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第五十一章咫尺天涯回家路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雪子 1882 2018-06-20 15:50:16

  听雨和小星见饭菜摆上了桌子,水陆具备,十分丰盛,笑道:今天可得好好吃一顿了。前天在土匪窝子里吃的那些东西,让我们肠胃难受,今天应该好好把胃暖一暖才好。

  小星说:怎么老是说土匪?是那些草寇的意思?听雨点了点头。

  周卓越笑说:那你们要先多喝点汤。这样,你们姐妹俩吃吧,我出去了。

  听雨笑说:难道你不跟我们一起吃吗?我去,这么多菜,你让我们两个女孩怎么吃得了?剩下那么多,不都浪费了?

  小星也说:大哥哥先跟我们一起吃过饭再去办事也不迟。

  周卓越见她如此说,才留下了。三人共桌而食。

  听雨帮小星夹菜。听雨说她:小星,你正长身体,多吃点鱼虾才好。说着给她夹一只大虾。

  小星说:我不爱吃鱼虾,爱吃炸鸡腿。

  听雨说:真的?跟我小时候一样。不过,油炸食物还是少吃得好,吃多了对身子不好,尤其是对肠胃有害。鱼虾能补充长身体缺的一些微量元素,所以多吃鱼虾长好身体。平常每天都应该喝牛奶,至少一天一大碗。

  周卓越疑惑地说:什么是微量元素?

  小星说;姐姐不用管我了,我自己会夹菜,你也要吃饭啊,不要光喝汤。

  听雨说:我怕长胖了,所以要少吃。你正长身体,还要往高的长,所以怎么吃都不怕。我就不行了,现在吃多了,只能长肉,越来越胖,难看死了,到时候就嫁不出去了。

  小星说“怎么会?姐姐这么好看又这么有才学。我还要拜姐姐为师呢。”

  听雨跟卓越听了哈哈大笑起来。听雨拍了拍小星:好,有你说姐姐好就行。虽然婆家看不上我,但是还是有人喜欢我的。

  听雨对周卓越说:刚才我说想在锦衣卫谋个事做,不是想得周不周到的问题,是因为我总觉得你这些日子的行事做事,怎么看都像是锦衣卫的做派,而且觉得你也像是个长官,你看你在延庆县也是这样,看你,一个人,能调动那么多士兵,就算是知县是你叔父,也不能那样随心所欲。到了京城,又有那么多手下,随时保护、跟随。遇到情况,立马出手。怎么看都不是普通人,都像是锦衣卫的作风。而我现在这样处境,出门就遭到追杀,如果贸然去找义父一家,肯定会给他们带来灾难。所以想借用一下你的力量,算是走个后门,进了锦衣卫,我有了事做,挣的钱也能养活自己。有那么多兄弟作伴出行,也不怕有日本间谍追杀,到时候也有帮手。普通百姓家遇上这种事,恐怕就不行了。被坏人盯住了只有死路一条。

  周卓越笑了,说:我就知道你很聪明,不是普通女子。但你到家门前了都,不回家看看去,过家门而不入,心里不难受吗?

  听雨鼻子一酸,说:怎么不难受?离开义父他们一家的日子,我天天都想念他们,可是,眼下这种情况,难受事小,给他们惹祸的事大。如果因为我回了家,被日本探子们盯上,惹得祸事上门,甚至害了他们一家子,我怎么忍心?所以就算是难受也得忍着呀。所谓咫尺天涯可能就是这种情况吧。

  卓越点头笑着说:先吃完了饭,好好休息一下,养养伤。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不要晚上想这些事,不然会失眠。这几天折腾得太累了。

  三人吃了饭,女仆进来收拾了碗盘……。又有人捧进茶来。三人喝了一点茶,听雨放下茶杯说:晚上喝茶不利于睡眠,还是少喝的好。只喝白水好了。女仆听了,又换了白开水。

  这时有人来报:长官,请的郎中来了。

  听雨说:请郎中,什么意思?有人病了吗?

  卓越说:给你们两个请的呗,你们昨天发烧没请大夫,是因为住的那家客栈有点可疑,那时请了来,怕更坏事。这会儿到了咱们自己的地儿,请个郎中给你们俩把个脉,看你们到底是得什么病了。

  听雨说:大冬天的,在河水里泡了一回,不用问也是伤风感冒。吃的东西也凉,所以也有点伤了肠胃。只消喝点热的姜糖水就行了,发烧的事,也是伤口发炎了。请郎中把伤口看看得了。不用吃药,是药三分毒,还不如不吃。折腾了这么些天,好好歇息一下是正经。

  卓越耐心地说:还是请郎中看看放心。就让郎中给把个脉,再看一下伤口吧。

  听雨见他再三劝说,只得听从。进来的却是女医。听雨一笑:咱们北京城有女医,我竟然不知道!

  卓越笑说:为女子看病,女医方便些。你不嫌她医术不高就得了。

  听雨笑说:看一下外伤而已,还要多高的医术?就是换个药呗。

  卓越说:怎么也得开点药准备退烧。昨儿你就没吃,要不然夜里再烧起来怎么办?

  听雨说:好吧,你太婆婆妈妈的了。

  女医先为听雨伤口换了药,又为她们俩诊了脉,开了药方,服用三天,并叮嘱睡前服下。然后告辞而去。女仆接过药方,出去抓药、煎药去了。

  卓越对女仆说:也好,先给她们冲两碗姜糖水来。另一女仆答应一声,很快出去,用托盘托着两大碗浓浓的滚热的姜糖水来放在桌子上。

  卓越对听雨姐妹说:你们两个好生喝了吧,发了汗就好了。说完退了出去。

  两个女佣进来服侍她们洗漱完毕,又挑着灯笼引姐妹两个去解手。回来洗了手脚后,两人便困得快睁不开眼睛了。于是赶紧脱衣躺下了。不过多久便沉沉睡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