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第六十章 三天期限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若夕bartha 1341 2016-01-18 01:30:48

  商会成员们在议论声中散了去。夏重光却仍然坐在会议室内,他想竟然他的客商好友老远跑来,他该尽一下地主之谊,先请他们去吃顿便饭,再开个好酒店安顿好他们。他顺便拿起了近两年的商会的订单翻阅。

旁边小会议室,李满忠从公文包里又掏出那缎料子拍在桌子上,表情一脸严肃冲着陈源东生硬地问到:“陈老板,你还记得这批料子吧?你自己瞧瞧!”

陈源东一脸茫然地拾起那块料子,做为专业染布厂家的老板,染料好坏和染后效果自然不用细看便能分辩。他这一看便知道是直接染料染出来的货色,这色泽亮度不够,颜色也不正。他轻轻摇了摇头,却不知道如何作答,他知道这次他不能幸免于难了,终于轮到他来遭受袁天成的魔掌了!

而袁天成此刻脸上竟没有一丝谦意,反而是一脸的幸灾乐祸地朝他肩膀上拍了拍:“我说陈老板啊,李氏集团可是威震全中国的大企业,事关重大啊,你看怎么办?”

陈源东这时候恨得牙痒痒,在心里骂到:狗咬皮影子—没一点人味!他不得不此时满脸堆笑朝李乔谦意地回到:“李老板,这,这是陈某的错,鄙人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的事情,请问李老板这批货有多少次品?”

李乔一直以下马观花的态度在观察他们几个人阴晴不定的脸,仿佛有些若无其事的样子。实际上这时候他在深思为什么作为商会会长,袁天成会是那副置身事外的表情?

“五百匹丝绸里面,竟有三百余匹次品!客人给了期限,如若不在三天内完工,全额退款并索赔违约金!如果这样,这不仅仅关系到我李氏集团经济上的亏损,更严重影响了我与新加坡客商的关系及可能影响到整个新加坡的人脉!”

听到三天这个数字,陈源东脑袋里“嗡”了一下,这个数字无疑对他来说就是按牛头喝水——办不到的事!“三天?三天!李老板,能不能宽限两天?您看这时间太紧迫了!”

“陈老板,我们也无能为力,考虑到时间的问题,我们也己经和客商谈过多次,无奈客商也要出货啊!我看这不行也得行,你得想办法给我搞定!否则,我李某也不会丢下手中生意急着来找您!我们这不是赶鸭子上架想要为难您!以上的情况己经跟你说得很明白了。”李乔义振严词生硬地说到。

陈源东正准备开口想说些什么,在旁的袁天成干咳了两声打断了他想说的话:“好了,陈老板,何不留着这些时间马上去按排生产?!还在这里费话,无非是要求李老板再宽限时间?!难道您想因此让客商说我袁某的不是?”

“袁会长!你这会来做好人?!!你!!”陈源东咬牙切齿、气急败坏,真想有一种劈了他的冲动,指着袁天成的手迟迟不肯放下,这是他第一次敢跟袁天成指手愤怒!

“额!陈老板,袁会长说得可没有错,你快去想办会安排生产吧!若三天后货不到手,我看你是不够赔的!”李满忠完全没有看出这里面的一丝问题,只是警告陈源东好之为之。

李乔想到刚才袁天成的整个表现若有所思,表情凝重,沉思了片刻拿起了桌上的帽子起身说到:“袁会长,你作为商会的会长,有督促完成的责任,我估计你也不想上海布染业名声扫地吧!这对你这个会长没有半点好处!”

他眼睛望进袁天成的眼神里,他的眼神渗着深不见底的疑虑,他想眼前的这个人或许不仅仅是只老狐狸,他总觉得,这个袁会长恐怕要比他想像得可怕的多?

无心再去研究什么,他只希望这次他的货不要再出什么状况。他将帽子轻轻地扣在头上,漠然地带着李满忠准备离去:“现在李某还有商务忙着处理,三天后我将亲自上门来运货!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