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第三十八章 中途格斗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雪子 2534 2018-01-09 15:09:28

  听雨他们刚走出村,来到山脚下僻静所在,就从山石后边跳出了六个黑衣人拿着大刀挡住了去路。周海见状,对赵叔说一声:不好,有人来找麻烦了。你们先走!随即下了车,从车上抽出长刀,喝问: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拦住去路?

  赵婶吓得紧紧拉住听雨。小星害怕地把头扎进听雨的怀里。听雨也紧张地看着几个黑衣人,对赵叔说:是抢劫的,他们要钱的话,咱们把钱都给他们,只要他们不伤人就行。

  赵叔下车赶紧拱手说:各位英雄好汉,各位大王,有话好商量。如果各位要钱的话,我可以把我们车上的盘缠都给你们。只求各位好汉不要伤害我家人。

  领头的黑衣人用长刀指着他们说:把马车、钱和女人都留下,饶你们不死。

  周海听了,挥刀就要上。

  赵叔忙拉住他说:各位好汉,这三个女人,一个是我老伴,一个是我儿媳,一个是我孙女。这个是我儿子。我们一家五口要走亲戚去。请各位好汉让路叫我们过去,我们一定报答大恩大德!

  黑衣人说“把钱跟小丫头留下,其余人可以走!”说着朝着车上走过来要抓小星。

  周海睁着眼睛,大叫一声:先问过我手上这把刀!说着上去对着黑衣人就砍。黑衣人忙用长刀挡住。两人格斗起来。原来周海是徐掌柜招的护院的,也有几分武艺。其余黑衣人一起扑向马车。赵叔也忙从车上抽出刀来,却被一个黑衣人一刀砍过来,躲闪不及,被砍中臂膀,一下子倒在地上。听雨见势不妙,忙把石灰粉、辣椒粉撒了出去。跟周海格斗的那个黑衣人也中了招。几个黑衣人一下子被呛得睁不开眼,又接连咳嗽。听雨忙拉起赵叔上车,对赵叔说:大家上车快跑!

  周海跟赵叔不敢恋战,赶紧上车驾车就跑。这些黑衣人显然训练有素,一行人没跑多远,就被追上了。

  这时车上的赵叔臂膀上流了很多血,赵婶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替他包扎。听雨帮忙勒紧布条,使他不至于失血过多。周海忙跳下车去,让大家快跑。他一人跟黑衣人斗在一起。根本斗不过六个人,很快就被砍倒了。六人一起冲向马车。听雨急忙又撒出石灰粉、辣椒粉。六人忙闪在一边。等石灰粉尘散去,再次追上。一个人上前拉住了马车,喝道:快下来,饶你们不死!

  听雨见势不妙,手伸向篮子,又撒了几把石灰粉。几个人失于防备,来不及躲闪。烧得眼睛难受,呛得咳嗽起来。急忙拉着小星跳下车来,拔腿就跑。奇怪的是,这几个黑衣人只追她们两个,对车上的其他人及钱财居然理都不理。赵婶见黑衣人就要追上她们姐俩,扑上去把一个黑衣的腿死死抱住,大叫:孩子们,快跑,快跑!周海和赵叔也挣扎着扑上黑衣。但三人很快就被他们乱刀砍死。听雨姐妹两个没跑出多远也被围住了。一黑衣挥刀叫着就朝她们逼近,只听一个人用日语喊叫:混蛋,要活的。受伤的,不要!

  听雨一惊,小声对小星说:这几个怎么是日本人?又不是边境,怎么会有说日本话的?看来他们一定是日本细作(间谍)。你要逃出去了,一定告诉人们,京城有日本细作。是日本细作伤的我们!

  正说着,六个黑衣人一涌上前,把二人死死按住。听雨只是连声喊叫:救命!喊叫半天,也没人来。随即二人被捆绑起来。一个黑衣人说:你喊破喉咙也没人来,还是省省点力气走路吧。

  被绳子勒得疼痛难忍,小星便哭起来。三个人押着姐妹俩向山野走去,听雨又见另外三个黑衣把老赵夫妇及周海的尸体抬上马车,也拉进山里。一个黑衣还用土掩盖着地上的血迹。

  听雨心想:妈的,这些日本鬼子还真够小心谨慎的。也是,他们在异国他乡,被官府逮住了就是一个死。

  听雨和小星被他们带进深山里的一个破旧的寺庙。里面又出来几人,都长得面目狰狞,却像是本地人的样子。听雨想:一定是本地的歹徒帮手。几个人帮忙押着她们两个进去。听雨被推搡着走进去。为了更好逃跑,她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偷偷地仔细观察这个地方,试图找出能逃跑的线路。寺庙年久失修,大殿门窗都掉了。山门也没了,早已多年没人住过的样子。进了寺院,满院都是枯干的荒草。院里倒有几个武士之类的人在守着,像是站岗。从外面看,殿里的佛像也破烂不堪,结着蛛网,积着厚厚的尘土。冬天日短,这个时候,西边的一轮落日正在下沉,天边挂着一抹血红的残阳。听雨朝天边看了看,不由得流出泪水,心想: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看见太阳了。以为穿越到古代可以逃避现实,想不到,哪个时代有哪个时代的难题,什么时候都要面对,都要解决。本来觉得21世纪的人心太坏,可这个明朝,人民的生活却也是如此艰险。21世纪日本人在捣乱,穿越到古代还是日本鬼子在捣乱。好像不搞抢劫,日本人就活不下去似的。妈的,这次怕是要死在这些日本鬼子手里了。

  听雨走了一路,偷偷观察了一路,只看到寺院后门似乎是直通向山坳里。山坳里有杂乱的丛林和岩石似乎可以藏身。而且重要的是,这些日本人和劫匪并不多,最多有十个。硬拼固然不行,但趁黑逃走好像还倒是有点可能。

  几个黑衣人把车上的尸体抬下来,扔到寺院里一个废井里,并用铁锹挖土掩埋。显然他们也是身在异地,心存畏惧。听雨看着那几个曾经让自己感觉异常温暖的家人,不到半个时辰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眼泪止不住落下来。

  另外几个人,把听雨姐妹两个推进一个破旧的禅房里。立即有一股刺鼻的恶臭味冲了过来。听雨几乎要呕吐起来。她一下子被推倒在地,小星也被推了进来,倒在她身上。随即房门被上了锁。

  听雨以为只有自己跟小星两个人,可是倒在地上了,觉得地下软软的,好像在动,她吓了一跳。借着昏暗的光线一看,才发现自己居然是压在一个孩子身上。那还是一个跟小星年纪相仿的女孩。因为被人压住,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嘴也被堵着。听雨赶紧起身,因为两手被捆绑着,也并不太容易。但最后也终于站起来了。这时听见外面有人用日语叫骂:妈的,抓了这么多,怎么都不是?

  另一人接口道:刚抓的这两个还没审问呢。大的不用问了,肯定不是,年龄也不相符。只问小的吧。等老大回来再审一下看吧。不过看样子像是母女呢。

  原来那人也笑道:审一下再说。说不定她们不是母女呢。她们长得又不像。就算都不是也没关系,反正这些孩子们都要卖到青楼去呢。这次能卖不少钱呢。够咱们用很长时间呢。等审问完了,再把那个年纪大些女人让兄弟们玩玩,解个馋。

  听雨听了心里很紧张,很害怕。心想:万一这小星是他们要找的那个孩子呢,被他们带回日本去,可怎么办?她的父母会永远失去了女儿。自己也可能会落入青楼,沦为娼妇。在这里多待一会儿,还会有被强J的危险。不行,必须得逃出去。必须得做决定了,再等下去,就只能下地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