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第五十一章 选举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若夕bartha 1598 2015-12-07 01:54:49

  商会会长虽然利权的象征,商会会员个个望而求之,但他却别具一格更热爱到全国各地去做产品推广,他觉得商会会长这样的权力虽有利于扩展和收纳更多客商的主动上门关顾,但它也一定会牵制和影响他到外地发掘和扩展客商的机会。竟然利弊相等,何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呢?

他和王丽萍的价值观不一样,她不会理解他真正所需要的,在她的心里金钱和权力永远是至高无上的追求。这也就难怪她总以她的追求标准来衡量他的需求。

F楼商会办公室,商会成员陆续到齐, 袁天佑作为商会的执行保障人己经早早地来到会议室,他蹙着眉头,眉宇间透着一股刚毅的英气。

铁门口树立着李槐和他的几位手下,袁天成在每次选举之日都必请李槐来虚张声势。商会会员们对此都己经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知道这是袁天成惯用老狐狸的伎俩,名副其实的狐假虎威!

陈源东和夏重光一前一后到达会议室,两人刚落坐不久,只见袁家林管家从外面匆匆忙忙敲门而入,在袁天成的身边悄悄耳语了几句。

而此时,刘明飞的双眼从未离开过袁天成,他发现林管家在跟袁天成窃窃私语以后,袁天成脸色大变,随即便和林管家出了会议室。

在二楼的角落里,袁天成压低声调朝林管家说到:“今天是竞选的日子,他来得可真不是时候,无论如何你把他给我安排好了,总之不能坏了我的事!”

他脑袋里迅速闪过上次那批次品丝绸的事,此时解决来者不善的最好办法是不留痕迹地将他拒之门外。

“老爷,可,可他毕竟是红遍江浙乃至整个上海的商人,我们哪里可以怠慢他,此时太太正在与他周旋,可他始终坚持要找您?”林管家一脸愁容地回到。

“好了,就算用绑的,也要把他绑了,绝对不能让他影响我今天竞选的事。对了,他有提到过上次丝绸的是事吧?”

“老爷,听他的意思此来是与陈记染房有关。至于何事倒并未说明,只见神色有异。”客商只要对产品有特别要求或意见,一定是要先来找商会会长的,多年以来的接触让他心知肚明,归根到底问题出现的症结总是他的东家袁老板。

“好了,无论用什么方法给我先把他先拖住!”袁天成有些不胜其烦,今天这选举的时间,他可不想会有出乎意外的结果出现。

袁天成这样说,他想必定此事又与东家有所牵连,赤胆忠心的他对老爷唯命事从:“老爷,我就按您说的去做就是了。”

二人小商之后,袁天成又泰然若之的进入会议室整理资料,他把商会促成商会业务往来的资料整理了两份,另一份随手给了弟弟袁天佑翻阅。

这个年代的商会形式,实行的是计划经济体制,所有的活动都由党和政府包揽。没有自由经济,也就没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商人和商业机构。各级商会虽然存在,但实际上是政府的附庸或一个半官方机构。其开支也统一由财政支付,其独立性可想而知,那种由国家财政开支的商会,不可能代表商人的全部利益,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间商业协会。

但袁天成的商会却和上海其他商会是不同的,因为,他有着独天得厚的条件,就是有黑一道的龙头老大李槐撑腰,李槐此人与日本人勾结,这种有关系直接影响到国民政府的牵制。财政局惧他三分,就怕李槐背后使下三烂的手段联合日本人把他们一锅端了。无奈此时时局不稳,国家没有统一,这还是一个三权鼎立的社会啊。

好一会儿,财政局的余局才姗姗来迟,每年商会选举自然少不了他这个财政局的局长。其实某某此时他就像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来也只能是敷衍了事罢。因为在他心里布制和染届的商会选举不仅仅只是形式,它更是一种商业垄断和权力的牵制。每次的选举也都是一成不变,商会会长也总是袁天成,只要是他,对他们财政局的核心利益-财政收入就一定是明显降低,他们都将被迫把钱放进了袁某的口袋,甚至有时候还只会是有出不进!这正是与其他商会无法相提并论的,所以,对他来说,来与不来也只是一个形式,因为他根本无法像在其他商会那样可以牵制选票的结果。

他虽是商会的核心人物,但在这里却只能算个九牛一毛的财政局长而己。他进门的时候冷笑了一下,在座下之前向袁天成客套了一下:“不好意思,余某又让会长和大家久等了!会议开始吧,袁会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