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月傍漓中

第九十六章 疏雪归人

月傍漓中 钟瀛 2191 2014-10-16 08:22:02

  适才堂中各人早已散去,此刻内堂之中,便只余苏溪与楚宣榕,还有侍立在她们身旁的侍婢。

堂中极冷,但苏溪坚持着要在此处等待侯夫人。因为这内堂,能远远看到侯府的大门。穆氏只要一回来,便即相见了。

紫真揉搓着两手,她有些冷。适才,苏溪将孙氏从太师椅上拉起的瞬间,她的脑海中便再次闪过那日在水清斋的情景。虽然她先一步跳到江中,但苏溪后来回到船中时那满身满手的血迹,和她之前用匕首划破灵四娘脖颈的那一幕,来回地在紫真眼中打转。紫真越想越是恐怖,不由得退得远了几步,低垂着头。

苏溪发觉她的异常,扭头看了她一眼,见紫真也不抬头,心中暗暗猜到大半。这边澄敏捧过来一壶热茶,又拿了点心放下,对苏溪和楚宣榕道:“少夫人和小姐先吃点东西罢,不然喝口热茶也好!”她脸色冻得微红,不住将手往袖中揣着。

澄敏的神色极为平静,那日她亲眼撞见楚魏挨了苏溪一巴掌。只想着她连少侯爷都敢如此对待,怕是没有什么不敢做的。是故对于今日之事,她竟看得颇为平常,不觉有什么奇异之处。

楚宣榕吃不下,连苏溪倒了热茶给她时,也摇头推了。苏溪见她时而抽噎得发抖的样子,忽然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为人子女,总会见到父母亲亡故的一日。古来繁衍生息,天地灵秀,而生老病死,乃是天道自然。纵然九五至尊,也难达万寿之企盼。别说以个人之力,即便是集众生之合力,也只能是遁入空门,并无办法左右寿命。

苏溪瞬间感觉脊梁骨发冷,她由楚宣榕的悲疚想到自己,不敢再想下去,直叹了口气,喝下热茶。

卯时初到,传来守门家丁的呼声:“夫人回了,夫人回了!”

苏溪连忙掀开盖在身上的毛毯,站起身来。而楚宣榕先是一怔,恍惚了几瞬,便登时冲了出去。

穆氏顶着风雪归来,她推开了一旁撑伞的侍婢,直直向堂中走来。

疾风将她深褐色的袍角掀起,她一把将披风摘下,扔给了身后的侍婢。

苏溪见到她进门,朝这边走时,还不确定她是否已然知晓。然而穆氏摘掉披风的举动,让她瞬间明白——楚戴侯的死讯穆氏已经得知了。

“娘!”楚宣榕扑在她面前,紧紧抱着她母亲的双腿,她的脸深深埋在穆氏的衣袍之中。

苏溪缓缓从堂中走出,凄然地望着穆氏的脸,默默跪了下来。

穆氏神情并未过多悲戚,只是,她的脸色不好,原本微黄的脸充斥着灰蒙蒙的风霜之色,她默默站在原地,任凭楚宣榕在她脚边放声大哭。

雪肆无忌惮地飘落,飘落在每个人的衣袍之上,时而被风刮起,终是落于地面,消融了旧雪,留存了新雪。

隔了良久,穆氏扬手轻轻推开楚宣榕,对跪在面前的苏溪道:“起来罢,都是命。”说着,她徐徐绕过苏溪二人,走到堂中。

“宣儿快起来。”苏溪望着穆氏的背影,缓缓起身,伸手拉起跪在地上的楚宣榕,朝穆氏走来。

“母亲,少侯爷已经带人去找了,您别忧心,想来父亲他定能逢凶化吉的。”苏溪明知此话毫无可信之处,仍是面带恳切,说了出来。

穆氏摇了摇头,在堂前转了一转,看到右首的太师椅时,不禁冷哼了两声。苏溪忽想起孙氏所说的“我一向坐在此椅同侯爷讲话,”霎时明白穆氏此刻心中所想,不由得感触颇多。

“我这个年纪了,也没甚么求的,半生荣华,到如今儿女双全,死了丈夫也是平常了,不会过于难过,你不用担心我。”穆氏沉吟半晌,说道。

“母亲!”苏溪刚要相劝,只见楚宣榕扑到母亲怀里,哀哭着。

“宣儿别怕,你父亲没了,还是有娘在,有哥哥嫂嫂在,怕什么呀!”穆氏抚摸着女儿的头发,轻轻拍着她。

“女儿不是怕!”楚宣榕狠狠咬着下唇,从穆氏怀中起身,她哭得红肿的双眼睁得极大,直望着母亲道:“宣儿不是怕,在咱们府上有什么怕的?”她说着,哭腔更重,“宣儿是不想,不想没了爹爹!”她说到最后,竟然声嘶力竭地吼了出来。

穆氏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她口上虽然不说,但是看着那般蜡黄的脸色,便知楚戴侯之事对她的打击并不轻。她已四十有余,又非风韵犹存之人,此事一出,更加似是老了几岁。

“你爹爹自己死了,为娘也没办法。”穆氏静静搂着小女儿,含泪说道。

“哥哥去找了,”楚宣榕哭道,“可是他。。。。。。他也不回来,他怎么这么久了也不回来啊!”

苏溪被她这么一哭只觉心神不定,她恍然想到楚魏临走时怔仲的模样,竟兀自担心起来,脱口便道:“母亲,我想去南山重殿。”

穆氏惊了一跳,但看着苏溪的神情颇为哀恳,不禁开口道:“你一个年轻姑娘,去那儿干什么?”她说着,指了指外面满天飘洒的雪,道:“这种天气,别去了!”

“这样等待着音信更难受。”苏溪握紧了穆氏的手,只见她手心红彤彤的肿起来一片,惊道:“母亲你的手。。。。。。”

穆氏呆了半晌,将手掌翻过来,覆上苏溪冰冷的手,改口道:“你对魏儿有这份心,我不拦你,去罢!小心点就是了。”她说着,招手对堂外的仆从道:“给少夫人备马车,多带两个随从。”

“不必备车了,牵匹快马!”苏溪高声向外呼道。说着转头过来对穆氏道:“马车太慢,又麻烦。溪儿自幼便学了骑马,母亲不必担忧,如果有消息我一定快马加鞭便回来告知您和妹妹。”她说罢,便跪地向穆氏叩了头,起身便往外走。

紫真一脸忧愁地拿了苏溪的披风,跟了过去。不一会地功夫,马夫牵来两匹马,一黑一棕,想让苏溪挑选,而随行的两名侍卫已在府门外等候着。苏溪看了紫真一眼,接过披风,随手放在黑马的背上。这时,只见澄敏匆匆跑了过来,手里捧着一件加厚的外袍,她奔至苏溪身前,喘着粗气,道:“奴婢会骑马!”

“你要陪我去?”苏溪不可置信地看着她,霎时对这个小姑娘有了钦佩。

澄敏连连点头,苏溪将旁边那匹棕马的缰绳交到她手中,道:“牵了马过来罢!”说着便紧紧系了披风,跃身上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