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第二十六章 邪恶之手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若夕bartha 1753 2015-07-19 22:22:36

    王丽萍摆着手中的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却还仍然扭动着她那刚才奋力奔跑过后的水蛇腰,那每一次扭动伴着身上浓浓的香水味,就像一只呼之欲出的山鸡,熏得黎妈很不自在。

  她就是这样使出勾魂摄魄的招数的吧?夏老爷对她百依百顺,她还不满足,却背在他果真做出这等伤风败俗的事来!作为夏家忠实的下人,她心里有些愤愤不平!

  “太太!你难道希望我听到什么吗?但是,我刚才只是路过,什么也没有听到!”她面色僵硬,语气轻蔑地答到。她调整了自己的紧张情绪。她想,波澜不惊的样子或许会让他们减少一些警惕。

  月光下,她借着光清晰地望见袁天成那原本僵硬的脸上正在阴阳怪气的笑声过后,又露出了一抹凶残的目光!

  “哦?什么也没听到?还想忽悠我?!我看你这把老骨头,是活腻了?!”语气未落,巴掌先到,一阵脆响,黎妈一个趔趞,差点摔倒在地。

  她稳了稳身子后,扭头盯着袁天成那副奸相,再摸了摸被抽过后那火辣发烫的脸,咬着牙根继续倔强:“袁家老爷,你觉得我听到了什么?”

  能听到什么?不就是他们伤天害理的事么!

  “我看你是真的活腻了!天成,别理她怎么说,先将她绑了再说!”显然,她对黎妈刚才的那句讽刺反应很强烈!她扔过手中的那块大手帕,坚定地说到。

  “你们,你们别过来!”黎妈向后退了几步,扭头再次准备逃走,却没迈出一步又被袁天成那双结实的大手死死地扣住了肩膀,动弹不得!

  惊恐之余,她才想起叫救命,只可惜,夜晚的森林寂静得像是睡着了,又有谁会走避静小道?走这里的,无非就是那几个穷困潦倒的下人,为了去附近的农场现采现摘新鲜的蔬菜,但那也只是白天而己!所谓下人,就是长年累月地在主人家里卖力为生的长工。那么,晚上走这道的人也只有袁家的丫鬟香叶和美云了!

  袁家的丫鬟香叶和美云为何特殊,那是因为袁宝多次@@@淫丫鬟的丑闻,导致袁家请不到丫鬟,为招到丫鬟,夏家就开出特别诱人条件:允许夜夜回家安息。

  黎妈几声急急地唤叫之后,就被袁天成凶神恶煞地掰过嘴将手帕满满地塞了进去,然后,袁天成俯近她的耳畔,低低地说到:“叫是没有用的!这儿稀为人迹,廖无人烟!这大晚上的更没人会走这荒山了!还要提醒你一句:美云和香叶也早走了!”

  凭他袁天成和王丽萍常常来此私会的经验,他又如何会不清楚,晚上除了美云和香叶的踪迹,哪里还会有其他什么人!

  香叶?香叶正被她藏于夏家,袁天成当然不知道!

  黎妈厌恶地甩了甩被袁天成扣在身后的手试图挣脱。王丽萍见状,连忙扯了一把树藤递与袁天成,他手脚麻利地将其双手向后牢牢地捆绑住之后,连拖带拉地把黎妈绑进了森林深处。

  森林的深处,二人商议如何处理掉这个未知的危险—秘密被泄漏的危险!最后的结果正是黎妈所料,那便是杀人灭口!他们觉得,只有剥夺她生存的权力,才可以确保万无一失!袁天成迅速回到附近的工厂(精品染业),神不知鬼不觉地带来了一把刀。

  当他们拿着刀的邪恶之手,伸向那瘦弱身躯的黎妈,竟没有一丝的犹豫和怜悯!

一刀、两刀、三刀,杀红眼的袁天成未有半丝犹豫,刀片麻利的抽出又抽入黎妈的下腹,黎妈痛疼得无力,无奈的双后狠狠地抓住身后靠着的大树,手指深深地的陷进了树皮里,王丽萍用手帕捂住嘴巴,拼住喘息。

沾满血腥的双手在心惊胆颤之后,手忙脚乱地将黎妈的尸体掩藏于浅坑之内,加上树枝和细土掩埋之后便悄无声息地离去了!

  当邪恶之手伸出之时,便是心中的恶魔滋长之日!也将是因果循环之始!

  他们走后不久,雷雨交加!似在警告着他们的恶劣行迹!慌乱离去的他们不会知道,那几刀让黎妈痛得撕心裂肺,却没有立刻致命。头部被掩埋在树枝底下的她,迎着雨水逐渐恢复了意识。

  雨越下越大,缓缓地,她用尽全力顶开了身上的泥土,头重脚轻地爬了起来,双手捂住了胸前流血的伤口,然后跌跌撞撞地朝夏家走去。

  一会儿,她的双唇己经完全失去了血色,腿脚软弱无力似棉花,她想:竟然他们没有让她挫骨扬灰,那么,就是用爬的,她也要爬到五小姐身边,将王丽萍和袁天成的滔天恶行告知于她!

  爬至街边己经四下无人,想必这深夜又是下雨的原故,竟然只有远处有几个星星点点的人物,她想喊却随之而来的是一身疼痛!无人能施以援手!当她竭尽全力爬到靠近夏家公馆之时,一个恶魔的身影迎面而来,抬头一望那是—王丽萍!

  原来,惊慌失措的王丽萍和袁天成捅杀黎妈之后,清醒理智之后她不放心掩埋现场,于是,又立刻带着藏于布袋之中铁锹从家里调头而返。

  亲们,支持一下新人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