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毒妃囚世

第四十章 凌烟被害

重生之毒妃囚世 惜霏 4273 2015-12-30 21:10:03

  福贵看到张石被留下,眉头皱起,面上笑着说道:“娘娘,这些都是皇上特地吩咐奴才挑选的,娘娘可放心使唤”

“有劳福总管费心了”丁香上前偷偷将几张银票塞到他的手里。福贵一摸便知道面额不小,笑着接下。

“为娘娘办差是奴才的荣幸”福贵抬头望着安欢颜,眼角却指了指在场的众人,安欢颜立刻明白他的意思。

“丁香,你带他们去熟悉熟悉明德宫”

丁香点头称是,将人带出去。福贵向安欢颜靠近了两步,将头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娘娘,刚才您挑的人里面有一个叫张石的,他是皇上的人”

安欢颜自然认出了张石,可为何福贵会特地提醒她。抬头疑惑的看着他,问道:“福总管,本宫不懂你的意思?”

“娘娘,此人可利用万不可重用。别的也请恕奴才不能多言”

看来暗侍一事,皇上没有瞒着福贵,那么皇上派张石来明德宫的用意,想是连他都不知道。故而才会提醒自己。

安欢颜含笑点头,将手中的玉镯取下递到福贵手里,说道:“多谢福总管的提醒,本宫记下了”

福贵反手将玉镯推回去,说道:“娘娘,这玉镯奴才不能收,上次因德妃伤害您一事,奴才被皇上罚跪,若不是您求情,只怕奴才这条腿也会废了。娘娘您对奴才的恩情比起这几句话,算不得什么,所以奴才受之有愧,娘娘还是收回去吧”

他想要报恩,安欢颜自然不会拂了他的面子,将玉镯戴回手上,说道:“福总管,上次的事情,说到底还是受本宫牵连,本宫至今为止,还感到愧疚,只是在皇上面前为您说句话而已,算不得什么恩。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也希望福总管不要怨恨皇上,毕竟皇上是因为本宫才大发雷霆,并不是真心想要处置福总管”

福贵连忙点头称是,“奴才明白,皇上和娘娘对奴才的好,奴才都记在心里。皇上那边还需要人伺候,奴才就先告退了”

安欢颜点头,福贵退下。又将杜鹃唤来,“你让丁香、小月过来伺候,那些人就交给你来安排,其中有一个叫张石的,是个机灵的小太监,我留着他有用,别人你随意安排”

“奴婢知道主子的意思,这就去安排”刚走没两步,停下转身,犹豫不定。

看她那副踌躇的样子,她便知道她有话想问,“什么事,说吧”

迟疑了半天,还是说道:“雅婷公主那边,主子不管了么?”

德妃让人愤恨,雅婷却随了元辰熙,模样可爱,性子也讨人喜欢。一直以来,都是杜鹃代替她照顾雅婷,杜鹃从心底里喜欢上那个孩子也是正常的。

“不会的,只不过”安欢颜故意停顿,低声说道:“皇上让你回来,明显是对你起疑。皇上虽然处置了那些人,但他不会轻易就相信你和奶娘她们的证词,他只是不想继续查下去,把事情闹大”

杜鹃惊愕,刚要喊出声,快速捂住自己的嘴巴,小声说道:“那不是说明皇上怀疑,雅婷公主的事情是主子安排的吗?”

安欢颜点头,“怕是如此。可皇上并没有接着查下去,只是将雅婷公主暂时关在景澜宫,派人教导,便说明,皇上即便怀疑我,也不会对我怎么样。所以这段时间雅婷那边我们什么都不要做,你若是想她,可以偷偷去看看她”

杜鹃想了想,摇摇头,说道:“那会给主子带来麻烦的,还是算了”

“不会,若是你不去,才会更令人生疑”

“奴婢不懂主子的意思,您是说...”杜鹃顿悟,眼角带笑,嘴角也快要翘到天上去了,笑着说道:“奴婢懂了”

不多时,丁香小月一起过来伺候她。明德宫伺候的太监、宫女,除了丁香、小月、杜鹃,以及在宫外的青兰、凌烟,都被皇帝处置了。丁香、小月却都去慎刑司体验了一把,而杜鹃因为照顾雅婷幸免于难。见她二人身上还带着伤,安欢颜便让她们坐着说话,她们推辞,她也不勉强。

“这次的事情连累你们受苦了。丁香自小跟我,是断然不会害我的,小月虽然跟着我的时间短,但是我也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看错人”安欢颜笑着说道,余光瞥向她们二人,见她二人脸上都有一抹不自然,便知道她们是被自己的话膈应到了,心底更喜,接着说道:“你们受了伤,就要多休息,明德宫的事情,还有那些新来的太监、宫女就交给杜鹃,你们就安心休养”

“奴婢的伤无碍,可以伺候主子。而且明德宫事务繁多,杜鹃一个人应付不过来,奴婢还是帮衬着些好”丁香急忙说道。

倒是小月站在一旁也不说话,安欢颜刚要问好,杜鹃进来,说容妃来看她了。安欢颜起身出门迎接,容妃已到门外,见她安全无虞,面色甚好,全然不像大病初愈的样子。压下心里的疑惑,笑着说道:“妹妹身子可好了?精神倒是不错”

安欢颜请她坐着说话,她也不推辞,两人坐下,“不知姐姐来,妹妹这便让人去煮姐姐最爱的茶,丁香”

“妹妹,不必麻烦”容妃拦住了她,接着说道:“我是来看妹妹的,又不是专门来喝茶的”

“妹妹多谢姐姐关心”

容妃叹了一声,说道:“姐姐上次来明德宫,妹妹被徐氏所伤,今日来看妹妹,妹妹又被人下毒。如果姐姐记得没错,妹妹进宫后,好像伤病就一直没断过吧”

“还是姐姐对妹妹好,妹妹的事也就姐姐上心。不瞒姐姐说,上次妹妹出宫正是为此”

“哦?这是何意?”容妃好奇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自上次受伤后,妹妹就一直心绪不宁,而且妹妹也觉得自进宫后,就大伤小病不断,于是想着去护国寺上香礼佛。后来听说,城外有一座严华寺,那里特别灵,所以就禀明皇上,偷偷溜出宫。本来妹妹觉得丢人,没好意思往外说,不料还是被大家知道了”

“护国寺可是皇家寺院,严华寺比护国寺还要灵验吗?”

安欢颜点头,“妹妹也是听别人说的,不过那里香火旺盛,不像是作假”

“那严华寺在城外哪个方向?”

闻言,安欢颜挑眉看向容妃,问道:“姐姐不知道吗?难不成姐姐也想去那里祭拜佛祖?妹妹是求平安,姐姐是要求什么?”

容妃摇头,说道:“从未听说过,既然妹妹也说好,姐姐想去为皇上、雅静还有家人求个平安”

安欢颜见她神色并未慌张,表情也不像是作假,看来她是真不知道严华寺一事,那么派去刺客的人只有安欢馨了。

“还是姐姐有心。严华寺就在城东延化山上,地方倒是好找,只是路程挺远的”

“姐姐记住了。那就不打扰妹妹休息了”容妃起身告辞。

安欢颜也赶忙起身欢送,容妃要她留步,不必相送,“小月,替我送姐姐”

小月点头称是,送容妃出了明德宫。

见她身影走远,对身旁的丁香说道:“去看看杜鹃有没有安排好那些人,若是安排好了,让她挑个机灵的过来”

“是”

刚出明德宫的宫门,容妃便说有些东西要送给安欢颜,特地要小月取了回来。小月跟着容妃一路回了昭和殿。屏退众人,只留下明卉伺候。

“容妃被下毒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暂时不要继续下药,你没听我的吩咐?”容妃迫不及待的问道。

“主子,奴婢不敢”小月吓得跪在地上,急忙撇清自己,“主子,这次真不是奴婢干得。上次奴婢送茶过来的时候,您千叮咛万嘱咐的,现在要以夺得安嫔的信任为上,故而奴婢一直小心伺候。据奴婢在慎刑司所见,应该是另外有人下毒,想要毒死安嫔。还有雅婷公主那边,德妃留得那些人,有些也被送到慎刑司处置了,奴婢猜想,应该是有人想为德妃报仇”

“蠢货!既然要动手,就要一招致命。看来德妃真是个成不了事的,连养的人都是废物,怪不得被安嫔弄到了浣衣局”容妃刚刚骂完,又觉得不对,自顾自的嘟囔着,“德妃既然都已经被贬为宫婢,背后的靠山徐家又已经倒台,雅婷如今也在安嫔名下养着,若是对安嫔出手,定然应该想到失败之后,被人查出来,定会连累雅婷,肯定不是德妃的人下得毒”

“主子,您觉得对安嫔下毒的不是德妃的人?”明卉问道。

容妃点头,起身在房中踱步,两人也不敢言语,半响过后,才说道:“宫里看安嫔不顺眼的多得是,有本事下毒的没几个。安欢馨已经离宫,但明德宫的宫人可都是她安排的,所以她的嫌疑最大。贤妃有本事,也有心计,但她一向是明哲保身,不像是会主动出手下毒的人。而宫里其他有位份的,不管是嫔位还是贵人或是秀女,目前都没有这个本事。此次明德宫的宫人除了安欢颜身边的几个丫头还有你,其余的都被处死,足以说明安欢馨是最有可能下毒的人,而安欢颜借着雅婷那丫头,将此事捅了出来,借机除掉安欢馨安插在她身边的眼线”

小月恍然大悟,“所以安嫔只中了慢性毒药,而那碗喝一口立即就会死掉的酸梅汤,安嫔原本就知道,才会选择在雅婷公主大闹明德宫的时候,借机撒掉,然后无意中被猫吃了,猫中毒死亡,皇上便会彻查安嫔被人下毒一事,因此趁机换掉安贵妃的人”

“恐怕不是无意,而是故意。这些日子都是安嫔身边那个叫杜鹃的丫头在景澜宫一直陪着雅婷,过了这么久都相安无事,为何偏偏在那时雅婷出了岔子?为何偏偏是雅婷的猫吃了那碗汤?那只有一个解释,安嫔排杜鹃过去,就是为了那日做准备。看来她们姐妹二人的仇怨要比我想象中的深啊”

小月听后,觉得哪里不通,说道:“可奴婢问过杜鹃,杜鹃解释说,景澜宫的人是德妃留给雅婷公主的,因此对她仇怨甚重,平日里常常给她难堪,而且据奴婢观察,杜鹃不像是说谎。想来并不是安嫔安排的”

容妃虽然说不上具体安欢颜是怎么安排的,但她相信自己的思路应该没有错。可听小月这么一说,又觉得自己是不是猜错了,自己太过高估安欢颜了,难不成真是她运气好。

此时明卉突然开口,说道:“不然,奴婢认为主子您分析的没错”

“为何?”容妃问道,连她自己都没有想通。

“因为景澜宫的人,不是所有的宫人都被处死,而是一部分。德妃留给雅婷的,未必都是忠心的,何况徐家一倒,那些人还要继续活着,他们极有可能被安嫔收买。所以要想解释的通主子的猜测,就只有一个可能。景澜宫已经被安嫔控制,那些被处死的宫人之前有可能是被软禁起来,所以一直找不到机会。正巧,安嫔要除掉安贵妃的眼线,便想到,利用德妃的人,引出自己被下毒,趁机换人的计策”

“所以这也极有可能是安嫔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容妃说完,有些不敢相信,若是真被她们说中了,那她以前可就真小看她了。

明卉点头,“目前来看,还不确定此事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但主子说的不错,安贵妃与安嫔之间,不仅没有姐妹亲情,更像是死敌”

“那奴婢要怎么办?”小月不禁为自己感到担忧,一直以来,安欢颜给她的感觉都很和善,但今日一言,她觉得自己在安欢颜面前就是一个刚出生的小狐狸,而欢颜就是活了千年万年成了精的狐仙。她动摇了,她不能确定自己还能不能装出一副若无其事,踏实忠心的奴仆来。

“放心,她既然留下你,就说明你对她有用,或者她并没有察觉到你是我的人,所以她暂时不会动你。你就安心留在她身边伺候”容妃出言安慰,她看得出小月有些动摇,但如今她安插在明德宫的只剩下小月一人,她不能再让她出事。

小月虽然怀疑,但还是点点头,又将容妃吩咐的茶叶带回去一些好交差。刚回到明德宫,便看到福贵正在正殿和安欢颜说话,地上还躺着一个人,她走过去,探头发现那人便是凌烟,凭直觉她已经猜出凌烟已经死了。抬头看向安欢颜发现,她眼里除了泪水还有怨恨,浑身散发着杀人的寒意。而她也似乎没有在听福总管说些什么,手里的帕子也被她的指甲刺破,要掉不掉的耷拉着。侧身正好看到杜鹃已经晕倒,正被人搀扶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