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皇妃出墙逆天了

第二十六章

皇妃出墙逆天了 尹昔 2206 2014-05-24 20:58:55

  沈梓漪听到声音后点点头,愣是不知道是谁,小皇嫂也只有楚宣佑那家伙叫,可这明显是个女声。

她抓住那只纤细的手臂,以免那人掐死她。

“小皇嫂,你别叫,我是楚涵。”女声轻柔的拂过耳畔,沈梓漪使劲的点点头。

那人放开她,她赶紧去点燃蜡烛。一个清瘦活泼的少女略带羞涩的看向她。

紧身黑衣 衬得少女前平后平,沈梓漪眼角抽搐,想起了这名少女。

“你不早上来半夜跑我房间里干吗?”沈梓漪问,坐在床前裹好被子。

楚涵愁眉苦脸,“小皇嫂,皇兄不让我见你,说会被你带坏的,今天皇兄不在,所以我就偷偷摸摸来了。”

沈梓漪闻言,脸色立马绿了,原来楚宣辰居然把她说的那么差。

“小皇嫂你可以不用伤心的,吕蝶由本公主来打压她,要是小皇嫂被欺负了可以随时来找我。”楚涵一脸拽拽的说。

沈梓漪看看她,小丫头尚在发育……

“小皇嫂,今晚我跟你一起睡好不好?”小丫头撒娇说。

“不好。”沈梓漪直接拒绝,身边突然多了个人她可不习惯。

她连忙说,“皇兄知道了也没事,做都已经做了有什么关系。”

沈梓漪犹豫一下,说,“那你待着吧。”说完灭了蜡烛就躺下,见楚涵马上要栽进她窝里,连忙大叫,“把衣服脱了。”

楚涵看着小皇嫂一脸嫌弃的样,乖乖把衣服脱了再躲进被子里。

清晨,艳阳高照,微风轻拂。

御花园里花香阵阵,清风拂柳,绿草青青,金色的阳光洒在碧玉如带的湖面上,微波粼粼,园中树枝上新芽绽放,散发出淡淡幽香,小鸟鸣翠,一片生机盎然。

她一身冰绿色丝织轻绸,香腮凝脂,冰肌玉骨。墨发盘成海罗鬓,鬓上是垂下来的翡翠玉饰,脸型秀美,闪动着珍珠般柔和的光彩。

行走在御花园的小径上,远处传来一阵嬉闹声,沈梓漪远远的便瞥见他们,正想离开,刚好被叫住。

女子走上前来,一身淡蓝色长裙,外罩白色披风,鬓发飘逸,秀美可人。“玥月给太子妃请安了。”女子微微行礼。

身旁的婢女的弯身行礼,红烟轻声提醒,“小姐,那是大皇子。”

沈梓漪先行礼,“参见大皇子。”再僵硬的对赵玥月说了句,“好久不见。”

男子衣衫华丽,锦衣貂裘,碧绿玉带,剑眉星目,雄姿英发,眼若星辰,面若冠玉。

“听说你是无霜老人的弟子?”楚宣秦问,那带着探究和打量的眼神让她很不舒服。

她点头,“是。”

“你可知他的去向?”楚宣秦似要看穿她般继续盘问,又带着点丝丝暧昧似捕捉猎物般看着她。

身旁的赵玥月有些气急败坏,凭什么这个女人抢了太子又要来抢大皇子,虽然他是庶出但怎么说也是个皇子,怎么什么好事都给这个白痴占了。

“不知道,以前我也不经常见到师傅,据说他来无影去无踪,很难找的。”沈梓漪实话实说。

楚宣秦闻言,不免闪现一抹可惜之色,又随即说道,“这样,那你下次见到他可否帮我联系联系?”

沈梓漪面露难色,“这个…”

身旁的赵玥月焦虑不已,赶紧搂住楚宣秦的胳膊,声音柔和甜美,“秦哥哥,太后还在等我们呢,改走了,不然她老人家生气了怎么办?”

沈梓漪抖了抖,以前赵玥月分明看过去很霸气的,何时会露出这种娇羞状态。

楚宣秦点头,在看了她一会,沈梓漪行礼,直到他们的背影远去,她起身离开。

被大皇子这么一弄,沈梓漪心里挺郁闷,随即又看见前面走来些花枝招展的女人,立马绕道离开回宫。

刚到宫殿,紫兰轻声提醒,“殿下,太子殿下在里面。”沈梓漪听到太子殿下就立马冲进去,根本没有注意到紫兰惊恐的表情。

“太子相公。”她一看到窗前那个负手而立的身影立马飞扑过去,用小脸使劲的蹭了蹭。

他的声音比平时还冷了几分,甩开她,“以后见到有些人要懂得绕道,楚涵可以来找你,说话给我注意点,别带坏她。”

沈梓漪点头,“知道了。”

楚宣辰没多做逗留,立马离开。

沈梓漪望着他离开的方向,神情有些落寂。

宫殿中地宽广,置有东、西两排厢房,厢房间由曲径游廊相连,游廊四周有玉桥、亭台、池塘、中有许多奇珍异草。殿内布局精巧,华丽大气,美轮美奂。

路过小径,穿过走廊,在一处房门内停下来。

“你们还不知道吧,太子妃是私生女,母亲身份不明,说不定这个太子妃是冒牌的。”

“这个我也听说过。”侍妾甲说。

“那你说我们要不要禀告皇后娘娘?”侍妾乙说。

“你们还不知道吧,听说太子妃跟她爹爹还有一腿呢。”那名女子又说。

“啊……这不可能吧,吕蝶姐姐,那晚太子不是……”

吕蝶一声冷哼,“太子根本没宠幸太子妃,区区一个山鸡当凤凰也该够了!”

“那你想……”

那名侍妾话还未说完,沈梓漪双手叉腰,一脚直接踹过去。

“砰”的一声响,侍妾惊叫一声向后退去,都惊恐万分的看着她。

吕蝶当场就惨白了脸,随即又镇定下来,太子宠她,她怕什么。想着,就高傲的睨向她。

“吕蝶妹妹,好久不见。”沈梓漪嘴角一勾,眼里嘲弄意味甚浓,估计她是没忘记上次她羞辱她的事情,现在在背地里诋毁她。她跟她爹上床她怎么不知道。

“娘娘。”她低头弯腰行礼。

她走过去,其他侍妾频频后退。她扯过吕蝶的头发,抬起她的下巴,扬手重重的扇了三巴掌。吕蝶被打的眼冒金星,一时愣住了,随即大哭起来。

沈梓漪可是下了重手,上次吃了师傅给的丹药力气、反应都不知道提了多少倍,立马把吕蝶打的跟猪头一样。

吕蝶起身想还手,她飞快的抓住她的手,身形飞快的往后一跃,反手一拧,“咔嚓——”一声,吕蝶就瘫痪在地。

她强忍着怒意,“娘娘,你可想好怎么跟太子殿下解释?”

言意之下,她现在可是个宠妃,你一个不得宠的正妻那又能怎么样。

沈梓漪就是个欺软怕恶的主,太子根本不会拿她怎么样,才不理会吕蝶的威胁,“是我打的你呀,你去说啊,难道我怕你这个小侍妾?”沈梓漪咬重的小侍妾,吕蝶的脸一块黑一块白,明显不甘心。

走前她还不忘了狠狠的踩了她头一脚。吕蝶立马昏死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