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第十七章 被跟踪了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雪子 1340 2016-03-16 11:04:31

  子轩回到自己屋里,拿起一本《三科程墨持运》,看前科科考的的试卷,看了一会儿,觉得索然无味。便回身躺在床上。想着刚才听雨流泪的样子,心里便有些替她难过。心想:看她生得那么娇弱的样子,在家里肯定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不知她只是想念父母家乡才难过的,还是有其它伤心事呢?听母亲说,她曾被夫家退了婚,原因是对方跟别人结了婚了。难道她是因为这个难过的?闭上眼,眼前也总是浮现着她流泪的样子。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直到天亮了,才打了个盹。

老大世轩在老婆孩子回来后,徐氏便吩咐他们在自己房里吃饭,不用跟大家一块吃了。并让厨娘为他们单独做饭。

吃早饭的时候,子轩看见听雨眼睛好像有些浮肿的样子。于是关切地问她:妹妹昨晚没睡好吗?

听雨说:我昨晚睡得晚了些。早晨醒得又早些,所以才这样的。

徐氏扳过她肩膀,仔细端详着她的脸说:女儿呀,晚上是不是又看书来?女孩子家,又不用科考,就不要看那么多书了。我跟你爹两个人散步回来后,就很困了。洗过澡之后,躺下就睡了,一觉睡到天大亮。按你的法子,我们睡得倒是踏实了。你自己反而又睡不好了。这是怎么说的!

听雨撒娇地笑着说:我哪晓得?世人在阴沟翻船的也多得是。我这个算得了什么?

大家笑起来。

徐氏刮了她鼻子一下,说:小丫头,小嘴什么时候都有话说。谁都说不过你。

子轩说:以妹妹的才学,要是科考去,肯定能高中!

文轩也说:对。妹妹是个大才女嘛。

听雨吐了一下舌头说:两位哥哥,你们就别挖苦我了。我一篇时文也没读过,考什么考?烤红薯还差不多。

大家笑起来。

一家人吃饭。早饭是小笼包子,香葱花卷。白米粥、玉米茬粥。四样小菜。

听雨只吃一小碗白米粥,夹了几口小菜,便不吃了。

子轩说:妹妹怎么吃这么少?

文轩说:她一向吃得少。只是今天比往日更少。

徐氏说:女儿啊,你正年轻呢,为什么吃这么少?你跟那些整天在闺房坐着的大小姐又不一样,每天要到药铺里去帮忙,吃这么少,哪有力气出去走动?

听雨说:我有的是力气。吃太多了,胖了难看。我怕胖是真的。现在的人是以瘦为美的。女孩胖了就嫁不出去了。

徐掌柜说:小雨,查看帐目的话,你也不用天天去。天气这么热,仔细中暑。隔三两天去一次就行。只是监督一下帐房先生,看着他日清月结的怎么样。也不是让你天天做帐,记帐的。

徐氏说:女儿,你生得花容月貌的,恁般俊俏,出门去千万记得,一定要戴上有纱巾的斗笠。免得给浮浪子弟们撞上了,起了歹心恶念就不好了。

听雨应道:是。

徐掌柜说:今天我也要去药铺看看去。待会儿让小雨跟我一块去就行了。

一家人吃过早饭,两个儿子去了学堂。徐氏留在家里。听雨跟徐掌柜去了药铺。

药铺离家不远,不过一里的路。两人都是步行。

两人从家里出来,走不多远,听雨就觉得好像是有人在后面跟踪自己似的。心想:母亲说得还真是的。果然有不良之人在捣乱。不过身边有义父在,她的胆子还壮些。觉得光天化日之下,他不敢把我怎么的。

听雨向后面看了看,街上有很多人,似乎也没有什么人在自己后面有点跟踪的样子。难道是自己疑神疑鬼?太多心了?

到了药铺,听雨跟着徐掌柜进去了,在帘子后面,摘下斗笠对着街面上仔细地观察。徐掌柜问她:孩子,怎么了?

听雨把事情告诉了他。徐掌柜也朝街面上张望。看了半天,他说;没发现的可疑男人呀。你不是戴着斗笠吗?别人肯定看不到你。你要是怕,回去的时候,我跟你一块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