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嗜血残爱之欠你一世温柔

她比我重要3

   老,二,老,二,马龙才二。对马龙的打架质疑,可对他的医学他可从不质疑,此时让他质疑的是马龙准备好家伙保主人的能量,为什么又收起了家伙?。。。他很不明白,不是要让主人昏睡吗?干嘛又把东西收回去:“干嘛收回针济,再不把主人昏睡,能量消耗完,主人会有生命危险的”地龙问的很急,声音又很大,大的连耳背的人都能听清楚。

  马龙向地龙眨眨眼,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魏管家担心的脸都成变了,这家伙怎么就没看见,此时站着不动不说话才是最好的选择,他怎么就不明白。

  “你眼睛怎么了”马龙眼睛不停眨来眨去,地龙以为他是眼神不好,才不敢注射,怕出问题。

  马龙看到魏管家投来的杀人眼神,他真不知要怎么回答地龙的问话,还没想好,又被地龙的另一个炸弹问题吓到“你眼睛有问题,我可以啊,你把针济拿出来,我来注射,反正你以前注射时,我在旁边,看也看会了”说着他促足着马龙快些行动,实在不理解他还愣着干嘛。

  马龙实在无语,心里不停为地龙祈祷,他很哥们地拍了拍地龙的肩膀,表情严肃地小声说:“希望事后,魏管家对你手下留情,不会罚你绣花”

  对其它事情,地龙都很马大哈,唯独对绣花两字,他特敏感,记得有一次,由于他的粗心大意,说错了话破坏了计划,魏管家为了让他改掉粗枝大叶的毛病,罚他刺绣,绣出一副百花齐放的图,更是规定什么时候绣好,什么时候才能吩咐事情给他。

  那副绣花图,他像古代的女人一样足不出户整整绣了一年半才绣好,其中辛酸,外人是无法理解的。

  马龙提到绣花,让地龙不得不重视事情的严重性,他偷偷描了一眼魏管家。乖乖,魏管家的脸色什么时候变成猪肝色,眼神变成利刀,地龙不敢与魏管家继续直视,他往马龙身边站了站,关键时候,看着马龙就好,他做什么,跟着做什么,准没错。

  没了地龙的问东问西,屋里安静及了,马龙感觉身边的地龙没有呼吸,这家伙,提到绣花,连呼吸都不敢,兄弟有时背后搓搓刀,有时还是要帮一把的,他推了推地龙,给他指条明路:“一分钟后,我救主人,你救女人,我做什么,你做什么,如果女人没事,你有可能不用绣花”。

苦寒用尽最后一丝能量稳住了笑笑的心跳,最后她能不能活下来,就要看马龙的了。他刚收手,马龙和地龙连忙上前扶着,兄弟多年,默契还是有的,没等指示,地龙抱起笑笑放在床上,马龙,魏管家两人一起把苦寒扶到床上,马龙开始做一系列的检查,抽血,,测体温,注射针济。。。。。

  地龙跟着马龙做,没有言语交流,凭借的就是那份兄弟默契。

  魏管家站在一旁等着结果,苦寒与笑笑两人躺在一张床上,马龙和地龙一人一边进行抢救,魏管家虽很相信马龙,可是他还是很担心,很焦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