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都市除灵人

何必呢

都市除灵人 简凡简 1669 2016-07-04 23:10:35

  透过门缝,年幼的司空明看到了医生摇头,而他的父亲手中却已经握紧了赤血。

医生一脸的怜悯表情还定格在脸上,头身却已经分道扬镳。

他最喜欢的赤血吸食了鲜血后,颜色变得暗淡无光,再没有了之前的鲜红欲滴。这也说明了这个医生有多无辜。

“明天开始,不要在人前出现,我司空家丢不起这个人。”冰冷的话语,和平时的宠溺姿态截然相反。司空明却发现,自己对此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心里意外的平静。就如同静夜的湖水,没有一丝丝波澜。比事故发生前,那众星捧月的时期,更让他觉得平静。甚至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那种感觉叫解脱。

走进空间传送,司空明在众多地域先择中选择了未知,他想知道什么是自由。

未知的结果就是,被传送到了一个凡市,这里每一个人都是普通人,一路上,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他就是一个普通人。

站在宽阔的桥面上,看着桥下未开发的绿草平和脏乱差的河沟,一个黑色的茧吸引了司空明。

他明明应该是看不见了才对!

近乎着迷一般,司空明到了桥下,小心翼翼的接近那个黑茧,近看才发现那个黑茧比从远处看还要大一些,大到能装下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人。

越是接近,司空明感觉越是神奇,因为他竟然听到了呼吸声,和嘤嘤的哭泣。

也许是一无所有的破罐子破摔,也许是难得的“解放”司空明几乎没有思考就直接碰触了那个黑茧。

当真的碰触到那个黑茧,司空明才惊觉自己冒失了,如果发生意外怎么办,这样的近距离,想逃都无路可逃。即使这样想着,司空明却没有收回手,因为贴近黑茧的手,感受到了竟然是温暖的,没有预期的恐怖发生。

黑茧在司空明接触后,像是抽丝一般化开,显露出了里面的本体,那是一个人,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一个人形的生物。微微浮肿的眼睛,还挂着泪痕的脸都表明她刚刚哭过。

“又是和父母吵架了吗?” 司空明抬起江倩的脸,意外的发现这一次,江倩脸上并没有泪痕。她没有哭,而是有些绝望。空洞的眼神是心死的迹象。

“你干嘛?” 江倩赶紧推来了司空明,她是让他拉她一把没错,但没让他楼自己的腰,更没有让他做出近乎调戏的勾下巴动作。

“当然是有事。我说了有事会来找你的。” 看江倩防备的退的老远,司空明感觉怀里空落落的,但还是一本正经的转移了话题。很明显江倩并不记得他们以前见过。

江倩再一次被司空明忽悠过去,因为司空明非常正经的说了他来的原因。让江倩觉得自己硬要就刚才的事争论就显得自作多情,大惊小怪了。到时候一定又会被司空明嘲笑她花痴,妄想症。

江倩没有回家,跟司空明一起住了酒店,可当她看到酒店显示屏上的时间时,却有些错愕。

江倩觉得自己离开家没多久,再次见到司空明的时候,天黑了她还不觉得有什么。可当看到酒店的显示屏上的时间,竟然是几天后的时间,江倩彻底不能理解了。

“怎么会这样!” 江倩怎么想都只觉得脑海中一片混沌,她根本没有这几天的记忆,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她甚至连梦都没有做一个,就这样睡了。再醒来竟然已经是几天后了。

“又不是第一次了,难道你的父母没有跟你说过这是为什么吗?” 看江倩一脸慌乱不知所措的样子,司空明也很不理解。如果不是今天偶然发现自束的江倩,司空明估计这辈子都很难知道,江倩不但是天生的通灵体,竟然还是一个半妖。他以为江倩自己应该是知道的,可看江倩的表情,她竟然完全不知道。

“不是第一次?”被司空明这样一提醒,江倩再次记起了儿时的第一次离家出走,不堪外界的压力,和父母的责备。也如同这一次一样,当她回家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好几天,不过当初她的父母就没有找过她,甚至都没有过问过。她自己回去了,还被责骂了一顿。想到这,江倩不由得冷笑:“他们重来不会管我的死活,真要说起来,我更像一个附属品,他们高兴的时候,可以把你捧在手心里,不高兴的时候,想仍那就仍那。”

“何必呢?”司空明忍不住将江倩抱进怀里,对于江倩的感受,司空明发现自己可以理解,却不会感同身受。因为在他有意识开始,他就知道了某些东西理解了那些规则,也就不曾妄想过那些虚无的情感。

“对呀,何必呢。” 江倩重复着司空明的话,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突然觉得自己也没那么在意了,不过是欺骗罢了,欺骗她的人还少吗?那么多委屈都已经过去,只不过现在发现真相比想象中的更残酷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