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第五章 两阵对决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雪子 2373 2016-03-01 11:27:32

  就这样,叶听雨就临时住在了好朋友于美丽房子里。钟越回来看到听雨把行李收拾走了,心里有些着忙。给听雨打了很多次电话,又发短信。无奈听雨就是不接(她怕自己一听见钟越的声音,会控制不住昏过去),也不回短信。查询叶听雨信用卡,才发现她早就改了密码,余额也近乎为零。他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妙。

中午听雨跟美丽两人去外面吃饭。两人边吃边谈论听雨跟钟越的事。于美丽说:这个钟越别看长得帅,人一看就不怎么的。你们两人在热恋期间,还让你出房租的钱,家里的开销他一点儿也不出。光这一点,我就觉得这个人不地道。当时劝你,你怎么也不肯听。不过现在也不晚。高中时咱们班的班长刘军,现在在一家房地产公司任销售部门经理,当年追你也挺狠的。虽然不如钟越长得帅,但是也不差,加上人厚道,有自己的房子,又有事业、经济基础。为了你,他现在还单着呢。如果他知道了你现在的情况,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定会再找过来的。

听雨说:我被钟越伤得太重了。天天都觉得脑袋沉重得很,每天晚上都失眠,睡不着。头痛得受不了。所以,我现在还没那个心思。

正在这时,钟越打来电话。因为听雨一直不肯接他的电话,打到美丽的手机上。美丽问听雨,是钟越打来的,接不接?

听雨说,接吧,看他这个无耻之徒怎么说?是不是想要我为他支付房租呀?告诉他,门儿都没有!

美丽接通了电话:喂,钟越,什么事?

钟越说,美丽,听雨在你那儿吗?我一直联系不上她。

美丽说,没有跟我在一起。怎么了?

钟越说:听雨这些天老是不接我电话。我不知道她怎么了。我怕她是回老家没借到钱,不好意思见我。如果你见到她,请你告诉她,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有什么事当面说清楚就好了。借不到钱也没关系,我不怪她。我压根就没指望靠女人。我自己的事,自己扛。公司的事我自己解决就行了。千万带她来见我。有什么误会,两个人当面说开了就行了。

美丽不耐烦地说,好了,我知道了。我转告她就行了。等我见了她,我会带她去见你的。

第二天下午,美丽果然带听雨来到听雨他们租的公寓前。钟越早就在那儿等候了。

钟越一见她们两个下了车,就急忙迎上来,一把抓住听雨的手:老婆,想死我了你。你怎么才回来见我?还老是不接我电话?你到底怎么了?借不回来钱也没什么。你不知道,这两天,房东那个老太婆总是提醒我,该交房租了。催我赶快交了。我现在没钱,我拿什么交呀我,我都急坏了。你回来了,赶快把钱给了她吧!

听雨甩开手,一下躲开他,说他:谁是你老婆?你跟范小美结婚了,管我叫什么老婆?你管她叫去。另外,我也不该你的,也没有义务给你交房租。你让你名副其实的老婆为你交去。我一分钱也没有! 

钟越一副无辜的样子说:“老婆,你怎么了?才几天不见,你怎么就这样对我?是不是有什么事让你误会了?夫妻之间有什么误会,说开了就好了嘛。我做错了什么事,或者觉得我哪儿做得不够好,你告诉我,我一定改。”

听雨厌烦地说:钟越,你说的话让我恶心。别再演戏了。你以为你是练演技呀。你这出‘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演得不错啊。

钟越说:老婆你怎么了?怎么几天不见,说话就阴阳怪气的了?什么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啊?把话说明白点,行吗?

听雨说:我说得不够明白吗?好啊,那我就说明白点给你听。你明着跟我恋爱,暗地里跟范小美结婚,把我变成小三,玩弄我,骗财骗色不算,还阴谋暗算我。窃取我公司机密卖钱。我像傻子一样,被你蒙鼓里,还为你四处奔波,去跟亲戚们借钱,要救活你的公司。我一心为你着想,你却把我往死里整。你也太阴毒了吧?你算人吗你?

钟越脸色变了变,嘴硬心虚地说:老婆,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呀?你是累傻了,还是听了别人的闲话了?说着把目光转向于美丽。

美丽拿出手机,调出视频说: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装,继续装。演戏吧。

钟越看了视频,上去就要抢。因为上面不仅有他跟范小美结婚的证据,也是他窃取商业机密的证据。美丽一闪身躲开了。

美丽骂他:你跟范小美领了结婚证,凭什么让我们听雨为你去付房租,你也太无耻、下流、不要脸了吧?你把我们听雨当成什么了?她在你眼里永远都是被你利用、愚弄的傻瓜吗?你跟你那不要脸的老婆,还想把听雨的钱骗过去,然后让她去你的公司帮你,借着公司破产,让她丢了工作。好实现你老婆对听雨的报复。你他妈的还算人吗?你不说你这两年,住在听雨的公寓里,一分钱也不出,白吃白住的,养了你整整两年。养个牲口养条狗还知道感激主人,见了主人还知道摇尾巴呢。你倒好,反倒跟你那不长进的蠢婆娘串通着,背地里坑害我们听雨,替她报复听雨。你跟范小美一样是蛇蝎心肠呀。你算男人吗你?你连人都不算啊你。太没人性了。别觉得老实人好欺负。脚踩两条船,你就不怕被淹死?告诉你,欺负老实善良的人是要遭到天谴的。你就等着遭天打雷劈吧你!光是窃取商业机密这一条,就够你坐两年牢,你就等着法院传票吧你!

钟越听了,吓得扑通一下跪在听雨面前抓住她的手:听雨,我错了,对不起,你打我吧,骂我吧。千万别告我呀!我一时鬼迷心窍,听了范小美的话,是她想害你呀!

听雨甩开他,轻蔑地说:“别让我看到你这副丑态,快滚吧,我永远也不想再见到你。还有,范小美被辞退,根本不关我的事。是经理见她造成了错误,又屡教不改,影响了好几个月的业绩,便把她的事汇报给总经理,总经理要辞退她的。何况她又窃取公司机密。总经理要是知道这件事,我保证人家也会马上起诉她。她被辞退的事,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她报复我,搞错了对象!”

美丽说她:跟他解释那个干什么,有本事,就让他们报复去吧。我们先告他们窃取商业机密。他们两个都得坐牢!

钟越哭求她说:老婆,你别告我呀,我求你了。我的公司快倒闭了。我连房租都交不起了。眼看就要睡大街了。老婆,求你看在这些年我们俩人相爱的情分上,千万别告我呀!

美丽骂他:住口,谁是你老婆?冲范小美叫去吧。快离我们远点,别在这儿给我们丢人现眼了。说完拉起听雨,两人上车,张涛很快把车开走了。留下钟越颓然地倒在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