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第四章 赐名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若夕bartha 1782 2015-03-12 22:31:56

  夏重光驾车随何源处取药,想到叶君如的遭遇和再生女婴的事,不由得垂头丧气:“唉,想想我夏家两代单传,到我这代生五女却无一子,莫非到我这一代就要断了香火?”

  “先生,生男生女,不可强求,此事也要讲究个机缘。再说了今非昔比,女子也能继承家业!想想我们那一代女子不可上学堂,只能待字闺中,近十几年来女子也照样可以上洋学堂了!您说是与不是?”

  “何先生说的倒也正确,缘份如此,我也不再强求了,现在只希望她们母女平安就好。”。

  何源的劝慰让夏重光有些释然。

  秋雨一搭没一搭的从大变小,再从小变大,让这条原来不算宽的马路积水暴升,走过的车身激起高高的水柱朝车身两边喷射而去,前面的雨刷忙得不可开交也无法赶上大雨的肆意狂泼,车前朦浓,路面变得更滑,他驾着车缓缓前行。

  在赶回夏家的时候,路上已经没有半个人影,时间不早了,雨下的有些小了。

  在夏家明亮的街灯下,管家张根和小六子正在门口等待老爷,看车子缓缓开来,小六子连忙撑起雨伞立在雨中等候。

  未下到车来,他就在车内问到,“二姨太可好?”

  小六子一边忙着拉开车门,一边回到:“听黎妈说未见得好,身体很是虚弱。孩子倒很康健,睡得很香,有七斤二两重呢!”

  夏重光嗯了一声,随之朝偏房走去。未进得偏房,隔着窗户却闻黎妈抱着婴儿,口中念念有词:“我的好小姐,想来你的母亲那般的苦,在怀你的时候吃不好,睡不好,倒是生下你来这般的健康。真是天可怜见,菩萨保佑了!”

  夏重光没说什么,干咳了两声进到屋里去,黎妈连忙起身,慌忙改口:“老爷,您看这孩子,多漂亮!脸蛋和眼睛,像极了她的母亲!”

  他站在床前瞧了一眼叶君如,见她正在熟睡,并未叫醒,从黎妈手中接过孩子看了两眼,然后放在叶君如的身边,朝黎妈瞄了两眼示意:“黎妈,请随我来,我有话要同你说。”

  黎妈毕恭毕敬地随老爷进了旁边的客厅,问到:“老爷,您有何吩咐?”

  “黎妈,这些药是给二姨太调养身子的,您务必仔细了!另有两味药是百年灵芝和人参,我去跟太太要来,你再配与二姨太每日服用,此次二姨太难产,己经不能再生育了!如若调养不当,还恐有生命危险!”细声地叮嘱黎妈,再叮嘱了用法和用量的方法。

  “老爷,二姨太当真不能再生育了么?”

  难道夏家生子真的无望得子了?

  “唉,这就是命,二姨太身子向来不好,数次流产,这次又难产,能救得命来己然是大幸了!记住,此事定勿与二姨太提起,否则她又要伤心了!”

  “老爷,二姨太身体遭殃的事太太若要问起,我想还是不要与她说的好!”心细的黎妈一想,太太若是知道二姨太不能生育,定会对她变本加厉。

  夏重光不自觉地自责:“唉,这一年来我也看在眼里了,自知君如的日子不好过,我常忙于生意,多亏有您一直用心照料。”

  “老爷,虽然我们不是二姨太的贴身佣人,但二姨太对待我们也从没当下人看过,我们偶有烫伤摔伤的,二姨太也是关怀备至的照顾,作为下人我照顾好她,本是理所应当!”黎妈感激涕零地擦了一把眼泪。

  夏重光是个明白人,至从王丽萍答应君如进夏家,不过是希望她帮我夏家添子,如今君如又生了个女儿,且又再无生育能力,想来她是更不会将她放在眼里的!起身叹到:“您说的我未曾没有想过,只是,这百年灵芝都是太太收着,数量并不多了,也并不好寻,人参倒未那么讲究,倒是她王家这百年灵芝倒不少见。要问这灵芝这事,必得跟她说个明白才是啊!”

  权衡再三,他觉得救人更为重要,先就不再考虑什么个人荣辱了。

  “重光!重光!”

  门外一声声的叫着的,是王丽萍的声音。黎妈闻罢,连忙接过话题:“老爷,如此这般,还是二姨太的身子要紧了。老奴下去了,这就煎药去了!”

  夏重光在内房长长的嗯了一声,起身向外走去,门外王丽萍徘徊,神色怪异:“重光啊,我生四女,四小姐取名叫作紫圆,只可惜这叶君如又生一女,何来得子?这又该叫做什么?还需老爷赐名才是!”

  “你对名字如此有饶有兴致,索性你去取罢!”

  夏重光心情自然不悦,敢情就是来抱怨君如生了个女儿吗?因为紫圆的名字,现在她倒想着来将君如一军?因为向来帮夏家子孙取名,祖规是:夏家老祖或夏家上一辈来取子孙的姓名,这就说来如若白老太太不取,自然是轮到夏重光来取。

  “我来取名,也不是不可!毕竟老太太不问世事,又大门不出,现在您又来授权与我,那我作为夏家的太太,也并非不能取,只不过这事,我还是问过叶君如吧。”哪想,这王丽萍听过夏重光的一席气话,把矛头指向了叶君如,当真跑去了偏房。

  还没进门槛,就扯高气扬鼓着嗓子嚷着:“叶君如,老爷要我赐名于五丫头,你看如何?”。

  五丫头?这夏家上上下下,又有谁敢黎老爷的孩子是丫头,除了她王丽萍而己。她自己生的就唤作小姐,我生的倒成丫头?简单的两个字,都能知道孩子的地位。她想:而今我产下的是女儿,未能帮夏家续得香火,自然有愧,自然是可悲。如若她说是老爷要她来取名,她又是太太,我若不同意,这又把老爷的尊言放在何处?我若答应,又说是我破了祖宗的规矩。这是左右不对头,所以她才故意跑来问我?为了孩子,索性就随了她的愿,让她取罢。

  想罢,她虚弱地细声应到:“太太,尊照老爷的吩咐,还是您来赐名吧!”

  “那,就叫夏草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