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第十六章 业余爱好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雪子 2346 2016-03-14 14:41:25

  三哥闲暇时会做什么呢?会下棋吗?什么时候有空咱们来一局?

妹妹会玩什么?围棋?双陆?还是象棋?

当然是围棋了。咱们先杀一盘试试?

好呀。

两摆开棋枰开始下棋。

两人下棋直到快黄昏,也没分出胜负来。

听雨说: 算了,不玩这个了。三哥,你读书之余活动身体吗?一天到晚光是这样坐着,日子长了,身体会受不了的。会出毛病的。

“你有什么好办法?”

三哥会《五禽戏》吗?每天练一套〈五禽戏〉就能强身健体。我找到一本书,上面就有三国时华佗创建的〈五禽戏〉。读书首先也要身体健康呀。身体是做好一切事情的前提。没有好的身体,什么事也做不成的。明天我给你拿来那一套《五禽戏》图来,咱们叫上大哥、二哥一起练,好不好?当然,是在你不读书、休息的时候练。

爹娘能练吗?

那个动作有些剧烈,怕二老身体会受不了。让他们多散步就好了。

正在这时,家里的佣人六嫂来请他们两个吃晚饭。

听雨说:三哥,咱们一起吃饭去吧。吃完了饭,你也跟我们一起散步去吧。

文轩说:散步?不行啊。读书人就是把别人休息玩乐的时间都用上才能学得会。没有大量的时间作保证,哪能把书都学好、背过?四书五经都得背得滚瓜烂熟才行。我虽然都背过了。但是,也不是太熟。这些文章也得多多学习,甚至得背过才行。看人家怎么写的,然后自己再揣摩着写一些。下来还要跟一些同案的朋友做文会呢。

那好,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我跟爹妈去得了。但也要记得劳逸结合才行啊。要不然,读书的效果会不佳。

知道。我读书一个时辰就会休息一会儿的。

二人一起到了厅上。徐掌柜夫妇和子轩已经坐在那里了。见他们到了,一家人开始吃晚饭。

吃过晚饭后,听雨陪二老到外面散步。邀请世轩跟嫂子,他们不去。世轩说还要再去店铺清点一下货物。他老婆说,自己要在家里带孩子。泛酸地说:我可比不上妹妹清闲呀。

徐掌柜夫妇皱了皱眉,徐氏说:那你在家把孩子看好了。我们去得了。

赵氏答应一声。三人转身出去了。

过了两天,听雨果然拿来一本《五禽戏》的书,交给了文轩。要他休息的时候,照着图练一练。然后就要走开。

文轩说:妹妹不一起练吗?

“不了。我要去药铺里照看。”

那就有劳妹妹了。我对这些生意上的事不通。不能帮上忙。请妹妹多多谅解呀。

没事。你和二哥还要考取功名呢。徐家光宗耀祖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有了功名,别忘记了也让我跟着沾点光啊。

文轩笑了:那是自然。

听雨在一个人的时候,很是想念自己的亲人。也会回忆跟钟越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很是伤怀。但也想不出办法回去。有时也想:罢了,反正回去了,心里也是难过。还不如在这里生活一辈子得了。她的房间里,徐氏为她买了很多比较精致的摆设还有盆栽。窗下摆设着琴、筝。本来她学过弹古筝的。所以,晚上二老出去散步了,她又思念家人的时候,就会弹上一曲。她不知道的是,有时她弹筝的时候,文轩跟或子轩也会循着乐声悄悄过来,以欣赏倾慕的眼神,远远地看着她。这天晚上,她跟徐氏说自己身上不太舒服,就又没跟徐掌柜夫妇一起散步去,而是一个人回到卧室倒在床上想心事。看着天色尚早,掌上灯,翻了几页书,觉得无聊,于是她坐在窗下筝前的琴凳上,随手弹了一曲《汉宫秋月》,幽怨的曲子弹过之后,不禁有些伤感。弹着弹着,眼里竟然冒出了泪水。外面的子轩见状忙鼓掌,让她分心免得伤心太过。听雨吓了一跳。 

妹妹,弹得不错呀。真想不到妹妹如此多才多艺。

听雨忙拭了泪,笑道:原来是二哥。吓了我一跳好的。二哥来了,怎么不说话,告诉我一声呀?

子轩说:怕告诉了你,就听不到这么好听的古筝曲了。妹妹思念父母家乡,不该弹奏这么幽怨的曲子才是。徒增伤感。弹一曲《渔舟唱晚》就好了。

二哥爱听这个曲子吗?我给你弹奏一曲又何妨?二哥请坐下,喝着茶。听我弹给你听。就只怕小妹技艺太差,恐有污尊耳。

“妹妹不要太过谦虚了。能听到妹妹弹奏的妙音,那是我的荣幸啊。”

听雨果然又弹奏了一曲《渔舟唱晚》。

一曲终了,子轩忙拍手叫好。听雨的心情稍微也好了一点。

子轩说“妹妹伤心的时候,应该弹奏些欢快的曲子才好。要不然,就越加伤感。应该多让自己开心才好。过于伤感的话,会伤及身体的。”

听雨忙说:是。

子轩说:妹妹还弹吗?时候也不算太早了,不弹了就早点休息吧。

听雨见墙上还有一把胡琴,就说:哥哥说的是。哥哥说欢快的曲子好,那看我就来个更欢快的。

子轩说:还有比这更欢快的吗?

听雨拿起胡琴说:怎么没有?哥哥听着就是了。说完,拉起二胡来,弹奏的是《万马奔腾》。马嘶、马蹄声惟妙惟肖。果然是非常欢快的曲子。

子轩惊奇地睁大眼睛。等她弹完了,笑问她:这到底是什么曲子,象是骑马奔跑。竟比上一曲还好。还更加让人心里畅快。

听雨胡乱解释说:“这是来自蒙古的《万马奔腾》。我就是听了这个曲子后,喜欢上胡琴的。然后就要求母亲把我送到这个乐器班学习的。学会之后,我拉的最多的就是这个曲子了”。

蒙古的?妹妹真让我刮目相看啊。

“哥哥喜欢弹奏什么乐器?”

子轩说:我可是个大俗人,对音律一窍不通。只会死读书。

听雨又问:那三哥呢?

“他也一样。”

哦。

听雨略点了点头。若有所思,放下胡琴,脸上现出梦游一样的表情,两手又在不知不觉中开始弹奏古筝。这次是《平沙落雁》。接着又是《梅花三弄》、《春江花月夜》甚至于〈十面埋伏〉。她心绪烦乱。弹完一曲又一曲。弹着弹着,突然砰地一声,弦断了。

琴声戛然而止。听雨叹了一口气。慢慢地把古筝断的弦取下放在一边。

“看来,今天妹妹心绪不佳呀。不适宜弹琴(筝)。”

听雨眼角又渗出泪水来。子轩又要说话,听雨忙摆手。

“现在不早了,妹妹该休息了。爹娘也回来了。别吵着他们休息。”子轩站起身来。

听雨于是停下。站起身来,送子轩出屋。

二哥慢走。

看着子轩走了。听雨又回到屋里,一头倒在床上,眼泪涌泉一般奔涌而出。盖上被子小声啜泣起来。

文轩从远处走过来。隔窗听了听,听到里面的哭声。本想走进去,便想了一下,觉得还是让她先冷静一下才好。于是慢慢地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