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第三十四章 午夜惊梦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雪子 2430 2016-10-20 11:11:51

  听雨跟小星都累惨了,所以很快就入睡了。听雨夜里总是胡梦颠倒。一会梦见自己跟钟越吵架,转身钟越又不见了,又是在海边跟张新合在撕扯。一会又是自己被一队追兵追上了,惊恐万分。一下子就惊醒了。定下神来,看见一盏地灯忽明忽暗,身边的小星也在梦中喃喃呓语。这才想起原来自己穿越了。她有些奇怪,自从自己到徐家之后,一次也没有梦到过以前的事,现在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自己要穿越回去了吗?还是自己的命运要发生重大变故了?想着梦中的情景,她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便坐了起来。心想:自己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得想办法回去啊。自己的父母知道自己失踪了,会不会急坏了?想到父母,她不由得心里一阵酸楚,想: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祸事,不去海边旅游就好了。可是未来的事情都是不可预见、不可预知的。

正在胡思乱想,外面守夜的两个婆子听见里面的动静,凑近隔断间问:姑娘是不是睡不着?要用茶吗?

听雨忙说:不用,不用了。我现在还不想喝茶。倒是想用夜壶。

婆子答应一声说:夜壶在里面桌子旁边呢。姑娘请自便。

听雨起身来,找到夜壶,用完之后,洗了洗手。刚要回到床上睡觉,却看到窗户上好像是有个人影在倾听着什么。吓得她大叫一声:窗外什么人?!

外面地下坐着的几个婆娘听了,赶忙打灯笼出去。却什么也没看见。回来说:什么都没有。姑娘别是看错了吧?

听雨赶紧去看小星,发现她还在熟睡,才放下心来。她也怀疑自己是看错了。想:有可能是树枝的影子在动罢。如果是人的话,拴在外面的看家的狗应该会叫才对。于是又守着她躺下了。

早晨起来,刚洗漱完,她出去到院子里透透气,却发现:昨天看见的几只看家护院的狗居然还趴在地上睡觉。按照常理,狗是醒得最早的。她有些纳闷。又去看窗户,却见糊窗的细纱上有一个很明显的破洞。豁口很是整齐,像是用刀割过的。有仆人来请她们姐妹吃饭。领她们到了姑母那里,给徐淑娣夫妇请安,又给父亲徐掌柜请安。见过哥哥和嫂子。姑父姑母都问她们在这里习惯不习惯?换了地方睡得好吗?

因为仆妇们已经把昨夜听雨等的事报告给了他们。几个长辈都认为是听雨不习惯造成的。所以都没在意。

听雨回答:还好,还好。

姑母说:你吃完了饭,跟你嫂子她们到外面院子里转转去吧。乡下虽穷,院子倒也大。虽说不如京城,好歹也看看这里的景致,过几天出去再到村镇转一转就好了。

吃过了饭,徐掌柜他们几个男人都在谈论朝廷。景家两个儿子说:依我们看,咱们就不该管这个朝鲜的事儿。他们自己的军队是干什么吃的?凭什么一出了事就要我们中国替他出力卖命?依我说,咱们就不给他出兵,他乱他的去。他丢了国家,关咱们什么事?

景秀成说:听说朝鲜国王整天不务正业,花天酒地地过日子。日本军一进朝鲜,几乎都没遇到什么阻挡。朝鲜军队简直就是稻草做的,朝鲜的国王叫什么李昖,更是个草包。无能得很,只会享乐,一遇战乱,就跟小孩子一样,吓得手足无措,只会逃跑。

景秀文说:不错。咱们大明刚刚平定内乱,耗费了那么多的军费,要是再帮他去打仗,那就会国力大损。但朝鲜现在是我大明的附属国。我大明为其宗主国。他来求救,咱们大明恐怕不能坐视不理。

其父景月生笑道:你们懂什么。倭乱都有上百年了。今天的日本倭人不光是为了占朝鲜,他今天占了朝鲜,明天就会打到咱们中国了。到时,战场就得在咱们的疆土上开打。那个时候,咱们的军民伤损得恐怕更为惨烈。趁他还没打过来,咱们在朝鲜开打,虽然费了银钱,但人员伤亡会少很多。破坏的农田作物之类也少些。只是前方打仗,后方的百姓难免会人心惶惶。担心这担心那的。前一阵的宁夏战乱,咱们京郊百姓都有些惊惶,何况西北的百姓们。 

  景秀成说:这个年头,怎么老是有战乱呀?说到底,是为了金钱,为了荣华富贵。这些匪类竟然不惜拿命去换去拼。可见金钱有多害人。

听雨笑了插嘴:哥还操心朝廷的事儿呀?你不知道,朝廷的事儿多呢。前一阵子,我在京城听二哥三哥他们说,朝廷现在还进行什么争国本呢。为了争立太子,这朝臣和皇上正争论得天翻地覆的,为这个惹恼了皇上,罢了好多个大臣的官职,乱子也出了不少呢。

徐掌柜忙说:本朝之事,咱们不要多言。让锦衣卫听了去可就麻烦了。小雨,跟你嫂子们出去逛逛去吧。

听雨听了一吐舌头:怎么一大意,把这事给忘记了。明朝的特务可是遍布全国呀。

嫂子们邀请她们去逛逛,听雨跟小星便跟着她们去了。后来,听雨看见佣人把剩饭去喂狗,又看见几只狗懒洋洋地起来吃食。别人没理会,听雨却觉得似乎有点异常。难道昨夜真的发生过什么事儿吗?她想起昨夜里在窗户上看见的那个身影。心里有一丝不安。心想:难道真的会有什么事儿吗?那会是锦衣卫特务吗?还是我多虑了或是看错了?

走到她跟小星住的院子,她仔细看着。忽然在墙底下花池边,她看到湿湿的有两个大大的脚印,新鲜的。很显然,那是两个靴子印,不是女人穿的鞋子。而是男人的。花丛里,居然有一把雪亮的匕首。她警觉起来,觉得这里也不安全了。直觉告诉她:必须得马上离开这儿。于是她找到义父那里,跟他说出自己的想法,要尽快离开这里,到那个偏僻的小农庄去住。徐掌柜听了,也有点不安,马上找到妹妹妹夫,把事情经过告诉他们。要他们尽快安排听雨跟小星离开。 

吃过午饭,徐掌柜兄妹就安排听雨跟小星上了马车到小农庄去了。为了掩人耳目,听雨跟小星打扮成农家儿子,女扮男装,且都戴着斗笠骑在驴上。让世轩和家人周海都打扮成农夫的样子护送他们。徐淑娣对哥哥说:那里离这儿不算远,也有人接应,也有几个老成的家人照顾他们。我也会时常看望她们姐妹去。哥哥只管放心就是。

徐掌柜笑说:妹妹办事,我自然没有不放心的。等世轩回来,我们也要回京城了。店里的生意没人照应可不行啊。

徐淑娣说:等世轩回来,就有点晚了。要不,就等明天早晨再走吧。啊?

徐掌柜推辞说:我跟世轩两个男人晚点也无妨。我们骑马,比坐车快多了。这里离京城这么近。

果然世轩很快回来了。留下周海在那里照顾听雨跟小星。徐掌柜父子两个告别妹子一家,回京城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