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南特蒂斯十二殿

第二十二章:条件

南特蒂斯十二殿 南夜 2576 2014-01-03 20:08:03

  金泽亚的车不愧是法拉利,尽管我已经坐了好多次了,仍旧不停的感叹。

我撑着下巴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听着金泽亚叽里呱啦讲一大堆家里的事,我基本没听进去。

嗯。。。皇甫幻真的要跟我谈谈关于幸运币的事吗?他有办法帮我拿回幸运币吗?为什么会突然帮我?他说的条件是什么?我想得头都快爆了就是想不通啊。

“我最喜欢喝的是巧克力牛奶奶茶,记得是牛奶奶茶哦,幻哥他们永远都记不住的!哼,一点也不关心我嘛。”金泽亚的絮絮叨叨终于引起了我的注意。

咦?他居然在说自己的兴趣爱好耶!这不就是社长要求我做的事吗?一时兴起,我正准备问金泽亚关于他其他的事,他突然蹦出来的一句话让我怔住了:

“小羽,那个幸运币可以先不要回来吗?”

我愣愣地看着他,有些无法理解他说出这句话的用意。

“怎么了?”我疑惑地问。

“唔。。。”金泽亚开着车,皱起了眉头,红润的嘴唇也嘟了起来。他似乎有点纠结,有点犹豫,最终还是舒展了眉头。他侧过头,表情有一点认真,对我说:“可能,六月他拿你的幸运币也是有原因的吧。”

原因?难道不是因为他的恶劣品质吗?

“小羽,你不要看六月平常嘴巴很坏,其实他心肠很好的!虽然表面上总是会打你骂你,不过朋友一有难他就会过来帮忙。我总觉得六月拿幸运币不是因为好玩啦。”

金泽亚难得能说出一番认真的话来,我也仔细的听着。

“那他是因为什么呢?”

“唔。。。”金泽亚之前那副纠结犹豫的样子又出现了,他忧心地看着我,“我说了,你不要告诉六月是我说的哦。”

我眨眨眼,立马点点头。

“六月他很可怜的,还很小的时候他的妈妈就去国外再也没有回来过了。他从小就没有妈妈的疼爱,只有他爸爸在管教他。有时候他一个人我看得出来他很想念他的妈妈。”金泽亚是个很感情丰富的人,说了两句眼眶就有点红了。

想不到司马炽看起来大大咧咧,那么恶劣的一个人,童年居然是这样孤独的。那么他拿我的幸运币。。。是为了许愿?

“六月他拿小羽的幸运币一定是为了许愿,希望他的妈妈能早点回来吧。”金泽亚放慢了车速,语气带着一点恳求,对我说,“小羽,你可以把幸运币先借给六月吗?我保证,他许完愿一定会还给你的!”

金泽亚这么单纯的一个人都能看出六月的心事,看来十二殿的感情真的是很好啊。

“嗯!好。”我用力地点点,答应了。

很快就到了宫殿,我下了车,望着这富丽堂皇的宫殿,心跳快得难以想象。这是第二次了啊,第二次看见我都这么紧张,过两天住进去心脏还不得爆掉啊。

“小羽,我先进去了,不会偷听你们讲话的!”金泽亚在车里向我挥挥手,下了一个保证。

我无奈地笑笑,很傻很天真啊这孩子。我向他挥挥手,看着他的车驶进了大门。

。。。。

现在是秋天,六点左右基本天都黑了,而且温度比较低也是这个时候。秋风只吹得大树、小树在瑟瑟发抖,把我的脸蛋吹得冰冰冷,估计我的鼻子也被吹得红彤彤的。

我搓着双手,走来走去的,来回踱踌脚步声在静谧的四周显得如此清晰,与其说是频繁紧凑,不如说是杂乱自由独奏。

  嘶。。。。。。好冷呀!我看了看手表,都快7:00了,搞什么啊,明明约了我还迟到!

  看着宫殿灯火通明,我在这里忍受饥饿之苦,我都有股想冲进去的想法了。

  这时,宫殿的大门打开了,我欣喜地看见远处的皇甫幻穿着一身简单的休闲服,向我走了过来。

  他一头银发被秋风肆意扰乱,紫水晶般的双眸依旧是不变的冷漠。

  他走到我面前,一言不发地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于是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过了一会儿,我忍不住想说话,皇甫幻突然抬起手,一条黑色的绳子从他的手中掉下,悬挂在绳子上的硬币在折射出冷硬的光。

  啊!是我的幸运币!我看着幸运币在我面前荡漾着,我激动地想去抓住,可是他的微微向上,避开了我的手。

  我扑了一个空,觉得有点奇怪,收回了手,疑惑的看着他,什么意思?

  皇甫幻凝视着我,那双紫眸仿佛有了魔力,牢牢的吸引了我,甚至让我感觉头有一阵选晕。他僵硬的嘴角竟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他居然在笑,可是我却感觉不到一星半点的善意,甚至有一丝不安。

  “想要回的你幸运币吗?”皇甫幻开口说话了,声音平静的一点起伏也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点懂他那个笑的含义了,是讽刺。

  “你的条件是什么?”我小心翼翼的问。

  皇甫幻收回幸运币,握在手里,转过身背对着我。我看着他的背影,闻到了飘来的清凉的薄荷味。

  他会提出什么条件呢?

  “我知道你是校长选中要住进宫殿的人,他现在已经被革职了,你可以选择拒绝。”风中传来他淡淡的一句话。

  我怔了怔,这句话的意思是。。。“你。。。。这是你的条件?”

  “对,”他转过身来,紫眸深处都透出深深的寒意,“你不要天真的以为接近我们,利用我们你就可以顺利进入宫殿,想都不要想,我厌倦了你们女人这一套。”

  我的双手有些颤抖,目光微颤,难以置信地盯着他。他在说什么?接近?利用?我什么这么做过了?

  “我从来就没有这样的念头。。。我。。。”

  等一下,似乎我怎么解释都无法抹去我来到南特蒂斯就是为了盗取他们资料的事实。可是我现在和他们相处根本就没有那样的念头啊,只是偶尔忽然会想起。

  可恶,要怎么解释?

  “你如果没有,会一开始就瞒着我们你要住进宫殿的事吗?呵,你真有手段啊,连我都蒙蔽了。”皇甫幻冷笑了一声,有些自嘲。

  现在,在皇甫幻的眼里我就一个为了住进宫殿死不要脸吸引他们注意的人了。我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为什么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呢?

  “你不是一直在帮我吗,旧教学楼、楼梯口、大街上。。。”

  “忘掉那些无聊的事吧,”皇甫幻不耐烦地打断了我,“怎么样,答不答应?”

  我低垂着头,刘海儿遮住了大半张脸,我沉默着。

似乎我并不甘心就这么拿回幸运币,换句话说,我现在一点想要回幸运币的念头都没有。皇甫幻变化得太快了,快到我都慌了手脚。加上金泽亚的恳求:

“六月他拿小羽的幸运币一定是为了许愿,希望他的妈妈能早点回来吧。”金泽亚放慢了车速,语气带着一点恳求,对我说,“小羽,你可以把幸运币先借给六月吗?我保证,他许完愿一定会还给你的!”

  。。。。

  良久,我摇了摇头。

  皇甫幻瞬间冰冷气场大开,冰冷的让我有种窒息的感觉:“果然,你们这些穷人为了钱还真是不择手段,这幸运币是想祈祷飞上枝头变凤凰吗?”

  他说完,看也不看我一眼,返回了宫殿。

  我呆呆地愣在原地,我明白了,为什么约我的时候有莫名的讽刺笑容,还有他出现的时候也是刚才的笑。从头到尾的笑都是一个含义。

  好冷,冷得像置身于北极,狂风暴雪卷席而来,一瞬间全身冰冷。

  我这是怎么了?

------------------------------------------------------------------

各位亲如果喜欢我的文的话,就加油推荐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