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皇妃出墙逆天了

第七十七章

皇妃出墙逆天了 尹昔 1602 2014-07-04 13:32:02

  一手搂着腰,头埋在他胸口,周身散发出阴冷的气息,脚步沉稳。

沈梓漪弱弱抬头,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薄唇紧珉,身上带着一贯的冷漠气息……

她顿时觉得脑袋大,刚刚她可是听说了周诗画没醒来,太子很生气,莫不是现在来找她出气了。

楚宣辰把她带到了一个更为偏僻的地方,附近一个人影也看不到。他正阴冷的看着她,好似要把她盯出一个洞一样。

沈梓漪躲闪着他的目光,表面平静无波,心里惊涛骇浪。

语调轻松,“楚宣辰,你来找我问罪的?”她挎着步子思索着,“我还记得病美人还没有醒,啧啧,改不会那么可怜被我这么一砸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吧?还是她装的不醒来?”她故作惋惜。

他闻言挑眉,轻噗一声,背对着她,负手而立,“沈梓漪,她绝对醒的过来,这得需要你帮忙。”

“干什么?”她蹙眉,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他转过身,一袭深紫色长袍衬得他身材高大,几时不见,五官还是英俊俊秀,薄唇轻启,“把手伸出来。”

她好似被蛊惑般就这么乖乖的把手交出来,更是换得楚宣辰不屑厌恶的目光。

一把雕工精致,锋利无比的小刀在手上划了一个口子,鲜血顿时溢出。她轻呼一声下意识的缩回手,却被楚宣辰粗暴的抓着皓腕,鲜血正沿着手臂滴滴流进一个制作精美的罐子里。

他掐着手臂,让鲜血流的更多更快点。她小脸紧皱在一起,脸色顿时苍白起来,紧咬双唇,整个人无法抑制的往后靠去,楚宣辰也随着她,她靠在墙壁上,他照样接着她的血。

他目光平静,平静的看着她被放血,平静的一点表情也没有,看待她的眼神好似陌生人,甚至比陌生人还要冷漠,甚至透出一股厌恶。

沈梓漪顿时觉得自己胸口涌起一抹疼痛,侧过脸去,嘴巴张张合合,想要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巨大的晕眩袭上头脑,无尽的悲戚好似潮水般袭上胸口,像是一块千钧巨石,压的她快踹不过气来。

瓶子满后,楚宣辰收拾好,抬头不由一愣,随即又恢复冷漠的样子。

他重重一哼,眼光极为不屑,“以后少去惹她。”

“怎么?我的血是灵丹妙药还是什么?太子殿下想取我性命?”她抽回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手上已经黏糊一片,握成拳,鲜血顺着手臂流淌进指甲里,格外的妖冶。

楚宣辰眼角余光微微瞥见,冷了声音,抬眸不屑的看她,“确实是灵丹妙药,等本宫心情好了自然放你出来,这几天你给本宫安分点!”

“如果我说不呢?你能把我怎样?”她嘴角一勾,凑近他。

他黑了俊脸,薄唇紧珉,沉着声音,“你就算跑本宫有的是法子让你回来,想想你的男。宠,想想小貂,再想想其它人。”

“你、”沈梓漪气结,“送我回去。”

楚宣辰重重一哼,目光极为不屑,转瞬消失在她眼前。她靠着墙壁慢慢滑落,跌坐在地上。

月凉如水,倾泻一片光辉。

女子脸色苍白,脸上挂着细密的汗珠,哆嗦着双唇,蹙着柳眉,双手抱着身子。

迷迷糊糊间,她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身体好似被灌了铅一样沉重,身体越来越冷,冷的她只想缩在角落里。

翌日。

耳边一阵抽泣哭恼声,刺痛着耳膜,身体被轻微的摇晃着异常不舒服。

她蹙着眉,想要推开那个一直摇晃她的人,奈何手一点力气也没有,被摇晃的更不舒服了。

微睁开眼皮,刺眼的阳光又让她快速的缩回去,她抚着眼睛,再次睁开沉重的眼皮,迷茫的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红烟立马破涕为笑,还是摇晃着她,“殿下,你醒了,身上还疼不疼?还疼不疼?”

她转头瞥见红烟哭惨了的脸,张合着双唇,嘴唇非常干裂,虚弱的道,“水。”

红烟紧盯着她,生怕她不舒服,“奴婢立马去拿。”

扶着沈梓漪喝下水后,红烟顺便给她洗了脸,此时她的手像胡萝卜一样被包着,又大又肿。

她看着四周,还是那个偏僻的房子,现在已经被抬回来了,小小破破的床躺着非常不舒服,她扶着床沿爬起来,脑袋一阵眩晕,她又跌坐在床上。

红烟连忙扶住她,自顾自的说着,“殿下,你可吓死红烟了,今早红烟醒来发现殿下不在,把这里里里外外都找了个遍,找不到才叫侍卫去找,侍卫把殿下抬回来的时候,手上的血都结痂了。”红烟说着一阵害怕。

沈梓漪不理会红烟躺下来又接着睡,红烟一直不停的说着。

沈梓漪让红烟出去,她立马把绷带给解开,伤口果然已经愈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