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第二十九章 黎明前的较量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若夕bartha 2050 2015-07-23 00:38:30

    果不出所料,他真的又犯事了?他瞪着袁天成反问到:“你怎么知道?哥,你是不是又出事了?”

  这一问,袁天成才感觉到方才似乎有些唐突,好像被弟弟看出了破绽?今夜这事,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是万万不能让他知道的,若他知道,定然不会因为顾念亲情而违心地履行他的职责!

  想罢,他警觉起来,脸色微红,故作镇定的脸上微微抽动两下,躲闪其词地:“唉!瞧你说的,我这个哥哥就这么爱惹事生非了?看你面有难色,我不过就是问问,关心关心你罢了!”

  袁天佑望了望他的阴情不定的脸,不以为然地反问到:“是吗?若真如你说的,我就放心了!”

  显然,袁天成的回答并没有完全打消他对他的担忧。他仍然有些不安地坐在客厅,蹙着眉想着袁天成方才的问话神情紧张似有所隐瞒?做了十几年的警察,某些细节是逃不过他的职业觉察力和反应的!

  这么多年了,又有多少事是他暗地帮他摆平的?袁天成只知道,请李槐武力解决了不少事,然后再拿出他这个弟弟当挡箭牌!他不会知道,有多少倔强的、有主见的商人并不吃他那一套,准备和他继续抗战到底,就算两败俱伤也要反抗他的嚣张气焰!结果,都是他这个弟弟拿出安抚人心的方式,劝其休战,慰其心志,才得以让他哥哥无后顾无忧心安理得的达到他某些赚钱的目的!他不会知道,为了他,他帮他擦了多少次屁股!

  “那是当然!瞧你的气色,是不是遇到什么棘手的案子了?”袁天成换成一副笑容可掬的神情试探性地问到。因为袁天佑的反常,让心虚的他无时无刻地不在心里慌张着。

  “一桩命案!”

  沉重地吐出了几个字,袁天佑抬头不安地、仔细端祥着袁天成面色,他似乎正在捕捉他哥哥脸上的每一个神情!虽然,杀人这事,他不希望与他哥哥有什么牵连,但是,为了经商他使尽各种手段无恶不作,使他不得不将此事马上与他联系起来了!

  “什么?命案?人死了还是没死?谁杀的?”袁天成沉住气,心却提到了嗓子口,一连串几个提问!毕竟杀人这事他还是亲手第一次干!他必须确定黎妈是死是活,或者并未死,而是跑去报案了?

  “死了!正因为死了,所以成了命案!”

  听袁天佑说出了这几句话,他心里如落千斤重石。回想,他们在杀黎妈的时候,没有留下任何的杀人工具,仅有的刀片也被他后来扔进了池子深处,血衣也被大雨冲洗得不留任何痕迹。在此之前也没有任何人证,所以,只要黎妈死了,此案就一定成了一桩迷案!

  想完,他抬起手佯装着回到:“这杀人的事,是人命关天的事!你得好好查!好好查!竟闹出人命这等事!太残忍了!对了,明天,明天出货我就叫李槐派人去,你放心去查案!去查案!”

  是啊,人都死了,证据没有找到,又如何将这杀人的事与自己的亲哥哥联系起来?袁天佑不安地摇了摇头,心如重负地拾起茶几上的帽子,安然地点点头离去了。

  从他警惕的眼神到他轻松地拿着帽子离去的时候,袁天成确定,刚才的装腔作势对他这个忠厚正义的弟弟是很管用的!

  第二日,雾气未散,天色灰朦朦的一片,天还没有大亮。袁天成让小工们将货物装上车之后,伴随着李槐的手下在车经过陈记大染房的时候,便又停了下来,他不动声色地将陈源东和陈记的几位小工们被迫拉上货车,将去海关码头进行他那逆天的出货交易。

  上海西外滩码头,小工们正在如火如佘地忙着将大箱子布匹搬上船舶,订货商李乔的几位验货员也井然有序地清点货物,时不时将箱子打开来瞧上几眼,粗粗地检查了一番,李乔公司的经理人便与陈源东经过盖章签字之后,完成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交易!

  船离开之后,袁天成心满意足地接过陈源东递过来的全数尾款,头也不抬地数着手中的新币,边说边抽出一小叠新币准备递给那一脸无奈、默不作声的陈源东的手中:“陈老板,你可以带着你的人走了!记住了,下次有李乔的生意,都交由我精品染业来做!你只负责签单就好!”

  陈源东挡住了那只伸过来的手,僵硬着脸淡淡地张口说到:“袁老板,这钱还是算了吧!我只求出货的质量上都是经过牢牢把关的!毕竟,这是以我陈记的名义去签约的合同!无论如何,陈记的名誉不能毁于一旦!这是我唯一有所求的!”

  袁天成听罢,收回那一小叠钱,廉不知耻地笑到:“那这钱,我就收了,就当做答应了你的要求!”

  “那么,还请袁老板记住自己的承诺!别把人太逼急了!”陈源东振振有词地、一词一句地恳求到。

  袁天成一阵阴笑,更加肆无忌惮:“陈老板,如果你如此不放心,下次你来生产,我只收钱,你看如何?”

  见袁天成扬了扬手,李槐的手下便凶神恶煞地用枪杆子对准了陈源东。

  那张脸,怎么就这般狰狞?似豺狼虎豹一般,陈源东稍稍退了一小步,拱手连连朝袁天成:“袁老板,我并非有冒犯之意!今日之事,怪我多嘴!”

  “行了!我袁天成做事,不是没有分寸,这些报酬原是给你的,你不见好就收,还罗嗦什么?滚!”

  陈源东见势头不对,连忙带着几位小工怏怏地迅速离去了!

  袁天成满脸得意地数着一叠叠新币,经过刚才验货商打开那几个箱子的时候,担心劣质产品被检验出问题的时候,他觉得,担心赚不到钱的慌张情绪要远远高于杀死黎妈时的心情更加混乱。他第一次发现,杀死一个人在他赚钱的机会面前,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腐蚀的心,会在违背道德的双手之下,源源不断地产量出更多的沾满铜臭和腐朽味的金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