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耳之格之痴心不悔

第十二章 助唱的事情被发现了

一耳之格之痴心不悔 琉璃绳索 2554 2016-03-06 08:28:46

  然后他们从安全通道出去了,欧阳雨泽当然不能忘记把文耳带走。

  “你们都来了,我怎么没看见你们”文耳兴奋的说

  “因为我们和你躲的一样隐秘”霍斯这是第一次和文耳看玩笑。

  “我们去哪呢?”文耳问他们还不忘看高格一眼,那一眼包含着怀念等情绪吧。

  “当然是去欢愉了,我们去好好喝一杯”雨泽说,文耳的心咯噔一下,然后她就开始坐立不安。高格他们聊着天,然后回头看文耳一眼。文耳现在的心里特别慌张根本没有注意到高格看她,到了欢愉的门口。

  “哥,我头疼我想先回家了”文耳看着霍斯说。

  “没事吧,不舒服就让司机送你回去吧”霍斯看的出她不喜欢这里,也就同意了。

  “文耳,你留下来陪陪我吧,就剩我一个人了”萧晴上前拉住文耳说,你要回去,我偏不让。

  “就是啊,好不容易聚一下,妹子就留下来吧”雨泽也不愿意让她走。

  “你们是上天派来玩我的吧”文耳在心里骂他们180遍。霍斯他们三个人在前边走,文耳被萧晴牵着在后边进去。

  “耳朵,你今晚有事不是不来的吗”调酒师向她打着招呼。霍斯皱着眉回头看她,就看见酒吧经理匆匆忙忙的赶过来。

  “耳朵,你来了太好了;好多老板都点名让你唱歌”说着不顾文耳的惊恐的表情把她拽走了;然后就把她推到台上。文耳在这里有自己的特权,自己想唱什么就唱什么,今天她唱了一首王菲的《致青春》,然后又赢了大家的要求唱的是《街角的祝福》。霍斯坐在那特别生气,他当时接纳文耳是想努力帮她向好的方面发展,虽然他很少过问她的事情,是因为他知道她每天都很安分。他同意高格让她一个小姑娘一直做清洁工是因为他想磨砺一下她的性格。他曾经以为他这个妹妹很叛逆,十几岁就自己退学、私奔,但当他看见到她这半年多的表现早已经摆脱了那种评价,可是今天他所有的厌恶又重新回到了心里。高格和欧阳雨泽在那坐着什么话都没有说,他们对她也很失望。

  “姐夫,你是不是给文耳的工资太少了呀,她需要卖唱赚钱了”萧晴火上浇油的说。

  “萧晴你少说两句吧”雨泽训斥她说

文耳唱完歌提心吊胆的想他们走过来,还没等走到地方听见。

  “陪我喝一杯,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一个染着绿颜色头发的男人拉住文耳说。

  “走开”文耳用力推了一般那个绿发少年。

  “装什么清高,不是为了钱你上这唱什么,怎么,怕爷给不起钱是吗”绿发少年把酒杯放在文耳面前。

  “滚开”欧阳雨泽推开那个绿发少年,拽着文耳就走。

  “去哪”文耳问

  “你家”雨泽说

  “我哥他们去哪了”文耳继续问

  “你家”

  “我哥特别生气吧”文耳没底气的问

  “我也很生气,缺钱你可以找我要;你是不需要我们多管闲事对吗”雨泽很生气的说

  “对不起”文耳说

  “这句话留着和你哥说吧,他最生气了”说完这句话他们就没有说话直到到了文耳家。

  “二哥,我哥很生气吧”文耳心虚的问了一句

  “你现在直到害怕了”雨泽没好气的说。

  “吃过药吗”雨泽问她

  “什么?”文耳看着她

  “没吃过就好”雨泽也不知道择机怎么就不往好的方向想。

  他们走进屋里看见霍斯和高格都坐在沙发上,一脸严霜。

  “哥”文耳走到霍斯面前叫了一声。

  “收拾东西,明天就回家去吧”霍斯直接就赶她走了,根本就没有给她什么争辩的机会。

  “我在那只是唱歌,其余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请你相信我”文耳的泪水簌簌的往下流,她现在的心情不能表达。

  “老霍,年轻的时候谁没犯过错,不在去不就行了吗”雨泽帮她求情说。

  “我工作上比较忙,我没那么多时间看着你,我不能对你和二姨不负责任;你还是回去吧,让二姨他们好好管教你”霍斯无动于衷的说。

  “我不用谁看着,我又没干什么,这房子我不住了,你也别管我在哪”文耳赌气的说

  “好,这是你说的;你现在给我滚出去”霍斯快被她气死了。文耳听他这么说就准备往外走被雨泽拉住了。

  “你这丫头也太不懂事了,快点和你哥道歉”雨泽说

  “你管不着,离我远点”文耳说。雨泽也真是被她气到了,松开了手。文耳就准备想外走,却被人大力拽了回来,然后坐倒在地上。她抬头看见了高格。

  “你说你除了唱歌什么都没有做,所以你没有错;大家都冤枉你了是吗?在欢愉唱歌的人那么多我们干什么非要冤枉你,霍斯是不正常吗,被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气的胸闷难受,你以为谁都愿意管你吗?如果你不是霍斯的妹妹雨泽会管你,霍斯会理你?文耳你有良心吗?”高格说。文耳看着高格,她知道自己太任性了,这里所有关心自己的人都被自己伤害了。

  “你还想再A市的话就住这个公寓,直到你有能力买房子,不需要住这为止;也算是我做哥哥的一份心意,以后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也管不了”霍斯说着就想往外走。

  “哥,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你别不管我”文耳拽住霍斯的裤子。

  “是我管不了”霍斯头都没回,然后拽开自己的裤子,看来是气的不轻。文耳看到霍斯如此失望也特别后悔,开始哭了起来。

  高格一把把文耳从地上拽起来推到霍斯的身上说“你这当哥哥的还管不了自己的妹妹了,我觉得你现在就应该暴打她一顿,然后关她几天禁闭”

  “不给她饭吃,不给她水喝”雨泽帮腔说

  “你们就这么对待自己妹妹来的”霍斯扶助文耳说

  “我是没有妹妹,如果有她,要是犯错我就这么惩罚她”雨泽笑笑

  “哥,你打我一顿吧,但不要不管我好不好;我刚来A城的时候,我以为你一定会请我吃顿饭,然后把我遣送会老家的,但是你没有,你顾及了我的自尊和骄傲,那是几年之后我第一次感觉生活还有亮光”文耳抱住霍斯说,这是她第一次对霍斯表露自己的感激,她是一个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

  “好了,别哭了”霍斯抱抱文耳,然后帮她擦掉泪水。

  “以后不许再去那里唱歌了”霍斯说

  “恩,可是我答应说唱三个月的,合同都签了”文耳弱弱的说。

  “交给我们吧”雨泽说。

  “我的妹妹不就是你们的妹妹吗,雨泽我就把文耳交给你罚了”霍斯笑笑的对雨泽说

  “你知道我一直都是唱白脸的,黑脸都是高格,你还是把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他吧”雨泽趁机说。

  “那高格我们就把文耳交给你罚了,一定要她深刻的认识自己的错误,无论是你打她一顿还是关她禁闭或者不给饭吃我们都没有意见,留口气就行”霍斯笑着说,然后就准备回家了。

  “不用这么狠吧”文耳嘴里嘀咕着

  “你觉得狠吗,那是你不了解高格”雨泽哈哈大笑,然后也准备走。

  “把萧晴给我送回去”高格对雨泽说

  “姐夫,你不走吗”萧晴看完戏之后终于说话了

  “我先不走,让雨泽送你回家;好好休息”高格摸摸萧晴的头说

  “姐夫,再见”萧晴乖巧的说。他们都离开了,高格去关上门。他一回头,文耳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她的脑海里还回荡着雨泽的那句话。

  “你觉得狠吗,那是你不了解高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