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第十章 百日晏就算了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若夕bartha 1571 2015-03-12 22:31:57

  “娘?!你不曾打过我!”紫珠眼神万般委屈又不解地盯着王丽萍。

  “娘只是想教育你要懂礼尊长!”在大家好奇的注视下,王丽萍感觉自己失手,马上缓下神情柔柔地说到。

  祥嫂听罢急急出来解围,走上前去拉过紫珠,低低的:“大小姐,想必是你娘的心情不佳,莫怪!你随我来,跟妹妹们去玩。”

  紫珠满脸委屈地随祥嫂朝西房走去。

  夏重光见此举虽有不解,却是只字不语,倒是袁天成看罢忙劝慰:“丽萍妹子,孩子不懂事,能够理解!”

  王丽萍只见袁天成避开众人目光,朝她挑眉弄眼,她接到信息的理解是:众人面前,注意方寸。

  看罢,立刻掩饰地闪出一脸牵强的笑:“就恐兄长怪罪,竟然兄长不怪罪,自然就好!”

  老太太白霜此时正被小巧搀扶着迈出了睡房,在祖先牌位前拜过之后便吩咐小巧随她进了灵堂,燃起一柱香,口中念念有词:“君如,叫我白发人送你黑发人,可怜啊!孩子,你就放心的去吧。”

  然后又若视无睹地经过人群,缓缓离去。

  夏重光看罢,立即尾随其后,照顾着送她进了睡房,吩咐小巧退下。

  “重光啊,我看紫珠和紫晴这两个孩子,和她母亲不关是长得极像,就连性格也像啊!至于紫依和紫圆,倒是像你。”白霜虽然很少和这几个孙女接触,但却是明眼人,心里像明镜似的。

  “娘,你倒是看得真切,紫珠与紫晴的确刁钻任性,没有想到您会看得这般清楚。”。

  “你别看娘平时很少出门与你们接触,自己的孙女我能不了解么?唉,这么多年了,娘也妥协了,她们虽不是男孩之身,但也是夏家的骨血,我能不动容么?我只希望他们五个,能和睦相处才是!”白霜有些担忧。

  “您老想得真远,您肯定在想,夏草是否以后会受姐姐们的气了?”夏重光疑惑。

  “我哪能不知,如果像丽萍的脾气,夏草以后定不好受,君如在生的时候,丽萍做的种种我不是不知道啊!君如虽生的是女娃,可也是为我夏家生产而死的,唉!”白霜不由得怜惜起叶君如来,更怜惜还在襁褓里的孩子。

  “娘,我就知道您一向是个通情达理的母亲,不会因为君如生女而心生怨气!不过,您多虑了,毕竟孩子们还小。再说了,我将夏草己交与黎妈来照看,您放心就是了!”夏重光安抚心善的母亲的时候,自己心里的担忧还是有的,但转念一想,夏草不与紫珠几个同一个奶娘,相处的机会自然少些,纠纷自然也要少些。

  “娘就是有些不放心,丽萍那边一直娇纵,任何事你也不敢与她说,只是顾忌她的感受,我知道你由着她,多半原由是因王家有恩于我们夏家,所以处处忍让她。”白霜放下拐杖,预备往床上躺去。

  夏重光连忙拉开蚊帐,扶着白霜的半个身子向床上倒去。

  “娘,这女人一闹,心烦!您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气,所以由着她罢。我倒不是怕她,只是也考虑到她会因此更加迁怒君如罢。”夏重光的无奈不仅仅是因为夏王两家渊源,更是因为和王丽萍生活了多年,自然了解她的本性。

  “嗯!对了,夏草这百日宴恐也就只差几日了?我先提议,这百日宴就算了,如何?”白霜似有所思,突然想起。

  “娘,您有何顾虑么?”他疑惑,从娘的言语之中听出她并非因夏草是女而心生反感,何来连百日宴都免了?

  “这对夏草未尝不好!其一:想想丽萍,本来就对夏草心生怨恨。其二,这君如刚过,这日子不见好啊!其三:我们夏家连生五女,也免了让好事之人看笑话不是?”白霜耸了耸身子,一脸的坚定。

  “娘,您提醒的正是!我想来也觉得不妥啊!那就照您的吩咐去办!”夏重光幡然大悟,连连点头。

  “好了,今日娘就与你聊到这儿。明日君如下葬,你好生去送送她,我要睡了!”白霜眯上眼睛,疲惫扬在脸上,夏重光知道母亲这身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了。他悄悄地拉下拉下蚊帐便退下去。

  此时,几个孩子立在奶奶的门外,纷纷瞧屋内情况,却不敢进得屋去。

  其实,白霜对他们几个来说,是陌生而又敬威的,她们只觉得这个常年大门不迈的奶奶傲慢又严肃,很少与人说话,也只是逢年过节,偶尔和她们亲近一些。

  瞧见夏重光正要出来,几个孩子立刻跑得没了踪影,瞧着他们的父亲进了书房,她们又在老太太门外乱瞅瞅。

  灵堂后门,袁天成与王丽萍在悄声细语,只是此时,该散去的人也都散去,除了一些长工们在忙上忙下,谁也没有工夫来顾及其他。

  “天成,近日重光未曾出远门,你行事千万小心!”王丽萍贼眉鼠眼似的,左顾右盼,突然瞧见夏重光走至灵堂,于是马上朝袁天成使了使眼色,两人便立刻默契地从灵堂后方散了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