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毒妃囚世

第三十九章 换婢

重生之毒妃囚世 惜霏 4189 2015-12-29 20:56:37

  半月之期已至,安盛多次进言,都被皇上以各种借口驳斥,他心想着怕是安志杰回京一事已是无望。而安欢颜那边也没有消息传来,想必也是以失败告终。他心里多少是有些安慰的,看来他不必丢面子了,而且安志杰手上握有兵权于安家而言也是好事。却没想到,翌日早朝,皇上当众宣布,让安志杰率领那三万兵马返回京都,并任命安志杰为左千牛卫大将军,三万兵马也划归为北衙禁军。圣旨一下,群臣反对。就连安盛都不知道皇帝为什么这么安排。

千牛卫归属北衙禁军,掌执御刀宿卫侍从。说白了就是负责皇帝,整个皇城的安全,可以说是皇帝最信任的军队。因前任大将军卸职归乡后,左右千牛卫便统归权孝斌执掌。而皇帝也一直没有再任命任何人执掌左千牛卫,似乎有着合并之意。如今看来皇帝也并不全然信任权孝斌,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

按理说皇帝如此安排,是信任安志杰,安盛应该更加高兴才是,可他却半点也兴奋不起来。群臣纷纷发言反对,其中反对最厉害的当属另外三大家族。徐家没落,他们也有份参与,但他们也深知徐家没落也代表着皇帝要整肃朝纲,他们三族也怕是落不到好下场,而徐家垮台的帮凶便是安家。安盛身为宰辅,两个女儿一为贵妃之尊,一有宠妃名号,安志杰若是再做了这大将军,怕是这京都四族的称号便有安家一份了。

兵部尚书叶知同进言,道:“安将军年纪尚轻,又无经验,怕是担任不了左千牛卫大将军一职,不如先让安将军担任中郎将一职,锻炼些日子”

“叶尚书所言有理,千牛卫卫戍皇城,更是负责皇上您以及后宫的安全,大将军人选马虎不得”吏部尚书韩长风也当即说道。

刑部尚书苏荃也附议,道:“臣也同意叶、韩两位大人的意见,况且千牛卫一直由权将军负责,他一向尽忠职守,从未出过半点差错”

元辰熙没有理会他们三人的上奏,看向安盛,问道:“安丞相,你的意见呢?”

“举贤不避亲,若是安志杰有此能力,即便他是臣的亲生子,臣也一定举荐他。只是正如诸位大人所言,志杰年纪尚轻,恐怕不能执掌千牛卫”

“既然众位爱卿都这么说了,那就任命安志杰为中郎将通判卫事,掌侍奉侍卫”

“臣待安志杰谢过皇上隆恩”安盛扣头谢恩。其余三人也都纷纷露出喜色。

“即日起,左右千牛卫合并,并改命为羽林卫,原右千牛卫大将军权孝斌,即为羽林卫上将军,统领羽林卫负责皇城安全。安丞相,千牛卫合并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退朝!”

此令一出,众朝臣又是一片哗然。这位新皇登基四年,一直都是勤勤恳恳,算的上是个好皇帝,但近日来的举动,全都与之以往大相径庭,似乎有大刀阔斧,改革创新之意,然而却又让人会自然而然的误会为他在铲除异己,肃清党羽。

早朝过后,安盛回了枢密院,与底下一众官员商议千牛卫合并之事。因枢密院实际掌权人乃是皇帝,安盛只是面上的长官,故而合并之事没有拖延时间。且因权孝斌原本就一直执掌着千牛卫,实为千牛卫的最高统领。因此众人商议职位不变,职责不变,两卫合二为一,只是有些细节地方需要稍加改动。军事上,安盛一直都说不上话,也一直被枢密院那些人瞧不起,此次安志杰被任命为中郎将,有了军权在手,说话的分量自然重了些。

“按照我们商议的结果,照抄一份给权将军送过去,请他过目,毕竟他执掌千牛卫,是最清楚的,问问他哪里不妥,哪里需要改动添加的,让他一一注明”

“是,只是要将商议的结果再抄一份呈送给皇上吗?”

“暂且不必,等权将军那边有了结果,我们结合权将军的意见商议过后,再呈送给皇上”

“是,下官明白”

散朝后,元辰熙想着安欢颜的病情,于是直接到明德宫。此时明德宫的太监、宫女都还被关在慎刑司,元辰熙便将清秋阁的人调了过来伺候。见曹天佑一直守在明德宫,他的心稍稍安稳了许多。坐到榻上,将曹天佑传到正殿问话,

“毒药的事可有了进展?”

“皇上,娘娘中的是慢性毒药,但臣查遍了娘娘经过手,进口的所有东西,却什么都没有发现,故而臣怀疑中的是两种毒,也有可能是两种或两种以上药物掺和在一起便会引发毒性。昨日,臣跟着福总管搜查明德宫,并无线索,倒是在明德宫的西北角处搜到一个废弃的药瓶,臣回去仔细检验药瓶中的药渣发现,这药只是用来医治头痛症的,是极为常见,再普通不过的药,并无特别之处。可内心不宁,于是向丁香姑姑询问,她说此处偏僻,又很荒凉,那有一间小屋子,曾经吊死过一个小太监,所以平常的时候根本无人会来。因此臣觉得药瓶里的药便是其中之一。奈何臣查遍了所有医书都没有记载,臣只是大夫,也不是解毒的高手,故而一时没有任何进展。不过,皇上不用担心,臣虽没有解毒的法子,但臣已经帮娘娘止住了毒性蔓延,而且娘娘中毒尚浅,若是悉心调理,或可不药而愈也是有可能的”

“下毒之人还真是费尽了心机,依你之见,安嫔中毒大概有多少时日了?”

“回皇上,一月之期,但因娘娘所食甚少,又因离宫半月之久,故而中毒的症状不是十分明显,所以臣有七分的把握能治好安嫔娘娘”安欢颜中没中毒他最清楚,之所以没有说十足的把握,是不想让人生疑,而说七分,也可以证明他的医术高明。

一个月之前中的毒,而这半个多月却没有接触过药物,下毒之人必定就在明德宫。而一个月前,安欢颜得罪的人无非也就是德妃,而那日雅婷的行为也正好与德妃有关,肯定不是巧合。“那碗汤是怎么回事?”

“臣检查了那碗汤,发现只有安嫔娘娘碗里的有毒,因此毒药是被人下在那瓷碗之上。与前者的慢性毒药想比,此人应该是临时起意杀人,但究竟是谁下得毒,只能看慎刑司那边的结果了”

“你退下吧”

“是,臣告退”

待曹天佑离去,福贵才开口说道:“皇上,慎刑司那边还没有消息,估计是没人招认”

元辰熙头疼的很,想不到宫中的手段越来越不可思议。揉了揉眉心,不耐烦的说道:“既然没有人招认,就将他们都处死,这样的奴才还留着做什么!”

“只是丁香、小月两位姑姑,是安嫔娘娘的贴身侍婢,也要处死吗?奴才看,安嫔娘娘平日里总是很照顾她们”福贵小心问道。

“她们先不要动,暂时关在慎刑司。雅婷那边查的怎么样了?”

“根据杜鹃以及奶娘等人的证词,奴才查问过了,那些人确实是德妃留下的,雅婷公主也是被她们教唆的,奴才已经命人将她们带到慎刑司了,如何处置,还请皇上示下”

“一并处置了吧。让杜鹃回明德宫照顾安嫔,雅婷那边暂时让奶娘看着就行。还有,你去挑一些老实的,没有背景的过来伺候,不要让别人再钻了空子。你也是,不许在里面安插人,记住了吗?”元辰熙冷声说道。

福贵吓得冷汗直流,忙说是,不会没有规矩的。

元辰熙摆了摆手,示意他带人退下。福贵也不敢再多问,连忙应声称是,带着人下去。正殿内空旷的很,只剩下他一人。闭着眼睛,靠在榻上,说道:“张石,那日的刺客,你查到踪迹了吗?”

只见殿内忽然多了一个人的身影,跪在地上,“属下查过了,得知安嫔娘娘出宫的只有昭和殿与仁和殿两位的主子。属下派暗侍多方查探跟踪,都没有发现那人的踪迹,想必是藏了起来,属下一时半会儿还没有查到”

“福贵这两日会挑些太监去明德宫侍奉,你就假扮成太监一起伺候吧。暗侍那边的事情都交给吴中”元辰熙轻声说道。

“主子是要摒弃属下吗?那属下甘愿一死!”张石言辞激烈,表情却甚是平淡,若非张石低着头,元辰熙看不见,不然他定会以为他在开玩笑。

“你的忠心,朕心里有数。正因如此,朕才让你去保护她,而且朕相信,暗侍之中只有你最适合。你可明白朕的意思?”

半响,张石才说道:“属下明白”从怀里掏出只有暗侍才有资格佩戴的铜牌,起身放到元辰熙旁边的小桌子上,“属下立即去安排,也请主子放心,属下必定尽心尽责保护安嫔娘娘”

元辰熙睁开眼睛,拿起写着铸有他名字的铜牌,递到他面前,说道:“这个你拿着吧。朕没有要你退出暗侍的意思”

张石没有接过铜牌,抬起头,看着元辰熙,说道:“暗侍的规矩,属下再清楚不过,若是属下令投主子,要么自裁谢罪,要么被暗侍追杀,乃至死亡,方可结束。如今主子既然要属下去伺候安嫔娘娘,那么属下便只有安嫔娘娘一个主子。属下既然不能死,那么就只有退出暗侍,才不会坏了规矩”

元辰熙满意的笑着点了点头,起身扶起他,说道:“朕果然没看错你。这个牌子你拿着吧,这是朕作为你主子,下得最后一道命令”

张石点头接过。

“你要假扮成太监在她身边保护她,所以一定要小心,不要让人察觉出来你不是太监,否则,若是被人拆穿,不仅是你,连她也会有危险。朕不会惨无人道的要你再去净身,但此事你谁都不能提及,明白吗?”

暗侍是皇帝的眼睛,替他盯着这万里河山,也是皇上的手,为他除掉一切不利于大元王朝的因素,是针对朝堂之上,庙堂之外而存在。故而并不要求暗侍要净身。净身就意味着断子绝孙,那是对不起祖宗。张石虽是孤儿,继承了他义父的姓,但他毕竟也有男人的尊严。如今元辰熙竟然不要求他净身,他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感到讶异。

“主子,属下若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岂不是辜负了您的信任。只是您就不怕属下...”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不敢说出口。

元辰熙哈哈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朕和你相处这些年,还没有发现原来你不是块木头。好了,放心吧,欢颜不会看上你的,若是其他宫女看上你了,你倒是可以跟朕说说,朕说不定会成全你的”

“属下是认真的”

元辰熙越过他走到门前,倚着门,双手环胸,说道:“朕也是认真的。你知道为什么前任暗侍之首张一死后,朕会让你统领暗侍吗?”元辰熙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接着说道:“朕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是张一死的时候,那时朕在你的眼里看到愤怒,不甘,痛苦,还有悔恨,而那用一个词来表达的话就是感情二字,是作为暗侍,最不应该应该有的感情。随后的你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若无其事的执行着任务,眼里的那些朕再也没有看到过。其实有时候和我们这些皇子很像,朕很好奇,想看看,你到底是怎样的人。朕与你认识这些年,这还是头一次你在朕的面前说这样的话,也是第二次朕在你的眼睛看到了情感的波动,所以朕知道你喜欢她,但是朕不担心你会抢走她,因为她是朕的”

张石愣在原地,他竟然喜欢上安嫔了?连他自己都不确定,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他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出明德宫的,只知道当自己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吴中他们面前。按照皇帝的意思交代好一切,将暗侍交给吴中,便转身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三日后,安欢颜的身子好了许多,福贵也领着一众太监、宫女来到她面前,让她挑选。当她看到张石的面孔后,她暗中捏了捏自己的手,发现是真的。这次的事情,元辰熙跟她交代过,因此她也放心,不会再有人趁机钻进来,随便选了几个顺眼的。但张石的事情,元辰熙却从未跟她提过,她顾不得是不是元辰熙故意的,也特地将他留下,想要查个清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