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第四十九章 冤家路窄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雪子 2028 2018-05-30 15:43:25

  这十来个士兵们持着腰刀,护送着叶听雨跟周卓越、小星三人赶往京城。听雨跟小星的装束并没换,所以还穿着从土匪那里拿的衣服。

  到了京城外,天早就黑了,城门已经关闭。周卓越就让士兵们找个一家客栈住下……

  听雨有些担心地说:那些土匪们虽然被杀散逃跑了,但那是跟日本细作勾结着的,恐怕在京城他们也有同党,要是逃到京城来,万一这些人当中有西川争宁或都他的同党,咱们的人,他们是认得出来的,一旦跟咱们遭遇着了不就麻烦了?

  这话也正对着卓越的心事,他说:那我就让咱们的士兵们把兵器先藏起来,扮作客商的样子,谨言慎行,在客栈不报真实姓名,也不说是一伙的,分成几拨先后到客栈去投宿,以免暴露行踪。

  于是出去吩咐士兵们收藏起了兵器,并要他们谨慎行事,隐身藏行。原来县里的士兵都是平常跟着办案的,并没有束甲,也就好装扮了。

  到了京城外面,听雨心里激动起来,因为这里有疼爱她的义父义母,还有三个哥哥。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会不会担心自己呢?尤其是义母,那么疼爱自己,听说自己曾被土匪绑架的消息不知会怎么想?她会吓晕过去吗?

  京城就在眼前了,听雨跟小星却病倒了。因为过度劳累,听雨的伤口也发了炎,半夜里发起烧来。早晨起来,周卓越来找她们吃早饭,却见她们两个都没起床。叫了几声,又等了一会儿,没听见回答,周卓越立马意识到:出事……便赶紧冲了进去。

  却见两人依然睡在床上,这才松了口气。叫道:听雨,听雨,小星,快醒醒!

  两依然昏睡,上前摸了摸听雨的额头,却是滚烫,叫了声:不好,发烧了!

  出去叫士兵:张六儿,快去打盆凉水来,给她们退烧。王兴儿,去城里请个大夫来!

  士兵说:周长官,城外哪儿有什么大夫,还是先退了烧,再进城去找大夫吧。

  周卓越说:那就找些冰块来,再拿几条干净巾子。我把冰块包上,放在她们的额头上退烧。

  士兵说:用冰水投巾子就行了,把冰放在那里,化得额头上流得到处都是。

  周卓越说:说得是,我也急糊涂了。快去!

  士兵找来了冰水和巾子,交给周卓越。

  周卓越把几个巾子放在盆里,投了一下,稍微拧拧干,一个放在听雨额头,一个放在小星额头上。其余的放在脸盆冰水里泡着,过一刻钟会儿再换下来,敷在两人额头上。小星病得轻,过不多久,身体不热了,而听雨因为伤口发炎,烧得要严重得多。看着听雨的样子,卓越心痛不已,眼泪落了下来。忍不住要把她抱在怀里,心急如焚地自言自语:这么半天了,人还不醒,万一把人烧坏了可怎么办?直折腾到快到黄昏了,两人才睡醒了。

  听雨觉得脸上湿湿的,睁眼一看,见周卓越在换毛巾,问:你干什么呢,卓越?怎么这么多水?

  周卓越见她睁开眼说话,才放心了。说:你半夜里发起烧来了,不知道吧?才刚醒呢!这冷水都是为你俩退烧用……还嫌湿呢,不知费了我多少精神!

  听雨说:哦,我这是在哪儿呀?

  周卓越说“是在客栈呗。怎么,烧坏了脑袋了,这都忘记了?”

  听雨说:想起来了。咱们今天该进京城了。你怎么这么早过来了,天还没大亮呢?

  周卓越说:是天亮了又快黑了。你们都睡糊涂了。该先吃点饭了清醒一点才对。我为你们两个折腾了这么久,你不觉得饿,我还饿了呢。

  两人正说着,小星也醒了。

  小星听见他们说吃饭,也说:我也好饿啊姐姐,我也想吃饭,先吃点糕点才好呢。

  卓越听了,立刻叫士兵去买糕点。过了一会儿,果然买来一大包糕点。用一个大大的茶盘盛着。周卓越接了过来,又说:再向店主人要些热水来,让她们就着热水吃了。三个人一起吃,吃得很是香甜,一大茶盘子糕点竟然都吃完了。听雨见了,笑起来:我不知道自己这么能吃,起来真是饿急了。

  卓越说:咱们两天都没好生吃东西了好不好?

  听雨说:我们姐妹病着没吃东西,有情可原,可你呢?你也一直没吃东西?你只顾着照顾我们俩了吗?

  卓越点点头说:你们俩都昏睡不醒,我哪儿顾得上吃饭。眼看就要过新年了,你们要是有个好歹得可怎么好?

  听雨感激地说:谢谢你。那些士兵们呢?

  卓越说:他们早吃过饭了。而且大部分人我打发回去了,只留下两个给咱们帮忙跑个腿。就像你说的,人太多,目标大,容易暴露目标,被坏人盯上。

  听雨说:好,你想的很周到。那现在,东西吃完了,咱们赶紧进城去吧。晚了又关了城门了。

  卓越笑说:你太心急了。你们两个都病了一天了,身体虚弱,你身上还有伤,索性再养一养。要不就再吃点饭再出去吧。

  听雨皱眉说:别再吃了,再吃又耽误一天。你出去一下,我们换衣服。

  卓越笑说:好吧,进了城,咱们先找个地方住上两天,找个大夫开个药方,给你调养一下,把你身上的伤治一治。要不然你身上的伤口还没愈合,让你义父母看到了,又要吓着了。再有,我让人给你们两个各买了一套称体的新衣服,棉衣也买了新的,都是平民的布女服。放在这儿了,你看,不错吧?你们两个不用再穿土匪衣服了。见听雨不说话,知道她同意了,就退了出去。

  三人整装出来,听雨脚刚一出房门,忽然看到了一个中年男人的身影从门前走过,是个商人打扮,觉得很是眼熟,想了一下,不由得吓了一跳:是那个日本探子西川争宁,真是冤家路窄!真是倒霉,怎么到哪儿都能碰上他?还是自己自投罗网,撞进了他在京城的老巢?她赶紧退了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