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醉看人面桃花

第五十六章 开轩酌风雅

醉看人面桃花 海王宫 1025 2014-11-22 18:36:02

  说到‘风雅’,有的是真‘风雅’,有的则是附庸‘风雅’。风雅也分高低。高者,曲高和寡,难以复制;低者,吹弹可破,经不起历练,经不起琢磨。所以,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不相识,不知对方的底细,言语拘谨。偶有交流,心里生怕被别人比下去,也都是拿出自己得意之作,还看不出一个高低、优劣。后来,见的多了,自然就熟识起来,有的人依然谈笑风声,游刃有余,有的人则稍显羞涩,踯躅犹豫,沉吟良久才发一言。

单一喝茶也是无聊。后来,有大方者,设下对局,玩起了文字游戏。先从最简单的对对子开始。什么‘山山水水,处处明明秀秀;晴晴雨雨,时时好好奇奇’。什么‘荷花茎藕蓬莲苔 ,芙蓉芍药蕊芬芳’。什么‘林花经雨香犹在 芳草留人意自闲’。……这群准秀才中,肚子里有真墨水的不多,大多数人水平一般,又想参与,造句都是引用古言,看似清雅,其实酸的很。姜梦桃听在耳朵里,有些不屑。所以,她只听,不说。

奈何肚内的墨水有限,能表现的很快就表现完了。文不能文时,又拿什么来附庸风雅。于是,有人想到了琴,想到了棋,想到了书法,也想到了绘画。文字上不行,就从技艺上找面子。然而,人不同,修习的程度不同,技艺的水平也是参差不齐的。不比,不见高下。一比,再原形毕露。

平时觉得自己技艺高超者,常自鸣得意。可是,当他一在茶馆里,显摆出来,立刻有不服气的人站出来争相斗法。一时间,茶馆里划分出了好几个格局。琴、棋、书、画、诗文、闲人,……都各自归类。有些人有明显的分类,有些人则明哲保身,不显山露水,而是悠闲的留连于各类之间,这里看看,那里晃晃。闲人中,有的是刻意隐藏了自己的才能,不肯轻易的表露;有的则是有自知知明,暗自观摩、学习。

姜梦桃不管什么,只要是茶馆里的人一有表现,总爱拿来与姜峰比。比来比去,那么多的人,竟没有一个能出其右者。姜梦桃内心好不失望。

先说书法,也就是写字,姜梦桃最喜欢的,也是最擅长的,六艺中最得意的。当然,她也是最感兴趣的。开始的时候,热衷书法的人里,还有人敢在当场抄整篇的诗文,然后供大家赏评。后来,大多拿来的作品就只写一、两个字,而且都不在当场写,是先在各自的住处写好了带过来的。不用猜,这一定是背后用过了功的。

画,也是如此。几笔青绿的山水,不见功底。这一向是姜峰鄙夷的。他曾说,女子做此等画尚显高雅,而真人如果也如此作态,则是外强中干,不如流了。

棋和琴,当然不能预先弄好了带来,只能表现在当场。琴,亦无错,只是无情。棋,一局一局的比,看不到奇局,全是热闹。姜梦桃郁闷的很,完全没有了兴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