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月傍漓中

第三十五章 尹氏夫人

月傍漓中 钟瀛 2060 2014-09-18 09:14:02

  君夫人看她的样子极是可怜,又好笑,她伸出手拉她起来。

凝妆的神经一下变得疏朗了,她紧紧握着拳头,君夫人掰开她的手,见是两块碎裂的蓝水晶,问道:“怎么回事?”

凝妆正苦于无处道出实情,现下正好可以合盘托出,也免了自己的冤枉,于是她定定神,回道:“这是太子妃娘娘的水晶,不知为何落在这里。娘娘她是千金之躯,不能够弯下腰来拾起来,所以命贱妾来捡。”

她说这两句的时候,着实是鼓足了勇气,刻意提高了声音,大殿上每个人都听在耳中。

君夫人眼睛映出笑意,显然,凝妆的回话令她满意。

她转过身来,望着衡帝,双眸有如明珠。

衡帝本不想让太子妃下不来台,可此时君夫人的意思已经很明确,若是不开口训斥两句,势必驳了她的脸面。于是他冷声喝道:“太子妃,你说说,是这样么?”

郑懿方才还庆幸不仅躲过了圣上的责罚,且当众驳了君夫人的面子,正自以为乐,直到听到凝妆的话,她只觉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虽非胆怯,但总觉事态严重许多。正这时,听到圣上叫她回话,只好匆匆离席,行礼跪下。

“太子妃,圣上只问你适才苏氏所言是否真实,你只答是或不是就行了!”君夫人斜睨着郑懿,玩味地说。

郑懿心中气极,但衡帝直视着她,当着满殿公卿的面,她却绝对不敢表现出来。只见沉默中她低下头,想开口,却只是点了点头。

君夫人见状,复又看向衡帝,见他只是漠不关心的表情,索性缓缓走向太子的席位,笑望着太子,道:“还不知太子作何看法,太子妃之事可算欺君啊?”

她的笑容是那般明媚动人,眼眸流露出来的风韵仿佛能勾走人的魂魄。

太子手中的金樽缓缓放下,抬头定定望着她的眼睛。。。。。。

她的笑意散去,却并未躲闪他的目光。

只听一声极清脆的声音,是金樽掷落桌案之音。

太子立刻站起身来,走到大殿中央,跪在衡帝面前,朗声道:“太子妃郑懿目无王法,有欺君之罪,儿臣虽为太子,也决不会徇私,还望父皇和尹母妃治罪。”

郑懿跪在那里,一直低着头。

太子跪下来的时候,她的心似是忽然抽紧了一般。

“韩昇,若你能为我郑懿,为了我求一次情,那么过往那些事,便都算我对不起你,都算了罢。。。。。。”她在心中默念。

“我是大司马的嫡女,我是罗宫郡主的女儿。”

她就跪在他的身旁,余光能见到他熟悉的身形,可他一眼都不曾看她。

他说完了自己想说的话,满脸自得的神色,全然没有痛楚。

“还望父皇和尹母妃治罪。”

她耳畔回荡着这一句。

而这一句,在回荡之时,又说出了一次。

这一句,是他的真心话。

直到今日,郑懿才明白,原来过去都不是错觉。

原来自己在韩昇的心中,什么都不是。。。。。。

郑信在上弦月遇刺身死后,她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

而那之后,她曾发誓,不让归天的父亲失望,誓要重振郑氏一族。

而今,她抬起头,“父皇母妃,是儿臣之过,儿臣以后决不再犯,请赦免儿臣之过。”她一字字地说,保持着一直以来的从容,一直以来的高贵,尽管她是在求饶。

对衡帝而言,这件事根本无关痛痒,他也不知君夫人因何故在这一日如此不依不饶。

但他向来不介意这些,如今这般亦只是碍于君夫人的意思,于是他望着君夫人。

君夫人仿若没有听见郑懿的话,她手指着凝妆,问太子道:“这位便是太子的新宠了?”

“没错。”

“叫什么名字?”君夫人问凝妆。

“贱妾苏凝妆。”

“很好!”君夫人微笑着,对衡帝柔声道:“圣上,以臣妾看,太子府上,除了正妃郑氏,也该有位有名分的侧妃了。”

“朕早就说过,后宫之事全权交由你决定,你说了算!”衡帝笑道。

“那臣妾就做主了。”君夫人躬身行了一礼,回过身来,轻轻招了招手,司礼监连忙奔过来。

“你传旨下去,即日起册封太子府良娣苏凝妆为太子侧妃。”她言语间颇为自如,好似这件事情无关紧要一般。

司礼监应声而去,凝妆连忙跪地谢恩。

衡帝高坐在龙椅上,说道:“此事就罢了吧,太子妃,你回去思过吧!昇儿,你做得很好,不愧为朕的储君。”

郑懿缓缓地,静静地退了下去,凝妆在她的位置上坐下。

广陵宫恢复了之前的歌舞升平,每个人仿若忘却了之前的不愉快。

君夫人同衡帝一起坐在龙座上,两人时不时地交杯对饮,如若四下无人。

太子一边饮着酒,一边抬头看着不远处的龙座。

舞姬扬起宽阔缤纷的水袖,和着乐师的曲,翩翩而动。

凝妆轻轻向韩昇说着什么,他只是敷衍地点点头,凝妆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君夫人正在为圣上斟酒。

“今日乃陛下大寿之日,臣妾愿为陛下奏一曲琵琶,不知陛下可爱听?”君夫人忽然起身,向龙座之上的衡帝行礼问道。

衡帝坐正了身子,笑道:“夫人快弹,朕和各位爱卿洗耳恭听。”

满堂公卿见圣上龙颜大悦,纷纷举杯称是。

君夫人搭着内侍的手缓缓步下殿前的玉阶,就坐在最下面的那层台阶上,她长长的裙裾散开来,洒在金光闪耀的绣毯之上,远远望去,仿若整个人置身烟云花海中。她接过乐师手中的琵琶,刚刚撩起衣袖,只听一人朗声道:“臣,斗胆请夫人奏一曲《柳生画嫦》。

这声音来得突然,众人纷纷朝话音方向看去。

凝妆随着众人的眼光看去,只见那男子身长七尺,眉骨微高,着一藏青色长袍,头戴阙飞冠,俨然是风仪出众,相貌堂堂。

广陵宫在他说话的那时候安静下来。。。。。。

“好小子,敢向君夫人点曲子!”太子韩昇歪嘴一笑,脱口而出。

“他是?”凝妆见韩昇态度转圜,不禁好奇相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