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第四十一章 知县大人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雪子 2324 2018-03-05 15:28:48

  两人说着话,因车上的孩子们都病着,走得不快。走了两三个时辰才到了县衙门。早有衙役进去通报,知县身着公服,亲自迎了出来。周卓越见叔父,忙下马施礼。听雨也下了车。把听雨介绍给叔父认识。听雨忙对其万福行礼:民女拜见知县大人。

  看那知县,有四五十岁,中等身材,面色黑黄,留有几缕黑胡须。面色却很有几分威严。周知县虽为一县之主,也没有因为听雨是一介女流而轻视她,对听雨的态度十分尊重:叶姑娘快请不必多礼。

  叶听雨告诉周知县:救下的女孩子们现在都病着,是被烟熏的,之前又被饿了好多天,请先救孩子们。

  周知县闻听此言,忙命把士兵和衙役们把孩子们先放到县衙的大厅之上,没那么多床,先找来些木板搭成床铺,垫上草垫,再铺上褥子,把孩子们抬上去,又盖上被子休息。又令衙役去请大夫,为孩子们医治。听雨留下帮忙,但知县说:叶姑娘,你只要在旁边盯着就行了,其余粗活,让衙役来做就行。

  然后又命令县衙门的厨师为孩子们及衙役们做饭吃。并叮嘱,一定要先让孩子们喝几天稀饭养养胃才行。

  看到孩子们都又喝了稀饭,有不想吃饭的孩子,也喝了热水。医生们又来为孩子们诊治并开具药方,女孩们都有了点精神,气色也好点了。衙役们拿着药方取药、煎药去了。听雨才放心了些。知县又命令衙役们去各个乡村通知那些报失踪女儿的人家到县衙来认领。但是要跟确认后做登记画了押才能领走。谁领走的哪个都要前后查明,登记清楚。衙役们答应一声:是。然后各自领命而去。听雨拉着小星,帮忙他们做这一切。周卓越在一旁陪着帮忙。

  知县把孩子们安排妥当之后,又请他们几个到里面大厅里,分宾主落座,下人端上茶来。周知县说:姑娘的事迹,小侄以前也早讲过。想不到姑娘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见识。

  又让听雨讲一下被劫持的经过,命县衙公人在旁边记录。周知县对她说:周姑娘,你放心,这是本县头一次出这样事,下官一定着县蔚带着全县兵马全力剿灭这伙劫匪。

  听雨说:周大人,这并不是一伙简单的劫匪。他们当中竟然有好些日本人。我亲耳听见他们好多人在说日本话。他们还审过我表妹,有个头目叫什么西川争宁,还有个什么长治武行,还有什么东幸一。这都是日本名字。

  周知县问:你表妹也会说日本话?

  听雨说:是我曾经教了她一阵子。会一些。虽然不精通,但日常用语差不多都能听懂的。

  知县说:这些情况,我一定会会让公差们去查明的。然后报给上司衙门长官。

  周卓越笑起来:咱们县来了两个大才女啊。叔父有所不知,我跟着县蔚去,本来是带着士兵救她们的。可没想到,她已经自己挣脱出来,还跟一个持刀的强人对打,在那里救别人呢。一个娇弱的女孩子,居然有胆量跟强人对抗,太了不起了。

  听雨说:哪里哪里。是在生死关头,哪里顾得了那么多。如果不跟他斗,他就会上来取你的性命。为了活命,不打不行啊。

  周知县赞叹说:虽如此说,叶姑娘能文能武,有勇有谋,真是个奇女子啊。

  听雨说:等县蔚回来,如果捉住了几个强人,请大人仔细审问他那几个日本人的事,我觉得他们很可能是日本的细作,来咱们这儿来刺探情报的。

  周知县说:那是自然。此时正值我国向朝鲜发兵之际,日本很可能会派细作到京城来。本县一定会把这些重要情况报告给上级衙门。

  听雨点点头:那些日本人不远万里到这儿来,又跟咱们这儿的本地无赖勾结起来祸害本地百姓,我觉得绝不单只是为了贩卖人口赚钱这么简单。

  周知县说:正是如此。

  周卓越又问:你们姐妹是到哪儿去啊?

  听雨说:还能到哪儿?回京城去呗。快过年了,我很想念爹娘啊。

  周卓越又问:你表妹家也在京城吗?

  听雨说:是啊。我们一起回京城。先把她送回家。然后,我再回我家。

  周知县说:等再回去的时候,我派几个衙役护送你们姐妹。

  周卓越说:我也要回京城了。我跟她们一起去好了。

  听雨说:我是从姑母家出来的,姑母派来照顾我们的家人遭遇不测,我还得报知家姑母。

  周知县说:我已经让衙役给你姑母家报信去了。不久你姑母家就会有人来接你们。

  正在此时,有衙役来请吃午饭。

  周知县便请听雨姐妹到外边大厅上去吃饭。

  听雨一看,酒席已经摆好了。上面一席,是周知县自己一桌。左右两边是周卓越和听雨姐妹各一桌。这样一来,也避免了男女同席。周知县请听雨姐妹坐了左边一席,自己和侄儿也坐下。衙役上来斟酒。周知县对听雨说:本县备下薄酒一杯,为叶姑娘压惊。姑娘休嫌粗陋。

  听雨多谢他款待,也道了打扰。

  酒过三巡。

  周知县端起了酒杯:叶姑娘,我代表咱们县的父老乡亲敬你一杯。感谢你在火海之中救下这么多的孩子们,姑娘如此侠义热肠,我县的百姓们也一定会感激你的。

  叶听雨端起酒杯也谦虚道:哪里,我一个小女子能有多少力量。都是大人派去的衙役们救的。我只是略微尽了一点微薄之力,帮了点小忙而已。如果不是大人派士兵去围剿,我们姐妹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脱离虎口。说到感谢,我叶听雨更要感谢大人的救命之恩。说完一饮而尽。衙役又给她斟满。

  周卓越说:我们去的时候,你跟你妹妹不是已经出来了吗?

  听雨说:虽然已经出来了,但是还没逃出寺院呢。外面有守卫,怎么能轻易逃脱?正是大人派去的士兵跟衙役们及时赶到,我们才真正地脱离危险。所以,我更该敬大人一杯。又端起酒杯来向周知县敬酒。

  周知县也端起酒杯来:叶姑娘客气了,这是本县职责所在。说完端起酒杯饮尽。

  叶听雨又敬周卓越:周相公,感谢你雪中送炭,在我们正处在危险中的时候及时出现。救了我们姐妹。小女子感激不尽!请满饮此杯。

  周卓越也端起酒杯干了。又夸听雨:叶姑娘真是好酒量!

  听雨心里说:这还不是平日里陪客户练出来的?你们哪儿知道那些客户那个损劲儿,动不动地就是喝三碰四,哪个业务部门的女经理或主管不是一斤八两的量。酒桌上从来不分男女,是个人都得喝。哪管他什么经理、主管还是业务员,个个都是久经“沙场”,能征善战。

  刚吃过午饭,周知县刚要安排听雨她们休息,有人来报:刘县蔚、赵巡检带着人马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