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第三十八章 商会会议室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若夕bartha 1878 2015-08-15 21:43:23

  此时,上海F楼第三层,陈源东和几个商会成员正一脸疑惑的坐在商会会议室内。原来,他们今天都分别收到一张有夏重光署名的邀请菡,里面说明是关于商会会长竞选的事请大家前来商议,成员陆陆续续地相续到齐,却半晌不见夏重光的身影。

  正议论着,“呯”的一声巨响,大家顺声望去,只见三楼的铁门突然被一位一脸凶像的男子手脚麻利地上了大锁。

  “额!先生,这是商会会议室,怎么锁起来了?”

  “曷!先生,你是谁啊?”

  “呵!先生,这是怎么了?!怎么把这铁门锁上了?”

  “是啊,为什么锁门呢!夏老板还没来呢?你不能锁门!”

  “曷!曷!这门不能锁啊!”

  -------------

  几位成员立即起坐质疑到。

  陌生男子闻罢阴沉着镇定的僵尸脸,斜着眼睛不紧不慢地用他那似从地狱来的声音回到:“你们是出不来了!出不来了---”

  商会成员闻罢个个汗毛竖起,如坐针垫般一屁股从座位上弹起,应口同声叫到:“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男子没有再回答半句,只是僵着脸朝楼下跑去。

  这锁大门的举动让大家觉得这事有蹊跷!竟然是让大家前来开会,怎么又会在大家未离开之前锁上大门?这是从未有过的事啊!大家细细这一讨论才发现邀请菡之事破绽百出,这一向正直的夏重光怎么会为了权力的事来约大家搞地下活动商议竞选的事呢?

  这似乎不是夏重光的处事风格嘛!

  显然,大呼上当己经为时己晚,当他们八九分猜到这事是袁天成干的时候,袁天成带着李槐不知道何时像鬼影般的从侧门闪了进来,他手指尖放肆地弹着烟灰,嘴里烟雾缭绕,一阵干笑过后嚷到:“让各位久等了!我袁天成来晚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陈源东一脸惊慌地问到,全员一脸惊愕!

  “怎么回事?陈源东,陈大老板,你不会不知道你自己想干什么,以及我接下来想干什么吧?”他从桌子的对面缓缓侧过身子靠近陈源东那张惊慌失措的脸,故意压低声调把嘴里的热气直喷在陈源东的脸上。

  陈源东感觉袁天成嘴里的那股热气仿佛要把他淹没和吞噬掉了,再瞅瞅他背后李槐那张虎视眈眈的脸,两股强烈的威慑力让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他吞吞吐吐地回到:“袁-袁会长,您—误-会了,我们只是在商议给你投票的事。”

  “陈大老板!你当我袁会长这些年是白当了吗?!你们昨天的举动我会不知道!!把我袁某当傻瓜?!还是我平时对你们太仁慈?!嗯?!”袁天成狠狠摔掉了手中剩下的烟头,嘘了一口气,一手拍着桌子把音调加高了一千分呗吼到!

  全场的立刻变得鸦雀无声。

  陈源东心里憋屈着脸红脖子粗的听完袁天成发泄完之后战战兢兢地:“袁会长,昨天?昨天?---”说着,一边抬头向袁天成那张脸上望去只见那双老鹰般的眼睛,吓得陈源东把想说的话硬是吞了回去。

  “你们别以为你们心里的那些小把戏我不知道?昨天,你们去码头找我那个好兄弟夏重天了!说!你们找到他干嘛了?”袁天成踱步到丝绸商人李硕的面前故意停了下来,据他多年的了解知道这个人处事圆滑有主意,关于去码头见夏重光一事一定少不了他出谋划策!

  李硕心知肚明袁天成己经发现了他们去见夏重光的目的,因此,今天把他们关在这里,于是聪明得装着若无其事,只是一言不发地站在原地瞄了几眼袁天成。

  怎料旁边的刘记布厂十几岁的小老板刘明飞却开口了:“袁会长,想必今天是你请我们来的!但是,你却为何把铁门锁起来?大丈夫行事光明磊落,你这样是君子所为吗?”

  “我看你小子是活得不耐烦了?竟敢质问袁会长?”李槐冲着刘

  明飞凶神恶煞地吹胡子瞪眼地嚷到,好似一副要杀了他的模样。

  李硕闻罢,急忙在旁边扯了扯刘明飞的衣角,但发现他仍旧一脸不惧地站着动不动。

  “厄!”袁天成向李槐地扬了扬手,阻止了他的下一步将要的动作。然后反身朝刘明飞身上扫了一眼:“我当是谁啊,原来还是个毛头小子,看来刘青云把棉布厂交由你小子来打理,不是没道理!小小年纪,竟然有胆子跟我袁天成斗?”

  不爱强权的刘青云有三子,大子刘瑜飞生性好赌奸滑;二子刘玉飞懦弱忠厚;三子刘明飞生性聪慧、本性纯良!所以,离世之前,他宁愿把家业交由未满十六岁的三子,也不按传统常理循环将家业交由大子刘瑜飞!

  “有事还请袁会长直说,别拐弯抹角!大伙都有公务要忙!相信袁大会长也不想花时间和大家一起耗!我不相信袁会长会没有事可忙;也不相信袁会长为了昨天的事只是来批评我们一顿;我更不相信袁会长会在光天化日之下把我们一直关下去!说吧,你究竟想要我们做什么?”刘明飞蹙着眉一脸不屑。

  “果然聪明!竟然你这么聪明,我想你不会不知道我是为了竞选的事找大家来的!我想大家不会不记得几年前立的字据,要拥护我袁天成做会长的事!”他轻描淡写的说完朝李槐扬了扬手,

  只见,李槐见罢立刻从兜里甩出一叠字据来!

  “大家瞧瞧自己的承诺,若不按规矩行事,到时候别怪我李槐不讲人情!不择手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