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第五十章锦衣卫的问题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雪子 3968 2018-06-14 15:37:44

  周卓越看到她的样子,忙问:怎么了?看到什么了?说着也往外探头。

  听雨忙把他拉回来小声说:那个日本是探子,西川争宁。他怎么在这里,难道是在跟踪咱们吗?还是凑巧也投宿在这个店里?还是这店就是他们的联络点?别让他看到咱们了。

  卓越吃惊地说:啊,不会吧?怎么会这么巧?不行,虽然是在京城,但是,咱们人太少,你又有伤在身,咱们得赶紧悄悄离开,别让他发现咱们才好。幸亏我一早让那些士兵吃了饭就回县里去了,不然,恐怕已经暴露了。两个士兵进来,问:相公,什么时候出发?

  卓越指着远去的西川争宁轻声说:赶紧找人盯紧那个人,这就是那个日本探子。又吩咐了几句:不要打草惊蛇,多派些人在店里住下,把这个客栈查一查,看是不是有可疑的地方,是早些年就有的,还是近几年开的,要是近几年开的,必定有蹊跷,暗中查清楚了。别问的太露骨,让人起了疑心,对那个人,远远地看着就好。这次,务必要把他在北京的巢穴捣毁了。把他的同党一网打尽,永绝后患。你们两个先看他是否住在这里,他在哪儿落脚得查清楚了,下来再分头找人,看他跟谁联络。把那些人都给我盯紧了。办成了,我重重有赏。两个士兵领命出去了。

  卓越回头对听雨说:咱们等一会再进城去,外面已经备好马车了。你们姐妹两个要戴个头巾什么的把脸遮住才行。等我出去看看外面没人了,再让你们上车,得先让他们把车带过来。说完出去走到院子里,招手叫过一辆翠帷青紬的马车来。

  听雨听了卓越跟士兵的对话,对周卓越的身份也起了疑心,但为了安全起见,她没有追问,只是把自己的包袱收拾好了,背在身上。看了看那个小手包,里面的东西还在,还有自己从土匪那里抓来的几把碎金子,周卓越肯定也看见了,他会不会笑话自己?还有,他到底是什么人呢?难道是?她想到了,心里划了一个问号,没有确定。不管了,反正他一再地救自己跟小星,也不会也不可能害自己,是个可靠的人就是了。这样想着,所以也就放心地跟着他走了。

  一行人,加上雇的车夫,共四人,小星跟听雨坐在里面,卓越跟车夫坐在前面慢慢地离开了客栈。但周卓越发现,很快后面有人似乎跟踪。上了马车走不多远,周卓越忙朝旁边招了招手,有他的手下守在路边,扮作路人监视着周围的一切。立刻有几个人高马大的夯汉模样的路人上来,左冲右突,把那几个人隔开了,马车迅速驶离而去,很快进了城。听雨也很警觉,虽然在车里面,眼睛一直盯着外面,也看到了周卓越招手的动作及外面发生折一切。担心地问:卓越,咱们又被人跟踪了是吗?

  周卓越说:“不用担心,我已经找人把他们撞散了。”听雨听了,忍不住问:你手下很多吗?

  卓越笑说:这个问题,下来我会慢慢地详细告诉你的。等一会,咱们在城里安顿下来,我再慢慢告诉你。不过,我把我的打算告诉你吧先。咱们过一会儿就到了咱们自己的地方,那里绝对安全,有人会保护你们姐妹俩,根本不用担心有什么探子、坏人会劫持你们。你们在那里养几天病,好了再送你们回家。

  听雨又说:为什么会这么巧,遇上西川争宁那个家伙?冤家路窄吗?还是说,咱们住的那家客栈,是西川争宁的联络点吗?还是他在京城的老巢?

  周卓越显得有点不耐烦的样子说,你的问题真多,这个我哪儿知道。我那不是刚让人查去了吗,还没结果呢。你那么心急干吗。过一会儿到了下处再说。这可是在大街上,什么都说,也不怕人听了去?

  叶听雨知道自己有些莽撞了,但还是有些不高兴,赌气地说:算了,我不问了。进了城了,我也认得路的,我自己走回去得了,不用你管了。我带着小星回去,再把她送回家去。说着就从车里出来了要跳下车。

  周卓越知道她心高气傲,听了自己的话她不高兴了,忙下车拦着她说:生气了?我刚才有点心急,口不择言,你别往心里去。不管怎么说,也得先把身体养好了。而且也得把小星送回家。

  听雨冷哼着说:生气?我哪儿敢呀?你那么多手下,是个大官,我一个小女子,哪儿敢生您老人家的气。我又不是小孩子,该怎么做我知道,我自己会送她回去,不用你管了。说着又拉小星出来。

  车夫见状忙下来把车停下了。周卓越急忙拦住她:听雨,现在不能意气用事。我们被人跟踪了,现在你这样闹很危险。

  听雨说:这是京城,天子脚下,又不是山沟里,有什么好危险的?

  正说着,三四个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冲到车前,一个上来就抢过了小星。小星大叫:姐姐,救我!

  听雨出其不意,被吓了一跳,在车上飞起一脚,踢在男人头上,周卓越、车夫(也是锦衣卫的人)也忙去抢,男子其他同伙也上来帮忙跟卓越对战阻止听他救小星。周卓越的手下也赶过来了,双方开始对战。路人们都躲开了,听雨一见也急了,跳下车去,施展自己的跆拳道功夫去,对着男子一阵猛踢,去抢夺小星。小星对着抓自己的男人手上一通狠咬,又以自己跟听雨学的跆拳道招势猛踢男人裆部,男子没想到小星居然会点功夫,被姐妹两人打得痛不可忍,一松手,小星挣脱了。周卓越把小星抢过来放在车上,对听雨说,快把她拉进去,你们俩走!

  听雨把小星拉进去,车夫忙赶车就走。路上跟着车辆的周卓越的手下见有情况,忙又招来更多人飞赶过来,抽出刀,帮着周卓越跟这几个男人混战。又有人去飞报官府。劫持小星的那些人见人多了,不敢恋战,见官府的大队的衙役、士兵走到跟前来了,忙趁着混乱逃走了。

  卓越招手叫十几个士兵模样的人过来,和自己一道挺着刀保护着车辆行进。又让官府的衙役们追赶一回,见逃得远了,才回来。

  周卓越气喘吁吁快走到车跟前,掀起车帘,看了看里面,见叶听雨在车里面搂着小星安慰她,这才放了心。卓越又对听雨说:是我大意了。咱们住的客栈,恐怕是日本探子的老巢。咱们住宿时,你俩穿的是男人衣服,住店登记报的也是一大一小两个男人,一出门就变了女装,难免会惹人注意,恐怕那个西川争宁都已经认出你们两个来了也说不定。

  听雨叹了口气:算了,快走吧。到了你说的地方再说。

  卓越听了,让车夫快赶路。这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很快,马车到了一个大门前,立刻有人出来接应,引导着从左边的角门驶了进去。听雨在里面觉得有变化,于是伸出头来朝外看了看,问:卓越,这是什么地方?

  卓越说:这是安全的地方,在这里,你完全可以放心地养伤,直到痊愈。小星也没有任何问题,再也不怕有人会劫持你们。等全好了,再把你俩都送回家去。

  听雨掀起车帘,好奇地伸头朝外看着,见这儿的人穿的衣服都是五花八门的,有士兵、书生,有医生,甚至有乞丐,但这些人见了周卓越和马车,都垂手站立,很是恭敬。马车停在一幢房子前,立刻有一穿着飞鱼服的男子上来报告:长官,客房已经打扫好了,晚饭也准备好了。

  卓越对听雨说:你们下车吧,稍微歇息一下,就要吃晚饭了。

  听雨下车来,卓越上前要扶她,听雨说:不用了,我自己能行。说完又把小星抱下车来,卓越引着两人进入一处厅堂。听雨看了看,陈设很华丽,隔断上摆的都是一些自己叫不上名字的古董。厅堂后面是卧室,都是贵重的淡黄色的纱罗帐子。三人看了看里面,又出来坐下。

  听雨看了里面,咧了开了嘴,笑着说:这里就是我们的卧室了?摆设倒是蛮华丽的。

  卓越笑着说:这就是你们休息所在,华丽算不上,只是你们两个喜欢就好了――两位高贵的公主。说着行了一个礼。听雨见他突然变了态度,以为他闹着玩的,也笑着说:啊,我们又成了公主了,你怎么不叫我们女王?

  卓越笑说;你们愿意的话,女王就女王。不过,我已经找了几个可靠的女仆来侍奉你们两个。让她们先给你们上茶……朝外面叫一声:来人,上茶!

  三个妇人走端着茶盘了上来,每人献上一钟茶。听雨闻着茶味清香,说:这是龙井?

  卓越笑道:你很精于茶道?

  听雨说:“谈不上精不精,只是以前也曾经销茶叶。知道什么碧螺春呀,老君眉、普耳、铁观音、毛尖、雨前什么的几种茶叶的名字。”

  听雨又叹气说:眼看就要到家了,没想到又出这么多的风波,这样打来打去的,什么时候才能到家呀?早知回家的路如此艰难,那时不出来就好了。说是什么躲灾,我看这灾是越躲越躲不开,上哪儿都有麻烦跟着,还不如不躲就地解决了就得了。

  周卓越笑问:怎么了,后悔出来了?假设一下,如果真的是皇上要招你入宫,你到底去不去呢?

  听雨说:如果这个时候皇上真的要招我入宫,我去就是了。去了我就告诉他:我是个老女人,二十多岁了,而且被婆家退了婚。是人家不要的女人。这样的话,皇上可能就会看不上我,说不定会放我一马。

  如果是让你给公主授课呢?

  我能授什么课?我到了这里,觉得自己好无知啊。这里读书人学的那个四书五经八股神马的,我根本没兴趣,也不怎么懂。要我教授什么呢?我在学堂教的那一套,想来公主也不稀罕。说我会点外语吧,除了英吉利的话,我也只是日本话跟朝鲜话学得还好点。俄罗斯、天竺国的话只学过一点半点的,因为用得少,现在大都忘记了。但我知道,这个时代的锦衣卫里也有这些人材呀,如果公主要学的话,找他们就行,哪儿还用得着我?

  什么是英吉利?

  听雨心里嘀咕着:好像这个时候应该叫英格兰?苏格兰?

  听雨没回答,她想起了一件事,问:卓越,人家都说这个时代的锦衣卫里,男人女人都收,只要有本事就行。虽然我也没什么本事,但我那么点外国话,也可以用的。那我可不可以在里面充当一个译事官(她记得古代的翻译称为“译事官”)什么的?而且我也很喜欢侦缉工作呀。

  周卓越笑了,问她:怎么,又想当什么锦衣卫了?你觉得这个很有意思吗?

  听雨说:也不是有没有意思的事,只是如今我骑虎难下了。现在这个情形,天天被人追杀,如果真的回家去的话,恐怕义父义母一家也会遭殃,照这些倭人(她还记得在明朝的时候中国人管日本人叫倭人或倭奴)的做法,弄得他们家破人亡也有可能。老人家救了我一场,全家人都对我那么好,我都没报答过,凭什么把他们一家又搅得过不安生?算了,要是能当上锦衣卫的话,也有地方可去了。说不定能避祸,也不用连累义父一家人,也可赚钱养活自己。

  周卓越笑道:你考虑得真是周全。不过,现在还是先吃晚饭吧,睡一宿,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这几个月,折腾得不轻,也该好好歇一下。好了,来人,上饭!

  外面立刻有女仆答应一声:是!接着送饭菜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