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第十五章 是她吗?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若夕bartha 1895 2015-07-01 00:55:50

  感谢感谢大家的关注,更感谢收藏和推荐的亲们!谢谢。

  还好,没有被人发现!

  臭紫珠!坏紫珠!

  明天,我看你还怎么得意!

  黎妈闻见前房有开门的声响,便在里屋唤到:“五小姐,五小姐,是你吗?奶娘都找你好一会儿了,你去哪儿了?”

  “没事儿,就一个人玩了会,奶妈,拉链是不是布啊?”小脑袋丝毫没有忘记纠结那个:到底拉链是不是布的问题,于是,随口问到。

  “怎么突然一回来,就问这么奇怪的问题?”黎妈走到夏草跟前,帮她理了理凌乱的头发,轻轻摸了摸她的头。

  “小傻瓜,拉链当然不是布做的啊!”只见院子里一名长像俊秀、圆头圆脑的男孩故做一本正经地回到。

  喔,我说呢,怎么布那么难剪啊!

  “啊,袁彦哥哥!秀玲姐姐!我正等你们呢!”闻得熟悉的声音,夏草连忙探出半个身子,高兴地朝他们叫到。

  “好啊!那咱们就出发吧!去老地方!”男孩子眼光里焕着光彩,开怀地嚷到。

  原来,他便是袁彦,今年十岁!是袁天成的弟弟-袁天佑的儿子!

  “咦?今天,那个讨厌鬼没有跟来啊?太好了耶!”夏草一脸的轻松模样嚷到。

  “什么嘛!我哥哥就有那么讨厌吗?”袁秀玲皱着眉头,红着小脸叫到。

  (袁秀玲:袁天成的现任三姨太-李利之女,今年八岁)

  “他就是讨厌鬼!讨厌鬼!就是讨厌鬼!”夏草故意调皮地抬高了几个分贝叫到。

  袁秀玲听罢,只是气得鼓着两个腮帮子,说不出一句话来!

  没错!就是讨厌鬼!

  那么大了,还跟小孩玩!

  常常耍赖也就算了!

  还要抢我东西吃!

  更可恶的是:还时常摸我的小屁股!

  一百句草泥皮玛又从脑前飞奔而过!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还要不要去玩啊?”袁彦有些不耐烦了,她们两个,想想常常一字半句就吵得不可开交,就像冬瓜配白菜—乱搭!

  黎妈见他们三个兴高采烈的,自然也安心,叮嘱几句后便瞅着他们蹦蹦跳跳地出了大门。

  袁家后山,是一片葱绿茂盛的小树林。

  小树林,像一把浑然天成的大伞,遮挡烈日的同时,还时不时撒下一阵阵清凉来。柳树轻轻地摆动着柔软的柳枝,就像一个美少女在偏偏起舞。

  这里飞鸟成群,是鸟的乐园,更是夏草的乐园,每每被姨娘打骂过后,她总是和奶娘,或者和小伙伴来这里逛上一逛,才有少许的放松。

  三人嘻戏玩乐,无限快乐。夏草又像往日一样,和袁彦一起爬上了一棵高大又枝丫繁多的椿树,秀玲则胆小地在下面眼巴巴地望着他们,嘴里念念有词,“你们可别摔着了!摔着了,我可就隐瞒不住你们爬树的事啦!”

  “放心啦,我们就是猴子,爬惯了!”“我们哪次摔了呀?胆小鬼!”袁彦和夏草应口同声地应到。

  正坐在树丫上玩得兴起之时,突然,在远处的小池边,她发现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正在亲腻的拥抱。

  咦,那不是姨娘吗?

  他怎么和袁大伯在一起?

  他们那是干什么?

  不对!姨娘不是和姐姐们出去了么?

  这里是她么?

  啊,好像好羞啊!

  见她眼神异样,脸色微红,好似一副娇羞的模样,袁彦问到:“草儿,你怎么啦?”

  “没什么啦,我就是要回去了啦!”夏草抖动着小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如何说出口。

  因为不过七岁,她实在不明白,他们那是在干什么?她又是不是姨娘呢?现在,她只想迫切地先回家,看看几个姐姐是否和姨娘一起回来了?

  谁都不知道树林的那一边,袁天成搂着王丽萍正在窃窃私语。

  “天成,再过几日,就又要开始选下一任的商会会长了,重光也要回来了,恐怕这几日我们不方便再见面了!”王丽萍的头发有些凌乱,散乱的发丝遮挡住了半边白皙的脸。

  “放心吧,我们的事,无人知晓!就算有人发现了,又有哪个敢将我袁天成的事抖出去的?只要在重光回来之前,我们还是可以见的!”袁天成冷笑一声,阴阴地回到,似乎觉得整个上海都将是他的天下。

  “可是,这商会会长的位置,你都坐了六年了,还会一直坐下去么?”王丽萍忧心地问到。

  “我不是不知道,他们对我这个商会会长的位置,窥探己久!巴不得我早点下台!他们心里的小九九,无非是想多赚点钱!如果换了重光来做,红利自然给得多些。而我呢?给他们红利少了,他们也不敢多要!说到底,这个商会会长,只要重光不争,谁都没有资格来与我争!就是争了,也是白争!”袁天成若有所思地说到。

  在上海,丝绸和棉的巨头是夏家,染业巨头是袁家。所以,以他们的影响力来说,商会会长这个位置,夏袁两家定是当之无愧!

  “他不争,是因为他常常外出,没有精力来打理!你别以为他是为了你们兄弟情份,就不争了!你更别以为他前几年不争,现在就不争了?”王丽萍推开袁天成,面色凝忧。

  一语惊醒梦中人,袁天成心想,他夏重光这样四处奔波,为的又是什么?再与世无争的人,不会和钱、权过不去的!这之中也一定包括了夏重光!他就不相信,他再刚正不阿,能不爱钱财?

  “我也不是没有想过,现在是非常时期,要打点的,我还是依旧没有放松啊!”袁天成叹到,停顿片刻,又问到:“对了,上次那个单子,情况究竟怎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