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南特蒂斯十二殿

第二十章:宫殿

南特蒂斯十二殿 南夜 2547 2013-12-28 20:02:02

  我刚出了教学楼,就看到好多人都围在前面,发出一阵阵哗然声。怎么了?我经过几个人的旁边,听到她们说:

“那辆红色跑车好炫哦!”

“重点是白分院的五月殿下跑到我们这里来了耶!”

。。。。。。

红色跑车?五月?我有些疑惑,一辆车就吸引这么多人吗?我从人群堆里挤进去,刚站稳就听到一个人在大声地喊我。

“小羽!小羽!这边哦!”

我抬头往声源处望去,一个有着金色碎发,脸颊旁带着好看的酒窝,琥珀色的眸子闪亮闪亮的,他站在他那俩红色的法拉利旁边,双手做喇叭状,喊完我的名字,使劲地朝我挥手,活像看到一个看到妈妈来接他的幼稚园小孩。

等一下,那个人居然是金泽亚!?

为什么,这不到五米的距离他要用喊的,而且还是大喊?拜他所赐,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我身上来了,诧异的、羡慕的、嫉妒的。。。。。。应有尽有!

我顶着众人的目光,硬着头皮快速朝金泽亚走去。

“泽亚,怎么回事啊,你来干嘛?”我压低声音,非常震惊地问道。

“来接你回家啊!”金泽亚眨了眨他那琥珀色的眼睛。

“回家?”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回谁家?”

“宫殿!”

哈?!!我差点一口气没顺上来憋死,宫殿什么时候成我家了?不对,等一下,为什么要接我回去啊?

“你是怎么知道我这个星期要去宫殿住的啊?”我瞪起眼睛,问道。

“是校长通知我们的,我好开心啊,可以和小羽住在一起!所以我提前来接小羽了!”金泽亚笑嘻嘻的。

天!我快晕死了!

“泽亚,你还是回去吧,我下个星期才去。”不拖到最后一天,决不罢休啊!“咳咳,具体原因就别问了,我还不太适应啦。”

金泽亚听了我的回答后,有点失望,他嘟起嘴有点遗憾的样子说:“好吧,不过我还是送你回宿舍吧!”

额。。。。。。再拒绝的话好像会更伤他的心啊。无奈之下,我只好答应了。

然后就坐着拉风的法拉利和金泽亚离开了。

哈,我估摸着明天的头版头条就是“五月殿下现身黑分院只为接特招生朴旋羽”了!

  。。。。。。

  月色朦胧,刚走到宫殿门口的三月成宥铭的手机就响了,他拿起手机看见来电显示时,褐色的眸子闪过一丝惊异,他抿了抿唇,接听:“喂,您好,理事长。”

  似乎有了一分钟,凉风吹过,褐色的秀发在眸子前轻飘,他的惊异从眼中传到了脸上却又渐渐恢复平静,“好的理事长,我会转告他们的。”

  挂了电话以后,成宥铭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无奈,“这下麻烦了。”

  他收起电话,走进了宫殿。

  宫殿。

  “有个女孩要跟我一起住?!真的假的?”加长版的真皮大沙发旁靠着一个穿休闲装的少年,枯黄色的头发一如既往地乱糟糟,海蓝色的眸子中尽是惊愕,握着挂在脖子上的硬币都傻掉了。

  “你说什么?”戴着眼镜看书的皇甫幻放下了书,摘掉了眼镜,皱紧了眉头看着刚进门的成宥铭。

  成宥铭微微一笑,走到沙发前坐下,温和地说:“是的,刚才理事长通知我了,有个女孩要和我们一起住在宫殿。幻,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滚蛋!那群老头是疯了吗?这种无聊的把戏是怎么回事啊?”司马炽揉着他那原本就乱糟糟的头发,表现出来的就是完全不掩饰的厌烦,“对了,幻哥你早就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皇甫幻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把书合上,重重地放在了旁边,脸上的冷得都结成了一层冰:“呵,看来有老头子给他撑腰,他倒是不听我的劝告了。”

  如果校长当腻了,他倒是可以考虑把这校长撤掉!

  “那个女孩是谁啊?”司马炽终于问到了重点。

  皇甫幻和成宥铭对视了一眼,成宥铭看向司马炽,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来了:“是黑分院的特招生,朴旋羽。”

  “砰!”

  突如其来的一阵响声,让两人都吓了一跳,回神一看时,司马炽居然一屁股摔在了地上!而本人却坐在地上傻掉了。

  “六月,你没事吧?”成宥铭走过去扶了他一把。

  司马炽坐好以后,还是有些难以置信,“朴旋羽?那条咸鱼?天,怎么会是她啊?”

  一旁的皇甫幻没有说话,在听到朴旋羽三个字时,他也很惊讶,只是紫眸的冰霜越凝越厚,周遭散发出了阵阵寒意。他冷笑了一声,站起来往楼上走去。

  关注着他的成宥铭早已注意到了皇甫幻态度的转变,褐色的眸子流离着别样的暗光。

  “我回来了!”宫殿大门被推开,金发少年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一蹦一跳地进来了。

  “五月,你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成宥铭关切的问道。

  金泽亚挠挠头,白皙的脸上是好看的红晕:“我送小羽回宿舍去了。”

  “小羽?”司马炽听到这个称呼面部有些怪异,他站了起来,狐疑地看着他问,“你说的该不会是咸鱼吧?”

  “咸鱼?”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的金泽亚还不太清楚是谁,他眨眨眼睛,很无辜地说,“我没有去见咸鱼啊,我又不喜欢吃咸鱼。”

  “噗——”

  司马炽一下子就笑喷了。不知道为什么,从金泽亚嘴里经过加工,他就觉得特别好笑。

  成宥铭没好气地拍了司马炽一下,笑着对金泽亚说:“六月说的。。。。。。咸鱼,就是小羽。”

  “咦,原来是这样啊。”金泽亚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随后就摆出了一副苦瓜脸,“我本来今天就可以接小羽回来住了,可是她说要准备几天,星期五才搬来呢。”

  司马炽一听他的话,立刻冲到他面前拽住了他的衣领,瞪大了双眼:“金泽亚!你疯掉了吗?什么时候允许有人和我们一起住了,还是个女生!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休想让她踏进我们的宫殿半步!”

  金泽亚似乎被气势汹汹的司马炽吓到了,水润的大眼睛惊恐地眨了两下,说起话来也结结巴巴的:“为。。。。。。为什么啊!我想让,想让小羽和我们。。。。。。我们一起住的啊。”

  “嗯,我也赞同。”成宥铭在一旁拉开了司马炽笑眯眯地和金泽亚站在了同一战线上。

  “三哥。。。。。。”金泽亚的眼眶中浸满了泪水,看着和他站在一起的成宥铭,感动得一塌糊涂。

  “三哥!你凑什么热闹啊,一个金泽亚就够烦了!”司马炽看这情形都要崩溃了,无奈人多力量大,他一个人斗不过两个人,一气之下甩手走人,“懒得和你们说!”

  看着司马炽走了以后,成宥铭才想起问金泽亚:“五月,你是怎么知道小羽要住进来的事?”

  金泽亚老老实实的回答:“是理事长打电话告诉我的。”

  理事长打电话?成宥铭这才觉得事情有点奇怪,居然亲自打电话来了两次!难道他要亲自通知十二殿的每个人吗?那么其他人应该也受到了电话。。。。。。那么为什么皇甫幻和司马炽却没有呢?难道是他们和朴旋羽常接触的原因吗?

  真是令人费解。成宥铭想得头都有点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很少来这里说下话呢,首先我要先说声抱歉啊,这个省略号的问题,我实在是搞不定了,一发出来就变成了句号。。。。。。

然后就是大家快点推荐收藏吧!!多多益善啊,评论评论,我一定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