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第二章 蔓草滋生

叛逆的夏草之缘定三生 若夕bartha 1605 2015-03-12 22:31:56

  “何大夫,里面请吧!”黎妈领着何源跨入房内,房内几个丫鬟纷纷退下。

  偏房前面,一位发髻高高盘起,紫色祺袍将妙曼身姿包裹着玲珑有致的女子,她举手投足之间透着少许温婉韵味,面容虽然秀丽,却看着非为善类的标志:她有一个鹰勾鼻。这为她的秀色抹上了重重的一脸阴晦。她,便是夏家大太太王丽萍!一个功于心计而又心狠手辣的女人!

  见到何源,便远远起身急急嚷到:“唉哟,何大夫啊,您可把我等急了!快,一定帮我保住少爷!”

  少爷,当然要保住!至于床上那个女人的生死,对她来说那当然是轻于鸿毛。

  “太太,您别急,请若干等人全部退下吧,留下黎妈即可!“

  只见床单红了一大片,血液染红了粉色被子的大半个角,鲜红色的看着有些心惊肉跳的紧。床上躺着的是一个披头散女但面容绝娇的女人,散乱的黑发很凌乱的扎进了女子的樱红嘴角里,痛苦,却掩盖不住她散发出光彩夺目的姿色,双目紧闭中让人突生一股怜惜之心,何源望了几眼面色闪过一阵婉惜,知道这情况不容乐观,他急急放下药箱一边叫到。

  王丽萍与贴身丫鬟桃红闻罢退出房内,临出门前仍旧有些不放心的叮嘱:“何大夫,请务必帮我们夏家保后啊!拜托了!“

  “定当尽力而为!夫人请放心!黎妈,请马上准备一大盆沸腾两次以上的开水!”何源放下药箱,麻利的取出相应工具,一边急急头也不回地低头撕着纱布。

  门外,王丽萍却仍然喋喋不休,双目微闭,望天双手合一:“老天爷啊,请千万保夏家少爷平安降生啊!“

  身边的下人桃红憋了好一会儿,忙着顺势安慰:“太太,夏家吉人天像,就冲太太您这份诚心,老天爷也定会让小少爷平安降生的!“

  “呃!对了,老爷回来了吗?!紫晴她们几个呢?“

  “回复太太,几位小姐被管家叫了去,去了正房正要安排入睡。老爷那边,刚才小六子来报,大约还要一个时晨才能赶回来。这会儿小六子又去接老爷了!”门外的丫鬟青云缓缓回到。(小六子:夏家长工,夏重光的贴身佣人。)

  原来,夏重光因为生意去了苏州,这会听说夏家少爷要降生正往家赶。而夏家四位小姐:大小姐夏紫珠,二小姐夏紫晴、三小姐夏紫依、四小姐夏紫圆。大的不过十岁,小的不过三岁,都分别由奶妈祥嫂和几个丫鬟照看。

  想来王丽萍未嫁入夏家之前,也是王家的大小姐,家族的纺布生意也是越做越大,虽不能与夏家相提并论,但夏家与王家也是颇有渊源,据说王丽萍的爷爷王大桥当年在夏家做管家,有一年夏家纺织厂无故起大火,眼看大火将要吞噬掉整个仓库,当时王大桥为了保住夏家的仓库,竟带着几个下人生生纵入火海,经过近两个时晨的生死营救,终于保住了夏家三分之二的库存,也因此保住了夏家的产业。待大火完全熄灭,王大桥己然倒在仓库全身烧燋而死。

  当年,此事被登上了报纸的头条,王大桥的忠义之举轰动全城,王家的声誉也顺势望风而涨。王大桥的儿子王金贵抓住机会在夏家的资助下自立门户,又因为夏家对他感恩在生意上多有照顾,王家的产业也因此做得顺风顺水,水张船高。

  此时,夏重光不过十一二岁,王丽萍也不过十岁,两人也算是亲梅竹马。因此从小夏重光的父亲夏国宗和王丽萍的父亲王金贵,就给二人订下了婚约。

  所以,身为旺族的夏重光,为何多年不敢迎娶二房,第一是因为夏王两家的渊源;第二是因为成亲的当晚夏重光曾许诺不娶二房;第三是则是屈于对太太刁钻任性。

  虽然,夏重光与叶君如相苟且近十年,也未曾提过把叶君如娶进夏家做妾,直到去年王丽萍发现自己再无生育,迫于家族压力才答应把怀孕的叶君如接回夏家再续香火。

  当年,王丽萍生大女儿的时候,夏家上下首得千金自然高兴,故取名紫珠,珍贵如珠之意,后来,没曾想到这王丽萍接二连三都分别生下女儿,当生下第四个又是女儿的时候,夏家有些不高兴了,故取名紫圆。紫圆:就是圆夏家之子的说法。

  王丽萍这会还正在西房打着她的小算盘,心想着,就算这会儿她生的是少爷,我还是正房,虽然四次生育的都是女儿但倒都是嫡出,不是二姨太庶出,终究还是自家的--金贵得很!

  “呃,明月、采云、青云你们都散了吧,去看看几位小姐,这初夏的蚊虫到处飞舞,去帮小姐点上熏香,熏熏蚊子。”王丽萍扬起手在空中摆了摆,仿佛这般就能驱赶蚊虫。

  “是!太太!”几位丫鬟应允着跑开了。

  见着黎妈上下跑了两趟,守候在门外的桃红不禁问到:“黎妈,二姨太情况如何?”

  “二姨太醒过来了,有救了!”黎妈急急端着热水朝偏房走去,面带喜色。

  “回太太,二姨太醒过来了!”桃红进到西房见太太正在烧香祈拜,她轻声回报。

  “谢天谢地!”王丽萍放下香烛,一脸轻松,起身和桃红朝偏房走去。

  此时,屋外淅淅沥沥地漂起了小雨,外面的拉车也渐渐散去,小六子冒着小雨冲进院子叫到:“老爷回来了!老爷回来了!”说完拿起雨具向外跑去。

  一个穿着黑色中山装身形壮硕高大的男子,踏着一双湿透了的帆布鞋推开了大院的门,手里的中号皮箱被轻而易举将它拎得老高,顺着手的摆动而来回摆动,坚毅的脸上荡漾着喜色,眼睛柔和的穿过大院直射里面的屋子。

  他,回来了,经过几个月的商政打拼,又一次来回展转。他就是夏家唯一的独子夏重光!

  小六子这一叫,给正在屋内的叶君如来带了无尽的力量,终于在声嘶力竭的努力之下,一声婴儿的啼哭冲破了夜的寂静。

  “啊,生啦!生啦!君如!君如!”

  夏重光被小六子接过手中的皮箱,刚一听到小孩的啼哭,立刻嘴里一边叫着,一边欣喜地朝偏房一路狂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