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第二十二章 惺惺作态?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若夕bartha 2133 2015-07-15 01:01:04

    袁宝,二十岁了,己经二十岁了!的确是该订亲的年纪了!有了媳妇,他也不至于让人这般费心罢!但是,谁又愿意做一个傻子的媳妇?他又转念一想,袁家有筹码!袁家有家财万贯!哪个穷苦的姑娘,不愿意做少奶奶享尽荣华福贵的?儿子看中谁是抬举了她!他一厢情愿地想着!

  若真有谁敢不从,他定是不给她好果子吃的!

  夏草,夏草?

  袁天成在嘴里念叨了两次,摇摇头,觉得夏草的年纪未免小了点?怎么说,她也是夏重光的第五个女儿,他又如何会同意?若以权霸强迫,对夏重光是万万不能的!这些年,费尽心机地在他面前装得人模人样,顾念兄弟情义的面具,这样一来,这面具就会被戳穿!显然,这是因小失大!不管是为了私欲还是商业利益,这张面具还是万万摘不得地!

  香叶,长相秀美,从小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为了生计,从十二岁便来到袁家做丫鬟,想想来了也有三年有余了吧?这几年,她对袁宝几个的生活、习性也基本了解!只是,她是下人,家境自然是贫寒了些,不过,袁宝看她的眼神,似乎不同于美云或是以前那些被气走的丫鬟!

  索性?就将这香叶嫁与袁宝如何?想罢,他将杨柳叫至楼上,商议对策。

  杨柳,身为袁宝的继母!这一听说袁宝要娶媳妇,首先想到的是摆脱了这个累赘,自然是满心欢喜的答应张罗婚事。想来,这二十年,虽有下人和奶娘供来使唤,但难免有时候,也要她这个继母为他的饮食起居操心劳肺。

  听罢袁天成的想法,她立刻吩咐美云去唤来了香叶。

  香叶抱着恐惶不安的心,怯怯地走了来,只见老爷和太太正一脸严肃地坐于正房。

  她心里不由得有一阵凉意闪过,低低问到:“老爷、太太,您们有何吩咐?”

  没有回应,只闻咳!咳!两声,美云连忙将空盆端上递与袁天成跟前,袁天成端起桌上的水杯,漱了几口水,漱完几口后,袁天成便摆摆手,示意美云和其他下人等全部退下。

  “香叶啊,说说,你在袁家这几年,袁家待你如何?”袁天成旁敲侧击地问到。

  “老---爷,您这般问?是不是香叶哪儿做错了,您是不是想赶香叶走?”香叶唯唯喏喏地低头问到。

  “香叶,袁家待你如何,你只管说来便是!放心,我们没有赶你走的意思。”杨柳向她使了使眼色,提示她有话尽管说出来。

  “老爷和太太,对香叶都一直很是照顾,香叶也很感激!只是,香叶还要照顾年迈的爷爷奶奶,没了袁家,香叶也无去可去啊!所以,无论如何,老爷别赶香叶走啊!”香叶跪地恳求到,显然,她还不相信太太的话。只是想到,今天老爷和太太这般严肃,叫她这样的下人来谈话,能有什么好事?

  “没有赶你走的意思!你多心了!对了,你的爷爷奶奶身体如何?”袁天成难得对下人温柔地问话。

  “身体不如从前,但还算明朗,谢谢老爷太太关心!”香叶更是有些不安地、受宠若惊地低头回应到。

  老爷和太太又如何会关心起下人的生活了?

  “那就好!这么着吧,明日,叫你爷爷来袁家走一趟,我想与你爷爷商议一下你和袁宝的婚事!”袁天成轻描淡写地说到。

  听老爷这一句,老爷就这样将自己的婚姻给定了?香叶脑子里突然一阵眩晕,摊倒在地!

  她只是从嘴里吐出几个字:“婚--事?婚---事?袁宝?我和他?”

  “是啊!香叶,你没听错!你有福了!老爷让你来当袁家大少奶奶!哪个下人,会有如此殊荣?也只有你香叶一人而己!你还不快谢谢老爷!”杨柳一副蔑视的神色。

  嫁给袁宝?那是捆绑一辈子!给袁家做一辈子牛马!除了金钱上的优越之外,其他的都将是地狱!就单说这袁宝的习性,对下人不是动手动脚,就是非打即骂!如果嫁与他,作为一个疯傻之人,他会做出什么疯癫之事来,又有谁能预测?虽然她目不识丁,但这其中的利弊,她还是十分明白的!

  “不!老爷!我不嫁!我不能嫁!求求您!”香叶跪地哭到。

  “怎么!你还不知好歹!要不是你对袁宝的生活起居大至了解,我能选中你?选中你,是你的福气!”袁天成一副自傲的表情,加了些许愤怒!说完,他便拂袖而去!

  在他心里想到的是:钱能大过天!他又何偿知道别人心里所想?

  “好了!香叶!别不识抬举!这两日你就休息一下,明日唤你爷爷来选个日子,娶你过门!”杨柳斜眼看了一眼哭得梨花带雨的香叶,转眼又朝屋外唤到:“美云!扶香叶下去罢!”

  美云不知何故,只是同情地搀扶起哭泣的香叶,朝屋外走去,也不便过问何事,只是帮她擦了擦眼泪,安慰了几句。

  当晚,袁天成当着下人的面,问起袁宝,娶香叶为妻可好?袁宝傻笑了几声,而后作答——那自然是好!下人才知道香叶哭泣的原由!才纷纷议论开来。

  袁家两位姨太太见香叶一整日在哭哭啼啼!却讽刺起来了,说我们一个是舞女,一个是艺妓!不过就混了个姨太太来当,你香叶长本事了,一个下人,倒混了个大少奶奶来了!你还有何委屈可哭?不过是惺惺作态罢了!

  当晚,香叶肿着双目离开了袁家,走之时,只是说回去禀告爷爷明日上袁家的事。

  这晚,月亮大,而且白!

  夏草此时正躲在袁家后山的池子边,眼睛骨碌乱转,左顾右盼!

  怎么姨娘还没来?

  今日不是瞧着她出去了么?

  那她怎么可能不来这池子边上会袁大伯?

  原来,至从上回在树上无意瞧见王丽萍的身影后,她便常常悄悄地一人来这池子边上盯稍!后来,果真又瞧见袁大伯和姨娘在此拥抱!今日,见王丽萍又是夜不归宿,她便又在猜测,姨娘是否又来了这里?于是,她今日又特来盯稍!

  香叶朝着袁家的后山,缓缓地前行着,前方的树林高大而又威猛,她擦了擦红肿的双眼,定定地望了望每日这必经之路,突然,眼前茂盛的树林仿佛变作一团鬼魅之影朝她袭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