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南特蒂斯十二殿

第十九章:撞见慎宁

南特蒂斯十二殿 南夜 2015 2013-12-27 20:21:41

  “你怎么会在这里!?”慎宁扯下耳机,一副完全无法理解的模样向我走过来。

“额,我。。。。。。”虽然迟早要向他们解释我来这里的原因,可是我还是有点忐忑不安啊。

“我什么,快说!”慎宁瞪着眼睛,冷冷道。

“臭小子,我是你姐哎!怎么说话呢?”我壮起胆子,装模作样地当起姐姐来了。

慎宁冷哼了一声,丝毫不把我放在眼里:“是吗,按道理我那所谓的姐姐此时应该在淩川一中上课呢吧,怎么会突然穿着南特蒂斯的校服出现在这里呢?”

“我。。。。。。”我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了。

“该不会那所谓的二年级特招生就是你吧?原来不是同名同姓啊。”慎宁拉下帽子,冷冷的讽刺着我。

我低头不说话,原来他们听说了啊,居然以为是同名同姓。

慎宁绕着我走了一圈,站在了我身后,背对着我:“朴旋羽,你敢骗我?”此时慎宁的声音变得轻柔无比。

我惊恐地抬起头,不会吧,他要生气了!连忙转过身,抓住了慎宁的胳膊,惊慌地说:“不,不是啊,我没有想要骗你啊!”哥哥和慎宁发起飙来都超级恐怖的,不敢惹啊!

“好,我叫哥哥过来,一起听听你的解释。”慎宁瞥了我一眼,还真打算掏出手机打电话叫哥哥过来。

“不要啊!”一时情急我抱住了慎宁,死活不让他打电话,哭丧着脸求他,“不要啊,慎宁,算我求你了!”

哥哥知道的话一定会暴走的!

“放开我。”慎宁的脸黑了一层。

“哦。。。。。。”我蔫蔫地放开了他。

“我可以不和哥说,但是你要说实话。”慎宁看着我,淡淡道。

我艰难的点点头,全盘托出,呜呜呜。。。。。。社长要是知道我这么轻易的就背叛了他,他一定会用教鞭抽死我的!

慎宁听完后,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漆黑的眸子闪过了几丝不明的意味,他抿着双唇道:“你是说,你一直掩饰自己的成绩上淩川?”

我点点头,老实道:“嗯,虽然南特蒂斯免学费,可是生活费供不起我三个待在南特蒂斯的。”真受不了,吃个饭都几百块的。还好社长帮我办了一张卡可以吃上三年,就这点靠谱了他。

慎宁沉默地盯着我看,我以为他会说出什么煽情的话来,结果从嘴里蹦出一句话:“蠢死了!”

我垂下头,抽搐着嘴角,我怎么会以为他会说感人的话呢?

“这件事先不要告诉哥,调查十二殿的事你干你的,我当没看见。你要想办法躲着哥。”慎宁缓缓道,眼中一点波澜都没有,“还有,不要跟我们认亲。”

“为什么?”我疑惑的问。

“不为什么。”慎宁说完,就塞上耳机戴上衣帽,准备走了。

我翻翻白眼,这还像个弟弟吗?一点也不可爱!

“啊,对了,”跑了几步的慎宁回过头来说,“二月和八月的事你不用调查,省的白费力气。”没等我发问,他就跑远了。

省得白费力气?什么意思?我摇摇头,不想了,往教学楼走去。

。。。。。。

树影婆娑,晨风吹过树梢,梧桐树后悄悄地出现了两个人影。看着远去的少女,小声地说着悄悄话:

“那是特招生朴旋羽。”

“那是慎宁。”

“他们是什么关系?”二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慎宁接近女孩了。”

两人伸出食指放在唇前,做着禁声手势:“嘘——不能说。”

。。。。。。。

晚自习课上。

“你知道吗,六月亲卫队的队长今天没有来学校哦。”

“咦,是吗?为什么我不知道耶。”

附近两个女生在聊天,聊起六月亲卫队的事,我一下子敏感起来,竖起耳朵听着。

“好像被强制退学了,具体原因不太清楚。”

“退学?!不会吧,她可是队长啊,到底出了什么事啊?”

“上周五她们去找朴旋羽的麻烦了,你知道吧?把朴旋羽整惨了。”

“这个全校都知道了呀,她真是活该,谁让她惹到六月殿下。咦,你提到这个,难道六月亲卫队队长是因为她的缘故才被退学的吗?”

“很多人都这么猜呢,不仅是那个队长,包括一起整朴旋羽的四个女生也被退学了。真是让人费解。”

。。。。。。

听了一半她们的对话,我皱起了眉头。她们全部都被退学了?这是谁干的?虽然这挺解气的,不过被南特蒂斯退学了,还会有学校要吗?

“叮铃铃铃。。。。。。”这时晚自习的下课铃打响了,我叹了一口气,不打算理这件事了,收拾好了书包正准备离开教室,司马炽就挎着书包走到 我面前,海蓝色的眸子尽是轻蔑,他嗤笑着:

“怎么,在那群女生的攻势下,你还活着呢?”

我一愣,随即想起刚刚她们谈到六月亲卫队欺负我的事。原来他知道有人欺负我,我还以为他不知情的,顿时,一股火就从心里涌出来了。

“呵,没想到你能做出这种卑鄙的事。”我冷冷地看着他。

说不定,那些人就是受他的指使!真是太过分了。

司马炽听了我的话以后愣了一下,皱起了眉头,口气有些不满:“喂,朴咸鱼,你以为是我指使她们的吗?”

“除了你还有谁!”我冷笑一声,正准备他身边绕过,但是他一伸手拦住了我。

司马炽板着脸,海蓝色的眸子闪烁着精光:“我告诉你朴旋羽,我司马炽可不是那种无耻的人,你惹到我,我会亲自对付你,不需要去指使那些女人!”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这是什么意思,他就这么正大光明地在我面前说这个吗?逅!我翻翻白眼,真够了。

周围的同学似乎注意到我们,都非常关注我的一举一动,竖着耳朵偷听我们说话。

我看了看他们,压低声音说:“不是你最好,但是我不会就这么被你整的!”说完,我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