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毒妃囚世

第四十二章 报仇

重生之毒妃囚世 惜霏 4579 2016-01-01 21:59:45

  安欢颜有孕的消息很快传遍后宫,后宫的嫔妃们各个都是气的干瞪眼,在自己的宫里摔杯子砸碗的,都在内心诅咒她生不出孩子来。当然也不乏密谋要动手除掉她的。

昭和殿内,三妃正在谈论安欢颜怀有身孕的事情。

“如今安嫔有了身孕,只怕安嫔施巫术暗害德妃一事,会不了了之。真是便宜了那个贱人”淑妃苏氏不屑的撇了撇嘴,头上的金步摇也随之晃了晃。

“安贵妃这一招算不得高明,不过若是有足够的证据,只怕皇上也不能偏袒安嫔”贤妃叶氏一手摩挲着腰间的璎珞,一手拿着绢宫扇,若有若无的扇着。

“贤妃妹妹说的也有理,宫中一向最忌讳巫蛊之术,而皇上又是明令禁止的,看来安嫔是逃不过这一劫了啊。哈哈哈,真是痛快!两姐妹,狗咬狗,不管是谁输谁赢,我做梦都能笑醒”淑妃嘴巴一向不留德,自然是怎么说的痛快怎么来。

贤妃不理会她,看向容妃。只见她眉间微蹙,嘴巴尽抿着,右手轻轻敲击着桌面。像是在思考着,完全没有将她而人的谈话听在耳里,疑问道:“容妃姐姐,你在想什么?”

容妃被打断了思绪,尴尬一笑,道:“也没什么。不过是在想,安贵妃到底要做什么?”

“还有什么,看不过眼了呗,想动手除掉她而已”淑妃抢先说道,神情甚是得意,完全陷入自己的思维,没有理解容妃话里的意思。

“姐姐有什么疑惑不妨讲出来”贤妃摆正身子,将绢宫扇放在腿上,两手搭在上面,看向容妃说道。

容妃左手执着扇柄,轻轻扇了两下,说道:“安嫔位份虽然低,却是最受皇上宠爱的。安贵妃虽不受皇上宠幸,毕竟是宫中位份最高的贵妃,又掌握治宫之权。她们二人同出自安氏,即便不和睦,为何会闹到生死不休的地步?”

淑妃冷哼一声,鄙视的说道:“姐妹又如何?同出自安家如何?既然都是皇上的女人,就免不了争个高下。妹妹乃是庶女的身份,却要比嫡姐还要受宠,吃的用的穿的,哪样不是宫里最好的,就连安贵妃都比上,我们姐妹更是不必说。若是你们的庶姐或者庶妹,事事都要压你们一头,你们谁心里能舒服得了”

淑妃所言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不能说服她,依着这几次和安欢颜的交锋来看,安欢颜不像是个事事都要拔个尖儿,出风头的人。这点和贤妃很像,但和贤妃不同的是,贤妃事事忍让,若是将贤妃比喻成一条毒蛇,那么安欢颜更像是一头恶狼。

贤妃拿起扇子,放到嘴边,蹭了几下鼻头,说道:“我明白姐姐的意思,但淑妃姐姐说的也不无道理,说不定安贵妃的孩子还真是安嫔害得也说不定,所以安贵妃才会想出这个法子报复”

“你们可派人去看过德妃?”容妃突然问道。

两人摇头。淑妃不解,此事和德妃有什么关系,德妃除了会张牙舞爪瞎咋呼,还会什么,如今又没了家里的靠山,自己又沦为宫婢,怎么想事情都和她扯不上关系。

“明卉,派人去浣衣局,带着衣物和一些钱去看看德妃,就说是本宫的意思”

明卉点头称是,下去办差。淑妃更是不解,事情过了这么久都没见她想着去看看德妃,此时献殷勤做什么。

贤妃却是看出了些门道,“姐姐认为安贵妃突然出手和德妃有关?”

容妃点头。“安欢馨的性子、手段,你我都了解,相处多年,你们觉得安欢馨是那种突然下死手的人吗?”

两人摇头,容妃接着说道:“刚才贤妃妹妹说,安欢馨的孩子有可能是安欢颜害得,启发了我。安欢馨多年无子,好不容易怀了一胎,肯定小心庇护,谨慎再三。如何就让德妃轻轻一推,孩子就掉了。何况安欢馨怀胎已过三月,早已稳定,不然也不会出席那场宴会。而德妃之所以去找德妃理论,据德妃身边的徐莲说,就是安欢颜故意刺激,挑起德妃的愤怒”

“而在安欢颜来姐姐宫里看过德妃之后,德妃便被贬为宫婢。虽说是德妃伤害了安欢颜,但为何德妃会突然出手,肯定是安欢颜说了什么话”贤妃恍然大悟,接过她的话,问道:“事情是在姐姐宫里发生的,姐姐当时就没听到什么风声吗?”

容妃懊悔不已,当时她被德妃闹得是心烦意乱,自己又因为她失了掌宫之权,哪有心思放在这上面。

“我们晚了一步”容妃突然说道,愤恨的拍着桌子,“德妃可能已经被灭口了”

“不会吧?”两人异口同声说道,齐齐看向容妃。

容妃默默地点了点头,“安欢馨若是有证据,恐怕会直接向皇帝告御状,为何要多此一举,利用安欢颜的婢女来陷害她”

“德妃虽然没有了位份,仍是雅婷的生母,她若是死了,浣衣局不可能不上报,我和淑妃姐姐协理六宫,也不可能不知道。而且我们虽未派人盯着浣衣局,可安欢颜那边我们的人一直都没有断过,她的人没有去过浣衣局,德妃也不可能被安欢颜害死”贤妃仍是不信,出言否定了容妃的想法。

“等等看吧,明卉回来,就知道事情是不是我们猜测的那般”

三人无话,直到明卉喘着粗气,跑到她们面前,气喘吁吁地说道:“主子,德妃娘娘已经”

明卉还未说完,淑妃抢着问道:“她死了?”

“没有,不过她疯了”

疯了?不是死了,而是疯了?三人眼下都十分困惑容妃只好让明卉解释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从头慢慢说来”

明卉顺了顺气,整理思路将打探的消息,一一说明,“听浣衣局的人说,自从德妃娘娘到了浣衣局,就一直精神不正常,或许是受了太大的刺激,或许是因为自己身份的落差,具体原因他们也不清楚。德妃娘娘的情况宫里早就传遍了,浣衣局的那帮人自然也是知道的,浣衣局那边下人哪个不是踩低攀高的人,所以也常常会发生欺负新人的情况。德妃娘娘的性子,主子还有两位娘娘也是知道的,即便脑子不正常,那脾气可是一点都没改,受的苦自然也要比别人多谢,时间长了就疯了。奴婢去看过,连人都认不出来了,如今被关在一个小屋子里,连个床都没有,就只是在地上铺了些干草,吃的也都是剩菜剩饭,蓬头垢面的,根本看不出那人便是昔日高高在上的德妃娘娘”

三人心里听完都挺感到难过的,即便曾经是对头,但也曾是站在统一战线的战友,全都默不作声。德妃如今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她们几个袖手旁观也是事实,如今再来同情德妃的下场,多少显得有些做作。

“容妃姐姐,你觉得安欢馨陷害安欢颜一事,还是和德妃有关吗?”贤妃开口问道。

“我也猜不准了,如今只怕只有安欢馨本人才知道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容妃长叹一口气说道。

“别管那些了,想想安欢颜肚子里的孩子吧”淑妃出言提醒。有时间纠缠已经发生的事情,不如把精力用在放在安欢颜的肚子上。

两人猛点头,差点忘了大事。贤妃将绣有菊花的团扇放到桌上,端起青瓷茶杯,抿了一口,慢慢悠悠的说道:“皇上已经下旨,安嫔如今已是安妃,若孩子生了下来,不管是公主还是皇子,只怕宫中再无你我姐妹立足之地”

淑妃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说的可不就是这事,亏你们刚刚还有心情讨论安欢馨的事情。照如今的形势来看,安欢馨空有贵妃名头,既不得皇上宠爱,又没有子嗣傍身,已是一只没了牙的老虎,对我们没有威胁。倒是安欢颜真成我们最大的敌人了,看来当初容妃姐姐还真是没看错,我居然没看出来,比起安欢馨,安欢颜更像是毒蛇猛兽”

“你们可有什么计策?”容妃没有心情过嘴瘾,只想知道她们有没有办法。

两人摇头,事情她们也是刚刚得知,还没有那么快想出对策。

“明德宫的人,刚刚被皇上换过,我们安插不进去眼线,只能想别的措施”贤妃说道。

“六局尚宫那边能不能想想法子,毕竟安欢颜的吃穿用度,可是免不了的”淑妃提议道。

“安欢馨被禁,如今宫中是你们掌权,若是再这上面除了差错,你们也免不了被处罚,她安欢馨可是半点过错都没有,不妥,还是再想想吧”

“难不成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安欢馨因着巫蛊一事扳倒安欢颜?若是安欢馨有这个本事,也不至于连孩子都保不住,我们姐妹几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看她们姐妹的笑话”淑妃嘴下不留情,说话刺耳,她们也是知道的,只是明明白白的说出来,还是让人尴尬,下不来台。

她们二人捂嘴咳嗽了一声,脸色甚是难看,淑妃自知自己说错了话,讪讪地闭上嘴,端起茶杯喝着,也不再插嘴。一时无果,三人只得相约再议。

刚刚被诊出有孕的安欢颜不顾元辰熙的阻扰,强行回了明德宫,元辰熙只好陪着她一起。当看到凌烟的尸体时,元辰熙面露不悦,凌烟虽然对她重要,但毕竟是奴才,人又已经死了,就这么放在她的房间,她的床上,她也不知道忌讳着点。

“张石,将凌烟的尸首烧了吧”安欢颜坐在榻上,偏头望了望内间,淡淡说道。

“娘娘,您...”丁香讶异的望着安欢颜,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您要烧了凌烟的尸首?凌烟姐姐这辈子对您忠心耿耿,您忍心要她死无全尸?”

不止是丁香,元辰熙、张石等人都感到错愕。她明明是很在意凌烟的,为何还要将她的挫骨扬灰?

不理会丁香的质问,接着说道:“丁香的骨灰麻烦你暂时收着”

“欢颜”元辰熙轻声叫着她的名字,安欢颜对着他微微一笑,说道:“皇上,青兰的事,臣妾替她谢谢您了”

“欢颜,你若是想哭,可以哭出来,不要憋在心里”他不忍心,也不喜欢,她对着她还要强颜欢笑,装作没事人似的。

安欢颜仍旧笑着摇摇头,说道:“臣妾没事。皇上您还是去办正事吧,别忘了臣妾现在还是个嫌疑犯呢,您总不希望臣妾以戴罪之身怀着龙子吧?”

元辰熙将安欢颜搂在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背,在她耳边小声说着,“欢颜,我保证,不会让你和孩子有事的”

安欢颜双手耷拉在身子两侧,没有回抱住元辰熙,只是微微点头,低声说道:“好,我信您”

“你们好生伺候着,若是出了岔子,你们提头来见!”元辰熙冷声喝道,众人吓得立即跪倒在地,嘴里直说着,会好好伺候主子。

“青兰稍后会送到你的宫里来,她的事都由你做主。朕知道你担心青兰,可是你现在怀着孩子,答应朕,一切以孩子为先好吗?”元辰熙温言说道,生怕又刺激到她。

安欢颜笑着点点头,“好,臣妾不会再任性胡来的”

安排好一切,元辰熙这才离开明德宫。他前脚刚走,安欢颜立即冷下脸来,冷声说道:“青兰的事想必你们都听说了,但是本宫在这里跟你们提前打好招呼,青兰如今还是明德宫的管事姑姑,你们的顶头上司,若是谁敢对她不敬,照顾不周,别怪本宫对他不客气”

“奴才、奴婢不敢”

转头对丁香说道:“照顾青兰的事就交给你,稍后曹太医也会过来为她治伤,你要尽心伺候”

“是。只是主子,您真的要烧了凌烟姐姐的尸首?”她还是不敢相信,再次问道。

“你们都下去,张石、丁香留下”

众人点头称是,立即退下。张石侧耳倾听,发现确实无人偷听,向安欢颜点头示意。她这才安心,说道:“我知你对凌烟的心意,只是凌烟已死,她如今还是罪人的身份,若是按照律法处置,你以为她的尸首交给大理寺会是个什么下场?死了就一了百了,她若是在天有灵,会满意我的处置的”

“奴婢明白了,这就去安排青兰的事情”

“去吧”

待丁香走后,张石近前说道:“您真的要烧?”

安欢颜苦笑着说道:“我刚刚对丁香说的话,并不全是作假。皇上亲审,事情要调查清楚必定还要些时日,如今是夏季,尸首很快就会发臭腐烂,我不想看着凌烟死后还要受苦。我什么都不能为她做,如今连她的尸首也保全不了,是不是很没用?”

“凌烟在天有灵,会感激您的”张石是暗侍首领,动手杀人埋人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不需要讨好别人,更不需要安慰别人,故而什么好话也说不出来,憋了半天,只说了这么一句。

安欢颜已经很满足了,“她的骨灰麻烦你送到相府的蔷薇苑,待我为她报了仇,我会去送她最后一程”

张石下意识的问道:“为何要送到相府去?”

起身走到内间,坐在床边,看了看凌烟,又抬头望着窗外,嘴角含笑,说道:“曾经,就是在这个房间,这张床上,凌烟告诉我,她最开心的日子就是在相府的时候,那时候虽然苦,但心里是甜的,所以我想着,她应该愿意在那里等着,等着我为她报仇”

凌烟你若是还没有踏上奈何桥,喝下孟婆汤,就请你一定要睁大眼睛看着,看着我为你报仇,将那些伤害过你的人,一个个撕碎,让他们给你陪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