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第五十三章回家过年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雪子 2604 2018-08-15 16:01:38

  叶听雨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小星的身份了?什么时候知道的?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周卓越拉她到侧边一个小房子里坐下,对她说:不要心急,听我慢慢说。

  原来,周卓越是京城里锦衣卫南而他自己的身份则是京城锦衣卫南镇抚司的一名千户,他的手下也有几百名精干的锦衣卫。这次是奉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的命令,暗地里寻找寿宁公主下落的。而骆思恭却是受皇上密旨,秘密寻求公主行踪,要求他在最短时间内把公主送回皇宫。领了圣旨之后,骆指挥丝毫不敢松懈,立刻马不停蹄地布置下去。要求他们秘密查找,不得声张。以免惊动百姓甚至惊动了歹人,出现混乱不算,公主也会有性命之忧。他们初步断定,公主很是被人贩子拐走了。如果不尽早营救,很可能被卖到青楼,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皇帝一怒之下,很可能会让几千名锦衣卫脑袋不保。但锦衣卫的名声也不是白给的,全国各地到处都是他们的耳目。很快锦衣卫们探听公主的行踪,在京城一家巷子里,发生了所谓的穿黑衣的人贩子(日本细作)跟锦衣卫抢夺公主的事件,这也让周卓越和锦衣卫们很感意外:想不到还有人敢跟锦衣卫作对。后来有几个黑衣人杀出重围,挟持公主出逃,他率领人追出了京城半路上,杀得只剩下一个黑衣人,也终于追上了,但他已经服毒自尽。公主也不知去向,一度中断了线索。后来见这些黑衣人死命地抢夺公主,心里也有过疑虑,难道这些人知道小星的身份且有什么目的?后经过他和手下秘密侦查,在延庆县就把目标锁定在听雨和小星身上。并经过了确认,给皇宫报了平安。万历皇帝听闻大喜,命骆思恭尽快把公主和叶听雨带回皇宫,先前万历帝也是听骆思恭提起京城办学堂的叶氏听雨。周卓越在京城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过叶听雨,这次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凭着她跟小星的感情,凭着她的善良,聪明智慧,多次冒险营救公主,帮了自己的大忙,心中十分感激。起初周卓越还以为劫持公主的真的就只是单纯的人贩子,后来,听雨告诉他,劫持她们的是日本人的时候,他才一下子警觉起来。并把这情况跟叔父周知县商量。周知县知道这事非同小可,公主一旦在自己管辖地盘上出事,皇上一怒之下,怕不会招来灭族之祸。而且公主一旦落入日本人手里,到时候成了要挟皇帝的筹码,到时候,整个国家都会引起动荡。于是一面通过卓越上奏朝廷,一面动用所有兵力,不惜一切代价保证小星跟听雨的安全。

  而叶听雨呢虽然也有过怀疑,尤其是听见日本间谍说什么公主的时候,心想:这些女孩们里面难道有公主吗?对于小星,她只知道这是人贩子抓的要拐卖的,对她的真实的身份,却完全不知情。小星呢,从小是个鬼灵精,聪明机灵,而且从记事起,就被师傅、乳母教导过,到了外面,万万不可对人说起自己的身份,一旦身份暴露,恐怕性命难保。教给她保命绝招:不管别人问什么都守口如瓶,啥都不说,装作害怕的样子,大哭特哭既可引起注意,也能博取同情。所以即使是面对听雨的时候,小星也同样不敢对她透露自己身份,只说自己叫小星,那是她每次外出都用的假名字。以前小星也曾经多次带着侍从偷偷出宫游玩,虽然也有过惊险,但她的侍从都是大内高手,从小跟惯了她,加上她的聪明机灵,都能顺利脱险。回到皇宫,只跟父皇报喜不报忧,万历皇帝虽然也担心她的安全,不愿意放她出宫,但禁不住她一再恳求、软磨硬泡。每次都被缠得没办法,不得不依从了她。这一次出宫,起初她也没在意,还跟以前一样觉得刺激好玩。直到那个面目慈善的住持和尚(那是日本间谍)把她推进夹墙内,身边一个侍从也没有了,连从小侍奉自己的乳母也失踪了,这才慌了神。由于被堵住了嘴,哭喊都不能出声。后来又被一再转移。但幸好遇上了叶听雨,自己的偶像兼老师,不但教自己学习知识,教自己一些防身术,还拼命地保护自己,从心里更增加了对她的依赖。后来看到土匪们杀人,官兵跟土匪激战的时候,意识到外面的凶险,后悔不该私自出宫。其实她每次出宫在外面吃苦头的时候都会后悔,但过一段时间,似乎又忘记了,便只想着外面刺激好玩,便又想出去了。

  叶听雨打断他:不用说了吧,再说,后面的事我都知道了。

  周卓越笑说:你还不知道日本探子的事呢。他们这次抓公主,目的恐怕是要挟持公主要挟圣上,牵制他对朝鲜出兵。因为对大明来说,朝鲜只是一个小小的附属国,在皇上心里的份量,根本不能与公主相比。如果小星真的落到日本人手里,恐怕对皇上会有所牵制。而咱们住的那个客栈,就是他们的老巢。

  听雨听了,紧张起来:这么说,得赶紧把小星送回皇宫才行。

  周卓越也说:说得是。皇上也是这么说的,要让她在皇宫里跟皇上和郑贵妃一起过新年。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还是想办法甩掉那些秘探的跟踪才行。尽量不要引起骚乱,尤其是在京城。眼看过年了,如果京城出了骚乱,肯定会谣言四起,引起全国上下一片恐慌,况且也不吉利。所以能想个办法悄悄地进了宫就好了。

  听雨笑道:这件事情交给我,我一定会办得妥妥的。

  周卓越听了有点不相信的样子:真的吗?你用什么办法?

  听雨笑着说:是需要几样东西,做几件衣服之类的东西。

  周卓越笑说:就是换几件衣服呀?这一点也不新鲜,我们早就想到了。但还是会被认出来。即便是坐在车里面,也可能被一些装扮成叫花子的人或其他街头卖艺的三流九教的人拦住,朝里面伸头探脑地查看。一旦发现,就会抢夺,到时候还是会发生骚乱事件。

  听雨笑道:哪儿那么简单,还得易容呢。说到这个,还得麻烦你给我找些布匹来,当然要有些绸缎。再找些石膏来。再拿些针线剪刀之类的东西来,还有头发,我还要些染料来染色。给再你做几件衣服保证人们认不出来。

  周卓越笑说:你还会裁剪呀?真看不出来,你的手居然这么巧。

  听雨说:这算什么?我会的东西多着呢,你不知道而已。她在心里说:我可是学过服装设计的,什么服装我没见过?我还在外国专门学习过,对外国的古代服装还做过一番研究,还帮忙设计过供外国剧组拍电影使用的古典服装呢。当然也帮国内的剧组设制过中国古代的服装。

  周卓越说:你是想怎样易容呢?

  听雨故神秘地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周卓越说:“那个,要我帮忙吗?还是需要给你找几个帮手?”

  听雨说:当然,找两个擅长裁剪的来,也要两三个会缝衣服的人,再找几个会雕塑的人。我画出图画来,让他们照着裁剪就是了。还要做鞋匠。还要头发,颜料。

  “现在就开始吗?”

  还有五天就过年了,还能再拖吗?

  周卓越说:这个,我是怕你的身子还不太好。过于劳累恐怕你受不了。

  听雨说:放心,我只是画个样子,指挥着他们缝制。我自己不会太劳累。

  卓越说:我去找人来。说着赶紧出去了,过了不一会儿找了几个人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