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第三十章 恶梦的开始!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若夕bartha 1668 2015-07-27 07:44:31

    陈源东在蹬上他自己的小吉普之前,朝远处的袁天成鄙夷地望了一眼,吐了一口唾沫,狠狠地骂了一句:“***!厚颜无耻的野狼!”

  骂完,准备坐进副驾室的时候却发现旁边的司机小伍正一脸惊讶地、警惕地望着他。见罢,他神色稍稍柔和了下来,沉着脸:“怎么?还没见过我发过脾气?”

  小伍不自然地吐出了几个字:“不,不是!只是没有想过,老爷您会骂人哩!”

  听完小伍的话,陈源东不竟想到一向温和谦让的他,又曾何时骂过人?袁天成在商会一手遮天的日子,又让多少像他这样的商家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呢?这种局面何时才能了结?陈源东苦笑了一会,轻叹到:“你没听过狗急了也会跳墙吗?!”

  小伍望着陈源东那张苦笑的脸,突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脸袋里闪过一段短短的回忆,那张脸是他父亲的脸,父亲临终前的嘱托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也因为这个,他隐藏在陈源东身边卖力了好几年,他留意陈源东的一举一动和为人处事,始终不觉得他是害死他父亲的人!父亲那句模糊的:“害死我的人与陈记染业有关!”,他一直以为父亲对陈记染业有误会,而今天却发现陈源东竟然也会骂人的,此举终于攻克了他在他心目中的完美形像!由此看来,这也许是真的?

  正一走神,车子稍稍向左偏了一下,使得后面那一辆需要12000千大洋才能买到的福特轿车突然从右边急转,再以似箭的飞驰速度向前冲去!然后,在前方不到两百米远的地方终于停了下来,右驾室位置上的司机袁天成伸出半个头来,咄咄逼人地狼叫:“给老子开好车!你娘的!不要命了!”

  李槐的手下在后坐,有些坐不住了,准备推开车门去教训一下后面的吉普车主,却被袁天成扬手制止了,“算了,那是陈记的车!”

  李槐在他的制止之下缩回了那双蠢蠢欲动的手,只是露出了一脸不屑的神色。

  袁天成想今天才拿了人家的好处,该收敛收敛了!另外,新一届商会会长即将选举,这时候他可不想节外生枝!

  另外,黎妈的案情在她昨天死去的那一刻,就己经不在他担心的范围之内了!

  昨天晚上,夏草在香叶的陪同下哭得彻夜未眠!天刚亮的时候,两人疲惫地倒在了黎妈的尸体旁边睡着了。

  这时,夏紫圆跨步来到灵堂,也不顾望一眼旁边晕睡的夏草和香叶,只是急急揭开了那刺得耀眼的白布,哇哇地叫起来:“真的杀人了!是黎妈!”

  在揭开白布的那一瞬间,看见黎妈那死灰白僵硬的脸和胸口凝固的血液,她的确吓坏了,但同时又幸庆那个人不是夏草!

  原来,清早一起来,就听见楼下有几个佣人在议论杀人的事,似是黎妈或夏草,她将信将疑又带着担心,于是便直奔灵堂来看个究竟。

  另一边的夏草和香叶被惊醒,香叶扶起呆萌地夏草走到紫圆的身边,柔柔地将紫圆的头埋进自己怀里:“夏四小姐,你还小,这场面您见不得。”

  “香叶姐?你怎么在这?”紫圆将头埋在香叶的怀里,几秒过后突然问到。

  这句话提醒了小夏草,她心里低咕起来:香叶姐姐是不该在没走之前露面的呀!

  “对啊,香叶姐姐,你不该还在这儿!你快走,走得越远越好!以后不要回来了!这样你就不要嫁给那个傻袁宝了!”夏草突然警觉起来,急得随口叫到。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紫圆惊愕地问到!

  窗户边突然闪过一个身影来,夏草未并没作答紫圆的问话,只是惧怕地张着小嘴望着门口,香叶和紫圆顺其眼望去,只见门口立着气势汹汹的王丽萍!

  “你吃了雄心豹子胆啦!竟然想放走袁家下人?!小小年纪,什么事你不敢做?我看你真是疯了!”

  王丽萍望着黎妈尸体,心中突生一计,眼露凶光!

  她突然歇斯底里、添油加醋地似数豆子般:“黎妈怎么会突然死了?想必是你这疯丫头害怕管束,将黎妈害死了?!我说呢,你怎么这么叛逆!这几年,我待你如亲生,你就是不让我省心!前阵子剪紫珠的衣服、五岁那年就放火烧鸡窝、故意摔碎我的胭脂、故意弄断我的发簪和耳环、胡乱告状、背后整袁宝和紫珠紫依几个!你以为我不知道?要不是因为黎妈,我早打死你了!现在,竟然还管起袁家的事来了!我看你真的是疯了!来人啦!快来人啦!快将这疯丫头关起来!把她给我关起来!”

  黎妈死了,带走了所有的证据,留下了一桩杀人迷案;留下了一字半解的遗言;留下了王丽萍的嚣张气焰!

  现在,她正以夏草为怕管束害死黎妈为由,再以夏草叛逆为名,想将她关进那暗无天日的小柴房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