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第十一章 太太去哪里了?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若夕bartha 1753 2015-03-12 22:31:57

  “爹爹,我饿了,我要吃饭!我要吃馒头!我要吃包子!”袁宝瞧见袁天成过来,嚷到。

  袁宝天生胃口极好,能吃能睡,一日不是三餐,而是不定时不定量随时想吃就要吃,这大概也是袁家从小将他当宝,宠他所致。

  “你这孩子,方才吃过,这就饿了!好了,你随我回去。”袁天成欲拉起袁宝的手,未曾想他竟挣脱父亲的手,不忘记跑去抱了那叶君如的遗照,且口中念念有词:“要抱美女,要抱美女!”

  袁天成看罢,硬是掰开了袁宝那肥胖的双手,抢下遗相,放入灵位之上。

  在场的宾客看罢,也不敢再放肆大笑,自知这袁天成也不是好惹的鸟,所以只是掩面偷笑。

  谁人不知,这精品染业的老板爱财如命,又天霸一方,黑白两道通吃的?凭着他的心狠手辣,又有多少染业被他用非人手段挤跨的?所以,大家甚是不敢明里得罪于他的。

  今日,因为儿子袁宝出门丢丑,染业的巨头也似夹着他那高傲的尾巴,悄然离去的。

  黎妈抱着孩子,万分悲痛,两行清泪默默顺着脸颊而下,滴在夏草那稚嫩的小脸上,却见睡着的夏草是那般娴静而美丽,她悄悄地拭泪而望。

  夏重光将一切尽收眼底,他的心里何尝不是苦楚横生,这么多年他一直爱着君如,如今,她归去,他的心也如同和她去了一般。这几年,虽有王丽萍陪伴左右,但至从他嫁入夏家以后,无不彰显出她的嚣张跋扈,而原本仅剩下的那点爱,也是在她害死君如那一刻荡然无存了。现在,除了责任,便只有感恩了!

  “黎妈,您起来,我来吧。”夏重光抱起夏草,捏了捏她的小脸蛋。

  黎妈起身,站与夏重光身边。

  吊念的宾客来去一波又一波。

  天色渐晚,宾客散尽,那般繁琐景像才算是停息下来。

  清静的夜,留下一口孤独的棺木置于灵堂之中,似有一股阴气飘散而来,王丽萍不禁打了一个冷战,只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直涌而上,经过这无人的灵堂,她可一刻也不敢停留。

  路过渐暗的院子走向西房,一只不知道从哪里的野猫,穿过花盆,清脆的一声响,盆落花碎!吓得王丽萍一声尖叫,猫儿闻声立刻纹丝不动的、警觉地蹲于盆景之下。此时,却有一阵莫名的风朝她迎面吹来,她定眼一看,却不见任何身影。

  此时,王丽萍脑袋所想:鬼啊!莫非是叶君如她阴魂不散?想想方才经过灵堂,就感觉阴森得恐怖!想罢,于是吓得两腿哆嗦着后退,然后心虑地在口中念念有词:“我并不想害你的,是你自己咎由自取的!”

  “是太太么?!”为夏草换过尿布的黎妈恰巧经过,问到。

  黎妈这一问,那只黑色野猫倒是突然叫出了声来!而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窜而去。

  王丽萍这才发现,原来是这只野猫在作祟。她拍着胸部连连应到:“可把我吓坏了!黎妈,你要是早些来就好了!”

  “太太,今晚没有月亮,小心一些!我送您过去。”黎妈柔声说到。

  太太为何总在晚上,常常一个人走这院子?这是黎妈一直不解地方。虽然,这个四合院式的公馆很大,但太太的西房更是不小,那里有独立的厨房、睡房、客厅、餐厅、洗手间以及储物间,上下两层,空间极大。

  所以,如果晚上硬要经过这院子,那只有三个地方,一个是:去到老太太的南房;但老太太有小巧照顾一日三餐,太太白天都极少过去瞧瞧,何谈晚上?第二个地方:西房对面的偏房;那是二姨太的房间,她更是不会去的。第三个地方:那便是走向外面的铁门。

  只有西房旁边的东房,那是大小姐紫珠和二小姐紫晴房间,也是太太最常去的地方,但它却是紧挨着西房的,它无需经过院子,只需直接经过走廊便可到达的。

  那三小姐和四小姐还小,就随太太睡西房的二楼,方便经常照看,那么太太更是无需跑向这院子的。

  思来想去,太太常跑这院子,莫非是外出了?太太又怎会晚上外出呢?

  也许今晚是去了南房罢?南房偏老,是祖上留下的房子,里面除了日常生活该有的以外,还设有灵堂。也因为是祖上的房子,所以,白老太太从来都以那儿为中心,竟使是夏国宗己去,她也未曾想过离开那里,而择地居住的。于是,夏重光又分别在原地建起了西房、东房以及偏房,形成一个四合院的结构。

  将王丽萍送至西房,只见夏重光正从东房出来,他瞧见王丽萍道:“丽萍,你方才去了哪里?紫圆正在闹脾气,我好不容易哄她睡下了!”

  “重光,我就是去了一下灵堂,方才却未见有人守灵,您快快安排一下,叫谁去守灵?”言语之间夏重光却未曾发现,王丽萍心虚的眼神左右慌张闪动。

  想到刚才至外回来的那一幕,她仍心有余悸,乍料那硕大的灵堂却无人守灵?真让人慎得慌。

  如喜欢此文,就请收藏推荐!您的支持是我的动力!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