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第四十章 逃出升天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雪子 3355 2018-03-05 15:27:28

  这时,外面县蔚带着士兵们也赶到了。看到了正在逃跑的喽啰们,忙领兵追了过去。听雨大声喊叫:快去救火,里面有人!

  几个人便朝这边赶了过来救火。听雨看见领头过来的人,不禁一愣:是你?

  原来是那个住在同村的周秀才,此时已经是一身武士打扮。周秀才也惊喜地说:叶姑娘,你没在里面?听雨刚想问他,但听到了屋里面传出了孩子们的哭声,急忙说:里面有十几个被日本人抓来的小姑娘,快,先把她们救出来再说!几个人一起打水救火,但火早已成势,救起来非常困难。于是听雨让小星站在山石边不要乱跑,自己跑进日本细作头目住的禅房里,拖出几条棉被,让他们给泼上水湿透,然后让几个人披在身上,到里面救孩子们去,能救几个算几个。火这时已经烧到屋顶的檩条和椽子了。大家忙披上,不顾危险,从火上跑进去,从里捞起几个孩子就往外跑,听雨也披上一条湿褥子,进去救人。进出几次,总算把孩子们都抱了出来。放在院子地上躺着。可惜的是,这些孩子们都被饿了好几天了,再被烟火一熏,大都气息淹淹了。小星看见几个女孩在倒气,快不行了,吓得哭叫起来,扎在听雨怀里哭叫着:姐姐,我怕,我怕。

  听雨搂着小星,忙跟周秀才说:周相公,能不能找个医生救救这些孩子们。

  周秀才安慰她说:别着急,我已经让人找车辆去了,马上就到,把她们放到车上拉到山下去才好医治啊。

  车辆很快就到了。大家帮忙把孩子们都放在车上,等到天亮,就把她们送到县里医治。

  听雨又说:孩子们已经被饿了几天了,我去找些米粮来先给她们煮点粥吃,说不定会好一些。

  又从别的屋子里找来柴米,找到灶火,烧起火来,先煮了一锅小米粥,盛在碗里,给孩子们喂饭。把粥喂下去,几个孩子脸色果然好了些。那些熏得厉害的几个,听雨又是捶背又是帮忙按摩,气色也缓和点了。听雨见了这才放了心。折腾半天,才消停了。这时天色已经亮起来了。

  马车也到了,共六辆。把十几个孩子放到上面,还剩下一辆。周秀才让听雨跟小星坐上去。自己骑着马,然后叫几个士兵、衙役护卫着,把车辆送到县衙去。

  走在山路上,天也已经大亮了。周秀才的马跟听雨她们的车并排而行。听雨问周秀才:周相公,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周秀才说:因县里好些人家的女孩失踪,知县把衙役们每日追比,县衙的刑房里公差们早就四处侦察,这个破庙破败已久,早没人住了。公人们有的已经察觉到这山里的破庙里每天都会有炊烟冒出来,定有蹊跷。所以报告了给了知县大人。昨天我看到你跟着家人出去,走到半路就被一些强人劫杀,赶忙回去报告给县衙门。我有朋友在县衙门(其实他是知县的侄儿)……,知县只道山上破庙里住着强人,着县蔚带兵前来围剿,果然不差。

  听雨说:跟着我的家人已经被他们杀了,埋在寺院外。他们不只是什么强人,只怕其中也有日本细作。我听见他们好些人在说日本话。当然也有咱们当地的败类,无赖之徒跟他们勾结,他们才得以站稳了脚跟。这些中国的坏人们还跟他们一起劫持拐卖咱们中国的小女孩卖钱。昨天,我就亲耳听见他们说要把这些女孩们卖入青楼去(当然也包括她自己跟小星)。

  周秀才惊奇地说:怎么咱们这里都有日本人?他们来这里来干什么?

  听雨说:“稍微动点脑子想想就知道,他们能干什么?一国内混不下去了,想到中国来发财,另一个就是刺探情报呗。皇上要向朝鲜派兵了,他们来这里当细作,用意很明显嘛。不过,”她好奇地问周秀才:“你怎么知道我姓叶?”

  周秀才说“不瞒你说,我前些日子一直住在京城里。以前在京城街道上也曾经见到过你,知晓你的身份。也知道你办过学堂,会日语、朝鲜语,还会什么英吉利语。知道你是个大才女,还自创了什么‘防身魔粉’。也听到了什么皇上要把你招进宫的传言。我猜你到这儿来是为了躲避皇上招你进宫的诏书。”

  这次轮到听雨惊讶了: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还知道什么?

  周秀才笑嘻嘻地说: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其实,我住在京城,又是在你家药铺附近,知道你这些事也算不得什么。只是昨日我也出去了,远远地看到你面对拦路抢劫的歹徒时,丝毫不惊恐,又用那些什么石灰粉、辣椒粉之类的打退那些强徒,心里非常敬佩你。

  周卓越又说:其实你完全不用担心皇上会招你入宫。那都是传言。我也有朋友在京城锦衣卫当差。他说,只是有人向皇上提到过你的名字。皇上也没有要招你进宫的意思。得罪你说,皇宫里一般只招十五岁以下的女孩进宫。你显然是过了这个年龄。当今皇上从来没有招过超过十五岁的女孩进宫。你完全不必担心。那些命妇进宫,也只是向太后、皇后及嫔妃们请安。皇上几乎从不召见她们。你就放心好了。

  听雨脸上果然闪过一丝不悦:你的意思说我老了,是个老女人了,皇上没兴趣了?周相公,你这话也太伤人了吧?我有那么老吗?

  周秀才哈哈大笑:叶姑娘果然很直爽啊,什么都说得出口。不过也很难说,以你卓越的才能、品貌能打动任何男人,年龄不是问题。当然也有可能使皇上动心。尽管皇上身边都是全国最优秀的女孩儿。但像你这样的,还是没有的。

  听雨又瞪了他一眼,周才不笑了。

  为了打破僵局,周秀才又说:对了,我还没有正式向你介绍过自己呢。我姓周,名叫周卓越。这儿是京郊,延庆县,这儿的知县是我的亲叔叔,我本人是住在京城的。

  听雨冷哼一声,不满地说:还卓越呢,你哪儿卓越了?我可看不出你有什么卓越之处。

  周卓越知道她还为刚才的话生气,笑说:这个嘛,父母起的名字,他们肯定是希望儿子长大后有卓越才能嘛。不过,我是让他们太失望了。长到这么大年纪了,还只是个秀才。辜负了他们为我起这个名字的美意。在这个方面,叶姑娘胜我多矣。

  为了消除听雨的不快,周卓越又转移话题,说起她办学堂的事:叶姑娘在京城收过多少女弟子?有一百名吗?要不就办个女子书院就好了。专门教那些喜欢读书的女孩来读书学习。

  于是听雨摆了摆手:罢了,我是为了帮人才干的那个事。我其实也并不想找那个麻烦。于是又讲起她跟许三妹办学堂的事。又说:咱们这个时代,女孩都不识字的。我们办的那个学堂里,那都是十五六岁的女孩,有的十七八岁,在出嫁前在我们学堂里临时补课,为的是读本书,识几个字,在婆家也好混。文化水平真的不是一般地低。这在我们那儿,连小学文化都算不上。只能算认识几个字,能算是读书人吗?像我们那里,不论男女,都是五六岁就开始正式进学堂了。读书识字也是从两三岁就开始的。有的家长,为了让自家的孩子超过其他孩子,孩子一岁多时就教他读书看画。所以我们那里的神童真是层出不穷啊。我这样的算是最平常了。想不到我这个平常人到了这里反而被当成才女了,真是让人想不到。也真是开心啊。在我们那里很多女孩比这个时代的状元都不差什么。那才是真正的学霸。

  周卓越说:听你这么说,你们那里的女孩都是才女啊。生活在你那里的男人们正幸福。

  听雨说:这个也说不上幸福。女人有了见识,也不会绝对服从男人了。男人女人在家都是平等了,都是一夫一妻制。也没有三从四德了。这里的男人要是到了那里,恐怕会受不了的。

  周卓越说:我倒不觉得这是什么坏事。自古以来,女人都只有绝对服从男人,从来没有展示自己的见识,不能施展自己的才能,只能在家庭中被埋没了也是很可惜的。像我们大明,就说今朝,嘉靖爷的时候,戚继光将军,他的夫人可是能文能武,是个巾帼英雄。能带兵打仗,也很有智谋很有文采。人家夫妻共同进步,都能打仗。真是让人羡慕啊。

  听雨笑道:那人家也是一夫多妻啊。我们那儿的男人一辈子只能有一个老婆,有两个都算是犯法,是要坐牢的。有钱的男人,或者富豪们想要二房的,只能在外面偷偷的养着,生的孩子也算是私生子,都见不得光的。

  周卓越笑道:一夫一妻也我喜欢的。我最讨厌的就是一夫多妻。如果说是为了子后嗣,妻子不能生育,不防先离异了,再重新娶妻。不能多吃多占。那样的话,那些贫苦些的人会娶不上老婆而变成光棍。咱们这儿要是也这样限制多妻的话,即使贫困中的男人,也会有家庭,也不至于孤独终老。天下也就太平了。也会减少些动荡了。那些啸聚山林或拦路抢劫的光棍们也少了,百姓们的日子也会好过些。

  听雨说:你的见解倒是很独特,只怕这里的男人们不会认同的。男人在这方面的贪心尤甚。有钱的男人不多要几个老婆,哪里肯干?男人有了钱最先做的事就是换妻换房换车子。当然这个时代的男人可以人很多老婆,所以省掉了休妻的麻烦。

  在车上,听雨又问了小星一些事,问她:审你的那些日本人都有叫什么名字的,听见过别人怎么称呼他们的。小星只说自己太害怕,没听见或没记住,只把自己记得的一点点东西都告诉了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