐在一边的椅子上!这个结果究竟是好还是坏,她该欣喜若狂地跑下去告诉袁天成现在他们都无后顾之忧了吗?可是结果却又显得那么的仓白无力!坐了好一会,她才又开始鲜活了起来,她憋着闷气接下了袁天佑手中的那种需付费的药单,顺便拉起一旁痴呆的袁宝到药房抓药付费去了。

袁天佑蹙着的眉头一直没有散开,他缓缓地拉起草儿的手,蹲下去给她擦干了眼角的泪珠,看着她红肿的双眼,他不由得怜惜了起来摸摸她的头,把她扣在肩膀上安慰,袁彥则学着爸爸的样子朝后拍着草儿的肩膀,一边小大人的安慰起来。

华灯初上,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马路上来往的人群也慢慢稀少了起来,袁天佑在一号茶馆有些坐立不安,他在等待结果,等待的时间是苦闷而又漫长的,他内心承受着巨大的起落。他知道这个结果可能要命,也可能是重生!他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回想着如何将自己的“兄弟”送上绝路的画面,他眼睛里闪过一丝阴冷而又恐惧的光。

时辰己经不早了,他望眼欲穿的翘首,朦胧的街灯让他觉得越来迷茫,他不知道此时该急着去办“下一步”那未知的事,还是继续等着焦急慢延到窒息,她要告诉他的情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迟迟未来,难道他己经醒了,她己经被刑拘了?

李槐叼着烟斗在医院对面的餐厅门口来回踱步,从袁天成那通电话的话气猜测到他肯定是遇到了相当棘手的事,他的情绪有些惘怅不安,甩了甩手中己经燃完的烟灰,又继续点燃起了另外一嘴烟来。他哪里会知道,此次袁天成要他来是为了“杀人灭口”的事。袁天成的目的不过就是趁夏重光醒来之前,将他干掉!这事交他来办正是不二人选!

此时,王丽萍心烦气燥地交完了医药费用及办完了入院手续,最后拉起身后一直不安份的袁宝走出了医院。她必须尽快赶到几百米之遥的一号茶馆,告诉他至少暂且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不用担心夏重光有机会告发他,否则他很可能进行下一步危险的动作。

上海的傍晚,黄包车来来往往,在外闲逛和打车的人却不多,王丽萍很快就招到了一辆相对比较宽敞且能容纳她及硕大身躯的袁宝。

街灯的照射将人影拉得老长老长。袁天成站在茶馆外的拐角处吞云吐雾的抽着上海现时最潮的洋烟,一根接着一根越抽越烦闷,最后不耐烦地将最后一个烟头抛得老远,烟头轻巧急速地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投地之后又弹起45度角才安然躺下。

他扔掉烟头以后,一转头,看见马路上一个车夫拉着一男一女长长扭曲且又熟悉的影子在街灯下向他的方向跑来,他知道是她来了,旁边是他的儿子袁宝。

“你怎么才来?也就离这儿十分钟距离的医院,你可让我好等!快说,他醒来了吗?”袁天成老远迎上去抱怨着。

王丽萍并未作答,只是拉下袁宝,付完车夫的钱,然后答到:“天成,办完了那边的事我就立刻赶来了!”

“快说!他死了没有?”袁天成瞄着刚才不远的车夫,迫不急待问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