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醉看人面桃花

第四十章 琴语诉衷肠

醉看人面桃花 海王宫 1088 2014-11-06 18:38:01

  姜梦桃的话明显比未出山时要少了很多。与姜峰和林四娘也不像从前那么的亲近了。相处时,隐隐的有几分生疏,应该是故意的拉开距离,相对时神态中也多了几分的敬畏。这些都让林四娘心痛不已。“峰哥,你说梦桃这是怎么了?”忍不住又去拭泪。

只要是皓月当空,姜梦桃做的最多的事儿是就是抚琴。香炉烟袅袅,林中琴缈缈。姜梦桃已经很少再弹什么《高山流水》、《阳春白雪》,那首姜峰直抒心意的《山外》她弹的很多。再者就是,《获麟操》与《猗兰操》了。琴音寄情,姜峰知琴,自然从中听出了姜梦桃心中的真情,那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忧思。一个未满十岁的孩子,居然心怀家国天下。姜峰不能不惊异,不能不敬佩,不能不担心。

姜峰惊异的是,自己从未给姜梦桃讲过天下事,而她却有所领悟;敬佩的是,她小小年纪已经在心中立志,而且志向高远;担心的是,姜梦桃如稚鹰振羽,必然高飞。他和林四娘昼防夜防,已经是防无可防,就是怕有这么一天,姜梦桃将要离开翠屏山。既爱姜梦桃之能,又惧姜梦桃之能,皆是出自护犊的慈心。然而,……

倚栏望月下的桃林,秋深,叶落,清辉一片。姜梦桃的背影尤显孤寂、单薄。林四娘默默的拭去腮的泪珠儿,转身回房去了。姜峰缓步下楼,踏碎了秋夜的静,脚下,枯叶沙沙作响。“梦桃。”姜峰来到姜梦桃的身后,慈爱的轻轻呼唤一声,并且将一只温暖的大手搭在姜梦桃弱弱的肩头。

琴声戛然而止。“爹。”姜梦桃回头见是姜峰站在自己身后,恭敬的起身,向旁边移开两步,姜峰的手同时从她的肩头轻轻的滑落了。姜峰的心也随之滑落。这是疏远,是不信任。姜峰的鼻子微酸,眼睛瞬间湿润了。他知道,这不能怪姜梦桃,这是他们夫妻的错,为了平安他们压抑了姜梦桃所有的渴求。因为他们觉得眼下,别无他法,唯有这样才能保全姜梦桃一世的平安。至于那个秘密,他们不能说,也不愿说,不想让它成为姜梦桃的负担。如果可以,他们情愿带到棺材里去。

姜峰的咽喉有些哽咽,声音略带沙哑。“梦桃,夜凉了。回去吧。”姜梦桃的心微微一颤,因为姜峰眼中的泪。时间为这颤抖凝固了一秒,然后解开,姜梦桃顺从的点点头,拿过旁边的琴套,把琴仔细的收到琴套里。

这样的深夜里,竹海中竟钻出一只鹚鸪。“嘎嘎”的叫着,掠过头顶。细密间,隐隐有雏鸟在深夜里饥饿的梦吟。它们应该是不合时宜的生在了仲夏,入秋了还不能飞行。食物又少,它们的父母不得不在深夜里还要飞出,寻找食物。不为其它,只为爱子心切。

姜梦桃意味深长的抬头看了姜峰一眼。眼眸深处,如幽潭一般看不清楚。唯见清波之上,月光一片,微凉。

姜梦桃收的很慢,姜峰没有催,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的等着。他不仅是在等姜梦桃收琴,也是在等姜梦桃再次对他开启心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