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第五十五章我要守护你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雪子 2748 2018-10-06 09:32:12

  听雨躺下了,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她很想念自己的家人,很想回到父母身边,又想起自己的救命恩人,穿越后自己在这里的义父义母,还有三个哥哥,知他们考上举人了,家里是怎样为他们庆贺的?但他俩会试准备得怎样?还有徐家药铺,还有那个跟自己一起办学堂教书的许三妹,她还在药铺打工吗?有没有再成家呢?听周卓越说,他已经替自己给义父义母报了平安,两个老人是否会为自己身处险境久久不归而焦急,他们一定会着急上火吧?

  翻来覆去的,想了又想,直到四更天了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早晨吃过饭,听雨吩咐几个红姐跟罗嫂好好哄着小星玩耍,自己要去继续赶着做衣服了。刚出屋门,却见周卓越走了过来,看到听雨的倦容,关切地问: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想家了?

  听雨捂着嘴打着哈欠说:可不是,昨晚都躺下很久了都没睡着,天快亮了才睡着,大约只睡了一个更次。

  “那今天先休息一天吧。”

  不行啊,时间太紧了。

  伤口怎样了?换了药没有?

  早晨起来女医就来了。说不用敷药了,已经喝过汤药了。

  那你今天上午把样子给她们画出来好了,别的让陆红和黄媚儿她们几个人自己张罗去。

  我得看着她们裁剪,不然剪错了还得重来。

  是不是她们太笨了?总是出错?

  也不是,这些个她们以前都没接触过。头一次弄这个,难免会出错。

  那你精神这么差,能支撑下来吗?

  没事,今天下午我会歇息一会的。

  不管怎么说,自个儿的身子是最要紧。

  今天下午就不要做了,我找你有别的事。

  好。

  听雨走到另外一个院子里,昨天的几个裁缝已经等在里面了。

  前一天,她已经画好了样子,听雨看着她们打粉线,裁剪布料。然后拿去缝制。听雨又让她们弄来一些白色的长头发,制成发套,放在盆子里用颜料泡上染色。

  又拿来石膏,预备着用。

  忙活了一会儿,女仆端茶进来,几个人又吃了茶。

  又有人来请听雨吃午饭。黄媚儿说:姑娘下午不用来了,布料都裁剪好了,我们几个在这里缝好就得了。姑娘连日辛苦,下午休息一下就好了。

  听雨说:那就是太辛苦你们了。

  听雨跟小星吃过午饭后,听雨觉得困倦,过了一会儿,更觉得眼睛睁不开了,于是就倒在床上睡起了午觉。小星见她躺下,也偎在她身边倒下,两人盖着被子睡在了一起。

  接近太阳偏西时,听雨才醒来了,起身出来,小星却还在睡。听雨觉得有点冷,起身一看原来是自己只盖了一半被子。罗嫂听见动静,忙进来伺候。听雨让她端一盆水自己洗脸。

  听雨洗了一把脸,罗嫂又端上茶。听雨说:怎么这么冷了?

  罗嫂忙说:天阴着,在刮大风呢。我再加一盆炭火。于是又端进一盆炭来。

  听雨忙小声说:罗嫂,你看着小星,别让她乱跑。我就不喝茶了,我出去看看陆红儿她们去。罗嫂忙把披风给她披上。

  听雨出了屋子,却觉得风很大。;

  到旁边的院子里去看黄媚儿她们,见她们正在收拾。见听雨进来,都行礼:叶姑娘来了。

  听雨笑问:做得怎样了?

  陆红儿笑道:我们手笨,做得不知怎样,正要请姑娘来看看呢。

  听雨把她们做的衣服都拿起来一一看了一遍,细细地看着针脚,虽然是手工缝制,但针脚也细密了。笑说:看样子还差不多,但不知穿在身上是怎样的?

  于是把自己外面的衣服脱下,只剩下棉袄,紧身的棉裤。把其中的女服穿在身上,由黄媚儿和陆红几个赶紧过来帮忙,帮忙提着,不然听雨恐怕会摔跤。系上带子,又戴上了帽子,是宽大的女帽,听雨说:前面要是再缝上一块巾子就更好了。

  穿戴好了,大家齐声称赞:真好看,姑娘真是好巧手!

  黄媚儿说:亏我们是在锦衣卫,且只有锦衣卫有这个稀罕物儿,那是我们以前见过一两张外国的画,是永乐年间,郑和下西洋时带回来的西洋画。那个画上的女子穿的衣服跟这个简直就是一样的。姑娘真的跟画上画的一样美,衣服也是一样的。不,是比画上画的还好!

  又拿来镜子让她自己看。

  听雨说:真的有那么好吗?我给小星和卓越看看去,让他们两个也来试试这些衣服!

  走出去,几个女人也出来跟随着,刚好看到卓越从远处走来。

  听雨见了向他招手:卓越,快过来,看看我的新衣裳!卓越看见前面出现一个穿着奇怪的人,正要走过来瞧个究竟,却是听见听雨朝自己招手,他知道她是穿上了新做的衣服,忙跑着赶过来看。边跑边笑说:看这是从哪里跑来了一个外国美人?

  不料一阵狂风一下子刮走了叶听雨头上的帽子。听雨大叫一声:呀!赶紧去追。风跑得更快,周卓越见状忙上去拦截,也没拦住,帽子随着狂风一下子被刮上了假山。听雨跟几个女人也都跑上来。卓越飞跑过去,上了假山去赶,眼看就要抓住了,不料又是一阵风刮过来。周卓越忙扑上去抓,不料脚下踩空,从山石上摔了下去。听雨跟后面的人都吓了一大跳,听雨喊叫:卓越。一边喊叫一边飞跑过来。

  还好,周卓越落在树木中间,两手抓着树干,帽子挂在左手臂上,正往上爬。听雨忙去拉他,卓越上来了,衣服被山石和树木挂住拉开一个大大的口子,手背和手臂上都被划伤,正在流血。

  周卓越把帽子解下来递给听雨,笑道:幸而不辱使命!

  听雨没接,而是心疼是拉起他手臂用手帕为他包扎着说:只是一个帽子而已,值得这么拼命吗?刮跑了再做一个就是了,何必弄得自己一身伤?

  卓越说:不行啊,这异样的东西怎能让它流落在外头,更何况是你亲手做的。

  听雨说:亲手不亲手做的有什么关系?大可再亲手做一个。再做十个也不能让你受伤啊。

  卓越看着听雨声音有点低沉:不,你和你的一切,我都要守住的,我要守护着你及你的一切。对于我,你的东西都是无比珍贵的。

  听雨笑了,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溢出:好肉麻,说的跟什么似的。快去换衣服吧,不然再一会儿又冻感冒了。

  卓越抬手为她抹去眼里的泪花,听雨推他说:快去吧,换衣服。我本来也是找你看看我这身衣服怎么样的,让你试穿一下那一套男装,谁想你又出了事故儿。

  卓越听了,又把她上下前后打量了一番,说:漂亮啊。这衣服真是跟画上的外国人一样。又说:那个,我明天再试穿吧。

  听雨说:我还没改头发,还易容呢。哪跟外国人一样?外国人的皮肤,鼻子、眼睛、头发跟咱们中国人差得多呢。

  卓越说:你不是染着头发又弄石膏易容吗?我相信你再折腾一番,肯定和外国人一模一样的了。

  两人一起下了假山。原来其他几个人见两人都平安无事,又有些亲密动作,便都回避走开了。

  回到屋里,听雨把那套男装拿出来给卓越试穿。卓越在大穿衣镜面前照着:不错,看来看去的,我也觉得我是从外国来的了。怎么,这是是西洋人的吧?

  听雨看着,好像在沉思,忽然又说:这个好像有点不太好,明后天在这里经过的都是些传教士,虽是外国人,穿的却是僧侣的衣服,还要做些传教士的衣服吗?

  卓越说:那个也太麻烦了吧?再说,咱们中国人和日本人哪里认得出什么外国僧侣不僧侣的衣服,跟咱们这儿的衣服不一样就好了。再说,也有咱们锦衣卫的人在旁边做掩护,不用顾虑太多。做成外国人的样子,你俩又会说外国话,不引起旁人的怀疑就好了。再者,你们姐妹都是女孩,穿成僧侣的样子如何得了?恐怕更容易露馅儿。就得像这样穿得多些,披着大斗篷,又戴着帽子,裏着巾子,这样才好混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