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南特蒂斯十二殿

第十三章:受够了

南特蒂斯十二殿 南夜 2501 2013-12-06 20:00:03

  图书馆里一片寂静,窗外的色彩渐渐沉寂。天边隐约闪烁着,似乎是星星浮出来了。

我们就这么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大眼瞪小眼的,最后还是他突然灿烂地笑起来了,像太阳一样,照亮了这一片天地。

“我们真有缘分呢,居然会一起锁在图书馆里呢!”他好像很开心,笑弯了双眼。

。。。。。。呵呵,当然有缘分了。我的目光从他的脸下滑,定格在他的名牌上,这一看不得了了,我差点尖叫,那上面写的是什么啊!

五月!

再次回到他那张非人哉的脸上,我感慨万分,果然长得帅的人一定是十二殿的。

原来我丢了幸运币也不是值得烦恼的事啊,我还是照样在三天内遇见十二殿中的四位殿下,Lucky!话说待了一下午我居然现在才知道原来图书馆还有另一个人存在。

眼前的五月殿下跨过一地的书,走到我面前,笑吟吟地伸出手自我介绍:“我是五月,叫做金泽亚,这么有缘,那我们做朋友吧!”

哈?!有缘就可以做朋友啦?一瞬间我真相了,这位殿下是个天然呆。

“呵呵呵。。。。。好呀好呀,荣幸之至啊!”我毫不矜持地地握住他的手,笑得非常友善,“我叫做朴旋羽,殿下可以叫我小羽的。”

“好啊,你也可以叫我的名字。。。。。。嗯。。。。。。叫我泽亚也可以的!”五月殿下金泽亚水亮的琥珀色双眸眨着眨着,丝毫不觉得会电到人。

“啊!”刚说完话,他好像意识到什么似的,瞪大眼睛看着我,“你叫做朴旋羽啊?”

他骤然握紧的手让我吓一跳,结结巴巴地说,“是,是啊,有问题吗?”喂喂,该不会又要叫我朴咸鱼吧?

“啊~~我知道你哦,是黑分院的特招生呢,真厉害!”金泽亚双眼闪亮闪亮的,双手握紧我的手,一脸的崇拜。

“哈哈哈。。。。。。没有啦。”我很有节操地脸红了。

等等,他既然是十二殿的,那么我就可以告司马炽一状了!

“额。。。。。。那个,泽亚,”我很勉强地叫了他名字,晕,刚见面就要这样亲密啊?“我告诉你哦,把我们锁在这里的是六月司马炽!他很过分的,把我们锁了一下午啊,我还没吃午饭呢,饿死我了!”

金泽亚听了我的话,瞪大了眼睛,把手收了回去,很震惊的样子,“你说是六月?”

“对啊对啊,我亲眼看见的!”我信誓旦旦地说。

金泽亚皱起了眉头,气鼓鼓的,脸都红了,“太过分了,六月怎么可以这样呢!”

“就是就是!”

“大家都是同学一场,应该互相帮助啊,更何况我和他还是好朋友呢!”

“就是就是!”

“回去一定要让幻哥好好教训他!”

“就是就。。。。。。哎??”我停下了附和,傻愣愣地看着金泽亚,回去让幻哥教训他?啊?正常人不应该说“等我回去他死定了”或者是“看我回去不好好教训他”的吗?为什么是“回去一定要让幻哥好好教训他”?

我揉了揉头发,不太理解地问:“你不打他?”

金泽亚低下头,白皙的脸上出现了红晕,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打不过他的。”

“咳!”我被呛了一下。

OKOK。。。。。。看来找错人了。

。。。。。。。

夜幕降临,点点繁星在深蓝的天空中点缀着诗情画意。月光洋洋洒洒地挥下,铺了一地的银纱。

三位神色匆匆的少年在校园路上奔跑着。

“啊,突然发现没把车开来真是罪过,从白分院跑到西图书馆很远耶!”司马炽奔跑过程中还不忘念念碎。

“你闭嘴吧,五月出了什么事,你等着见他的家长吧。”皇甫幻在身旁寒着脸说了一句,让司马炽立刻闭上了聒噪的嘴。

“六月你这次过分了,且不说五月了,里面还有一个女生呢,居然这么对待一个女生,真是失礼。”三月成宥铭面色也不善,他责备道。

司马炽被二位说得垂头丧气的,心里恨死了那个叫做朴咸鱼的女生,最好别让再惹到他!

终于赶到了西图书馆,司马炽急忙掏出钥匙打开门,大门被猛地推开,三人冲进去,看到眼前的情景都愣住了。

金泽亚和朴旋羽都趴在了书桌上睡着了,馆里一片寂静,只有恬静的呼吸声。

三人走上前去,司马炽急忙趴下看了看金泽亚,看他面色红润睡的正香就安心了。皇甫幻站在一旁,瞥见旁边的朴旋羽,目光闪烁了一下。

窗外的月光淡淡地洒在她的脸上,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了剪影,不是很美艳的脸蛋却是那么恬静淡雅。

朴旋羽。。。。。。皇甫幻这才记起这个名字。

成宥铭帮司马炽把熟睡的金泽亚背到背上,看到趴在桌上的女孩,轻声问了一句:“幻,这个女孩怎么办?”

皇甫幻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图书馆:“不用管。”

。。。。。。

两天后,我握紧了拳头,顶着满头的十字路口,冲进了体育馆,找到了刚打完篮球正在喝水的混蛋。

“司、马、炽!”我咬牙切齿得一字一顿地叫着他的名字,死死瞪着他。

我真是受够了!这几天我总是遭受他各种各样的报复,这些都不论了,单单是我在图书馆睡了一晚上没人叫我已经够让我窝火了!最后还是我趁天还没亮,走了好久才回到宿舍。我腰酸背痛了一整天啊。

最可恶的是他还留了个纸条给我,说这才刚刚开始!

“咸鱼,你不要总是缠着我,就算是我最忠实的粉丝也不会像你一样二十四小时死缠烂打的。”司马炽轻蔑地瞥了我一眼,拿起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汗。

“司马炽!做人不能这样的!”我双手叉着腰大吼。

“我不需要你教我做人的道理。”司马炽白了我一眼。

“是你先抢走了我的幸运币,还三番两次地整我!就算我不小心说错了哪句话,你也不可以这样对我吧!”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讨厌我!

“你若是不侮辱我,我也不会整你,归根结底,是你自己在造孽!”

司马炽似乎不想再和我吵下去了,把毛巾扔在了一边,往观众席走去。

侮辱?难道说我给他一大把硬币就是侮辱他吗?我急忙跟了上去,“好吧,如果之前是我的错,那么我道歉。但是你快点把我的幸运币还给我!”

司马炽停住了脚步,不耐烦地问道:“这个破硬币到底有什么好的啊,还是穿了一个洞的。”他把手伸进领子里拽出一根黑绳,在绳子上来回晃动的不正是我的幸运币吗!

“你居然还把它戴在身上!”我攥紧了拳头,小宇宙都快爆发了。

“正好有一个洞啊,戴着也方便,你不是叫它幸运币吗,正好我戴着,看看我的运气好不好呗。”他嗤笑了一声,在观众席的一个位置上收拾好了挎包,准备走人。

“不准走!”我张开双手拦住他,胸口因愤怒而起伏着。

司马炽眯起了他那双海蓝色的眼眸,弯下腰靠近我,近得我连他脸上细细的汗珠都看得一清二楚。

“咸鱼,别惹我。”他轻轻吐出几个字,眼中闪过几道危险的精光。

我被吓到了,愣在了原地。

司马炽直起身子,面无表情地从我身边过去了。

该死的。。。。。。这样子,我的幸运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